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月色心莲冉冉香
作者:黄秀惠  发布日期:2018-08-27 17:20:11  浏览次数:103
分享到:

莲花香薰座静静立在桌上。这些从泰国买回来的紫色薰衣草塔香,烟袅升腾。泡一壶铁观音,品初秋茶香丝丝入喉。这样的清晨,暑假画上金色的句号。

一位文字里的长辈曾这样教导:“文字是一种缘,是一份责任,传递爱与善。”我亦是带着这份责任在化解生活的琐碎忧烦。每个人的心底都有一个角落,别人走不进去自己走不出来。只是,我习惯了用文字轻轻点染。

这几天,几次接到诈骗电话,于是夕照沉落之时利用下班间隙写了篇《骗子啊骗子》。题目确实有点噱头,点击率颇高,也有微信好友原文转发了。可是,有些人读着读着就对号入座了。今天本想再发篇亲历故事《上了贼车》,遂作罢了。

我想说,我只是在记录一些生活点滴,纾缓我的情感,尽我文字的责任。

此时,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发呆。想起远方的亲人们。姐姐说“少年看远,中年看淡,老年看轻”。从小时候她摇着蒲扇抚着我的背直到我入睡,每个夏夜都很安然静好。直到今天,她依然是我最睿智美丽优秀的啊姐。

漳州师范学院如今已经更名为闽南师范学院,我记得更早些父亲总是称之为福建二师院的。那应该是我很小很小的时候,父亲所在的省七建公司承建了师院的教学楼,年轻时的父亲是钉模板的师傅,脚手架仰天一层一层升起,烈日下的父亲一定汗如雨下,他说,如果以后我的女儿能来这里读书就好了。

90年代,平时成绩优异的姐姐在那个人们看不起读师范的岁月里,她考进了漳州师院。并且到了父亲参与建设的教学楼里当了学生。我当时也在另一所师范学校读书,几乎每个周末都去找姐姐。我很清楚地记得从师院的大门进去,可以望见图书馆,然后经过那座教学楼,再过一座小桥,就到了姐姐住的宿舍楼。途经的小桥旁有茶座人影绰约,有学生舞厅灯火摇曳。可是,我总是看见姐姐在她的床铺上捧着书本在看,一部又一部的名著,姐姐看完我就跟着看。

后来,姐姐毕业了。以全年级前三名的优异成绩被厦门市教育局招到岛内当一名中学老师。而我也毕业了,回到了家乡的学校当老师,陪伴越来越苍老的父母亲。很多时候,我一直在想:如果读书能给岁月和人生一段沉香般风景,为什么有些人年少时不努力多读书呢?

工作几年后,我回到了原乡泉州当老师。彼时,我和姐姐都有了自己的家,空调已不稀奇。可是,每到夏夜,我总是想起姐姐轻抚我后背的手和蒲扇一阵阵习习清风。

中秋节,我和姐姐约了时间一起回家。我拖着一个大大的皮箱,里面装满了月饼。从五仁月饼到香港华美冰皮月饼。沉甸甸的箱子,满满的思念和牵挂。母亲把月饼分给伯父,堂哥,邻居叔们婶们。

那个中秋节,家里那张圆桌上,茶香氤氲。还有暖暖的团圆。弟弟都已经长大成人了,我已经退休好多年的父亲显得更加苍老了。现在的高楼升腾应该也不用手工的钉模板了。只是,父亲手上疙疙瘩瘩的茧未见消平。

秋阳悄悄地拂开淡紫色的窗帘,我从回忆中微笑抿然。一壶清茶,不知不觉淡了。一段微烟在空气中氤氲着初秋的诗意。友人打来电话说他们去爬清源山了,而后到少林寺与大师对坐。我想起了某年的那个金色初秋。某天,我在清晨的微博上写到:“听说少林寺的菩提树结果了,想去看看。”临近下班,突然接到友人的电话“你下班后到我们单位门口先吃点东西,我中午陪你去少林寺看菩提树。”然后,我抱着书本,轻曳着我的棉布裙,在静谧美好的阳光下,感受少林寺里菩提树无花却满树结果的寂然与心的微震。

此刻,我静坐窗下,亦能听到风来自山野,飒飒旋舞。仿佛听见经卷声声,来自禅寺。梦都梦好了。初秋的阳光如此盛美。月长情长千里共婵娟,把一些美好都温柔盛放,让它们芬芳岁月的情怀。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