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那一片绚烂的云彩· 第19章 跪拜师傅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18-09-05 11:16:13  浏览次数:37
分享到:

第19章 跪拜师傅

 

 

虽然早晨八点钟上班。

但是牛黄六点钟就醒了。

醒了的牛黄依旧躺在床上。

瞅着那微弱的阳光从里间透过,映照在天花板上。

床那头的牛二香甜的打着呼噜。

一只脚侧向内弯曲着,大脚指甲上还殘留着黄色的淤泥……“上班啦,从今天起我开始上班啦。”牛黄默默地想着,听着窗下的菜市场越来越响亮的喧哗……

“牛黄,起来没有?”

里间蓦然传来老妈的叫声与蟋蟋蟀蟀的声响。

“起来啦!”

牛黄一骨碌爬起。

“快洗脸刷牙梳梳你那头发。

对啦,穿那件才给你做的卡叽布衣服吧。

第一天上班,别让领导们笑话。我去弄饭,吃面还是吃馒头稀饭?”

“要得,随便!”牛黄有些不耐烦了。

吃过早饭,牛黄意外看见了蓉容站在楼梯口。牛黄大喜道:“嘿。蓉容,是你?”蓉容别过脸来,带着笑:“当然是我,听说你上班啦?在哪儿呢?”

“在区房产公司”

“做什么?”

牛黄搔搔头。

“还没有分,今天分具体工种。”

“哦?那你想做什么工种?”

“我也不知道哩。”

牛黄有些茫然,又问:“怎么前几天没见你?到什么地方去了?”“在家等着分配真无聊,我到富顺舅舅家耍去了。”

“也不给人家说说,空着急哩!”

牛黄不满的撬起嘴唇。

蓉容笑笑。

“着什么急呀?好,下次再出去给你说行了吧。”

那边黄家门一响。

二丫头捂着肚子穿着短衣短裤头发蓬松地跑出。

牛黄甚至瞅见了她短衣短裤间白白的肉体。

二丫头跑进自家厨房呯地关上门。

接着是清晰可闻的排泄声。

周三揉搓着眼睛出来,见到牛黄先长长地打个哈欠,再懒洋洋的问:“起来啦?你还早哩。哦,蓉容,好久没看见你啦,到什么地方去啦?”

蓉容笑道。

“周三,不简单哟,工作罗,找钱了哟。”

周三苦笑道。

“找钱?哈,还没见着钱哩。关了响,请你吃麻辣凉粉。”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周三还未回答,楼下响起了大家熟悉的么喝:“倒桶哩!倒桶哩!”随着么喝,家家户户都开始闹哄哄的……

“陈三,快去倒桶。”

“丫头,倒桶,倒桶。”

“喂,喂,还睡得像死猪?孩他妈,倒桶,倒桶啦!”

蓉容、牛黄、周三更是忙慌慌的跑回自家。

一忽儿就各自拎着粪桶出来。

老房的四层楼,此时就像开大会,各家各户的大人小孩,拎着各自的粪桶乱纷纷地往楼下涌……楼梯上滴滴粪水逶迤,缕缕臭味飞翔,成为一景。

楼下小巷里。

推着粪车的老农还在慢悠悠的么喝。

“楼上楼下,倒桶哩!过时不等罗!”

老农与粪车,打牛黄周三们记事起,就准时间天天来这儿。

老农满面烟容。

身子一年年佝偻。

不变的是他那熟悉的么喝声,虽然依旧哄亮却也渐渐变得苍凉。红花厂区的公厕没几座,以老房、工人住宅区和花海为圆心的5平方里,只有一座粉掉色褪的红砖厕所。

邻里们如果没赶上老农的粪车。

污秽物就只好自个儿拎到公厕里去倒。

至少到现在还没人愿意,拎着沉甸甸的粪桶,爬下楼梯,再颤颤栗栗穿过500米的住宅区和人们乱蓬蓬的目光,到公厕去倒……

涮了桶。

洗了手。

牛黄周三便向公司奔去。

据昨天柳书记介绍。

区房产公司有着百把号人。

管理着本区所有居民房屋的维修、置换及收费。

二人赶到公司会议室时,正好八点。

会议室里坐满了或喜或忧的青工。

刘海拿着登记簿在一一点名。

见到牛黄,他微微一点头,递过手中的登记簿说:“你帮忙点点,我上趟厕所。”“张迁就”“到!”“李宝”“到!”……

年牛黄熟练的叫着。

下面答应一声,他就在登记簿上划一个红勾。

“谢砚虎”

“到!”

“朱门”

“……”

“喂,朱门,到没有?”牛黄在人群中寻找。

“没到。”有人捏着嗓门儿回答:“打他龟儿子的旷工。”摸仿着女音尖声尖气的男声,引起一阵快乐的轰笑,是玩具。

牛黄皱皱眉。

刘海赶回来喝道。

“玩具,又是你娃?搞什么名堂?出什么洋相?昨天给你白说啦?”

玩具举起左手。

“报告政府,我不敢了。”

“给我站起来。”

刘海大声喝到。

“站起来!瞧我怎么整治你小子。”

玩具不情愿的站了起来,即或站着他也没正儿八经站直,而是斜扭着高挑的身子,双手分叉在裤兜,昂着头,一缕黑发滑下他白皙的额角,引得几个女青工眨巴着眼睛,一个劲儿地偷瞟。

“这是大街小巷,容得着你撒野装疯?不愿来就不要来嘛,白占一个名额干什么?”

刘海倒背双手。

厉声斥责着。

“到底是旧学阀家里的,你穷酸什么?

捣什么蛋?

对无产阶级专政不满是不是?还想进去吃八两?”

有人在门口朗声接口说。

“说得好!”

是柳书记。

柳书记走了进来,边走边说:“玩具你啦,响鼓不用重捶,明人不用指点,昨天我们给你白说啦?出身由不得你选择,但道路你可以选择呀,对不对?

我们党历来都是这样。

还用得着我们再给你说吗?”

柳书记朝刘海挥挥手。

示意他紧跟上前。

“公司已决定刘团支管理你们这批青工,不听他的话,就是不听党的话,你要反党么?”

柳书记上纲上线。

唬得大伙儿都沉下脸沉下了心。

会议室安静得连柳书记气呼呼的嗓门儿气,都听得一清二楚。

玩具终于说:“我错啦,我再也不敢啦。”“曾用管(玩具大名)记过一次。”刘海抓住机会,大声宣布:“写进玩具的工作档案,坐下!”

玩具垂头丧气的坐下了。

刘海单手叉腰。

双目烔烔。

仿佛还在部队里面对着手下的战士。

“公司党支部今天安排:

上午,听忆苦思甜报告;

下午,分工种。现在,听我口令,立正!稍息!报数。”“一、二、三、四、五、……”“排成纵队,开步,走!一、一、一二一……一、一、一二一……”

刘海神气活现的喊着。

仿佛又回到了纪律严整的部队。

区文化馆礼堂。

横拉着大幅红标语。

“区房产公司忆苦思甜大会”11个鲜红大字,高高在上,俯视着渐次走进的青工们。

主席台上一侧,大功率扩音机里正飞出凄婉的歌声:“天上布满星/月芽儿亮晶晶/生产队里开大会/忆苦把冤伸……”

唱得大伙儿心酸酸的。

一个个哭丧着脸坐在自己座位上。

不敢乱动也不敢乱瞅。

像开追悼会。

九点正,大会开始。

主持大会的柳书记简简单单的讲了几句开场白后,一个个头不高瘦削的中年汉子,上了台。汉子往话筒前一站,未曾开言泪先流。

那泪流呀流的。

终于引起了场内彼起彼伏压抑的哭声。

“同志们哪,我叫包发财。

本市南区大堡生产队的贫下中农,提起万恶的旧社会,我怒火万丈……”

包发财流着泪。

侃侃而谈。

“……地主吃香喝辣,穿绸缎裹狐袍,我们穷人只能在一旁干瞅着,还要挨骂……骂我们穷鬼,穷得连灰都没得……是毛主席共产党领导我们翻了身,当家作主人……

咳、咳咳!

咳,咳咳咳。

哎哟!

咳你妈的个吊哟。”

包发财大约激动过分,一下咳嗽不止。

忍不住咒骂自己的喉咙在这节骨眼上发痒。

却不想扩音机忠实的将骂声传出。

大庭广众之下。

骂声清清楚楚。

青工们全都怔住了。

一会儿,哗----啊,有人悄笑,有人喧闹,有人吃惊,周三吃吃的低笑着,对牛黄说:“咳咳咳,哎哟,咳你妈的个吊哟!”

牛黄瞪他一眼。

小声道:“你想挨批评啦?不想活啦?住嘴,挺身坐好。”

柳书记马上蹦到主席台中央。

威严的目光向会场左右扫视。

青工们纷纷捂住自己嘴巴,正襟而坐。

牛黄伸头望去。

但见个个脸红筋涨,眼睛骨碌碌直转,要多滑稽,有多滑稽;

中午,二人在公司伙食团简单地吃了饭,就返回会议室休息。

许多没有回家的青工也在这里,玩具和卷发全身撬着靠背椅,悠然自得的把双脚蹬在前一排椅子顶端。

“牛排,上午的忆苦思甜精不精彩?”

见二人进来,玩具慢吞吞的问。

牛黄装作没听见,没理他。

“精彩极了,咳咳咳,哎哟,咳你妈的个吊哟!”

卷发故意压着舌头。

与玩具一唱一合。

“听我爷爷讲,过去地主还没得长工吃得好。”一个女青工悄悄对身边的伙伴耳语:“包发财是不是骗人的哟?”

“就是、就是,我奶奶也说过。

过去地主舍不得吃舍不得穿,只顾省下钱买地,没想就成了劳动人民不共戴天的仇敌。”

一边的周三可听得真切。

对牛黄吐吐舌头。

“牛黄你听,好吓人哟,我们该相信谁的?”

牛黄望望他,没开腔。

玩具见牛黄没搭理,自觉无趣,便从腰后抽出枝短笛,乌里哇哪的吹着。牛黄马上就被他手中的短笛吸引住。

只见那短笛中间金黄金黄,像嵌着什么。

他还没看到过这种短笛。

便忍不住踱了过来。

玩具知道牛黄站在自己身边。

得意地故意将短笛举得高高的乱吹。

“我试一下。”

牛黄终于忍不住说。

“让我试一下嘛!”“你吹得来?”玩具故意激他:“知不知道1、2、3、4、5哟?”“开玩笑。”牛黄急了,一把扯过短笛。

“吹给你听听。”

果然。

牛黄用手一扯。

短笛便变成了长笛。

中间那金黄金黄的,原来是铜接头。

这枝笛子似铜非铜似木非木,拿在手中沉甸甸的。

牛黄凑到嘴唇轻轻一吹,笛子便发出圆润的声音,一点儿不费力。

于是,一首首乐曲从他指头飞出,听着优美的笛音,青工们全都惊呆了。一曲而终,会议室里掌声雷动。

“再来一首,再来一首。”

青工们特别是女青工,不断要求。

门口传来鼓掌声。

牛黄扭过身。

刘海惊讶的站在那里。

“你会吹笛子?”

刘海进来看着牛黄:“跟谁学的?吹得挺不错呀。”周三抢先道:“自学成材呐,他就是自己的老师。”“自学成材?”

刘海似信非信。

“怕没这么容易哟?”

“没这么容易?牛黄的徒弟都考上省五七艺术学院了。”

刘海更不相信。

笑笑道:“徒弟都考上了省五七艺术学院,师傅为什么还在这里?”

“超龄了。”

牛黄简单的回答。

“省艺回信说的,不收超龄生。”刘海点点头:“好,收了吧。开会啦,大家把椅子顺顺,全都坐在右边,留出左侧让师傅们坐。”

又对牛黄周三说。

“散会后,你俩留下来。”

牛黄把笛子还给玩具。

玩具斜睨他一眼。

一挥手:“喜欢就留下。”

牛黄吃惊了。

“什么,送给我?”

“宝剑送佳人,金笛赠知音,你留着比我更有用,拿去吧。”玩具干脆的一弹指头,潇洒的一扬头,滑下额角的黑发又飞回他额头。

牛黄一瞬间感动了。

真想拥抱玩具。

玩具笑笑。

捋捋自己头发。

凑近他耳朵说。

“笛子是我老爸留下的,他是65级中央音乐学院的高材生。”

牛黄更加吃惊。

“哦,是和红花厂黄天明一样的那个中央音乐学院?”玩具摇摇头:“红花厂黄天明?我不认识。”“送给了我,你不怕老爸追问?”

“死了,被造反派当着我和我妈的面,活活打死了。”

玩具平静的说着。

“那几个凶手的脸嘴,我永远都记得。” 

这时。

刘海拍拍手掌。

“大家坐好啦,坐好啦,待会儿师傅们进来时,一定要鼓掌欢迎,热烈地欢迎。大家听清楚没有?”

“听清楚了!”

青工们齐声回答。

终于。

一个,二个,三个……

在青工热烈整齐的掌声中。

师傅们陆续到来。

一会儿就坐满了会议室的左侧。

师傅们大都四、五十岁,脸色黢黑;有的围着围裙,衣衫褴褛,上面灰尘斑斑;有的穿戴整齐,戴着袖笼,衣服上还粘着木屑木片;有的左耳夹着铅笔,右耳夹着半支香烟……

师傅们沉默的坐着。

瞧着对面这群年轻活泼的青工。

而青工们也沉默的坐着。

瞅着面前这群沉默的工人师傅。

活生生一副阵势分明的楚河汉界。

主持拜师会的刘海站起来轻咳一下。

讲了拜师会的重要意义和程式。

然后宣布拜师正式开始。

只见刘海掏出一张纸照本宣科的开念,念到几个青工的名字就要他们站起来,接着又念师傅的名字,也请师傅站起,介绍双方认识握手和坐到一块儿。

于是。

这几个青工就成了这个师傅的徒弟……

二个多钟头后。

刘海宣布。

区房产公司师徒大会胜利完成任务。

接着。

进行下一步真正的拜师。

师傅高高地坐着,徒儿们分批上前,单膝跪下,在刘海带领下,双手握拳朝上齐呼:“抓革命促生产,狠斗私字一闪念!徒弟祝师傅师母永保革命激情,为全人类的彻底解放作贡献!”

师傅则矜持的抬抬手。

或张嘴轻吐。

或咕嘟咕噜。

或含混不清。

“斗私批修,共同奋斗!起来吧。”

于是,徒儿们恭恭敬敬的站起来,垂手退到一边;另一批人又向前……

没被念到名字的牛黄周三和几个女青工,纳闷的望着这一切。

真应验了昨晚陈三说的话,完全是上面指定。

瞅着那些围着师傅兴高采烈的青工们,牛黄脑海中不禁浮起“乱点鸯鸯谱”五个字。他想:不知旧社会怎样拜师哩?

书上说。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

这些面色冷峻的工人师傅,就这样成为了青工的第二个父亲?

还不知上面给我指定哪个师傅呢?

指定个脾气好的还好相处。

要是指定个脾气怪的就完啦。

最好,指定个脾气好技术也好的当我师傅,那样就理想罗。

陈三说得有理:他老爷子技术好,连红花厂的头头见了他的面也要握手。想想,红花厂头头,管着几万人呐,多大的官哟?

周三见人家热热闹闹的。

忍不住悄悄对牛黄说。

“怎么把我们搞忘了?是不是问一问?”

“问谁?怎样问?再等等看嘛!”

这当儿。

只听得刘海大声的拍拍手。

说道:“今天的拜师会正式结束,青工们注意啦,师傅领进门,修行在各人!公司出面帮你们认了师,后面的事情就不要我教了吧?”

“教嘛,为啥不教?”

“后面又怎么做呵?”

青工们乱纷纷的问着喊到。

刘海又扬起了嗓门儿。

“那你们就注意的听着:

明天。

各徒弟开始跟着自己的师傅上班。

师傅怎样说,徒弟就怎样做。徒弟腿跑勤点,嘴巴甜点,到了师傅家手动快点,懂吗?”“懂!”“要得嘛!”……

“还有,平时要多孝敬师傅。

师傅爱抽个小烟的,喝点小酒的,徒弟掏腰包快一点,懂不懂?”

“懂啦!”

“懂!”

“要得嘛!”

青工们乱哄哄的夹着欢笑回答。

“还有,别忙别忙,手艺学成后,别忘了我这个领门人哟!”刘海笑着吼道:“散会!”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