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非占有的爱情》(第一章•2)
作者:熊哲宏  发布日期:2018-09-06 11:43:44  浏览次数:87
分享到:

……

我是山西运城人。我爸爸,1975年从上海下放到山西,属于倒数第二拨儿“知识青年”,刚好就在我妈妈出生地的那个农场。要说吧,我爸我妈,可是有一场可歌可泣的爱情故事!按说那时的他俩,可不般配的,就好比《西厢记》里的张生和莺莺,极不般配一样。但这并不影响他们“隔墙花弄影,疑是玉人来”!

当年的我爸,年轻英俊潇洒,堂堂一米七八的个儿。可他到了那一望无际的黄土高原后,就宛如温室的花朵被移植到极地的冻原上那般,被无情的风霜打落得凋零萎蔫了。那起早贪黑的苦力活儿,他可是吃不消!比如说薅草这农活儿。在那辽远绿茵的一垄垄麦苗的田间,他总是被远远地,拉在了人家的后面,或者说,被别人生生地甩在了后头。往往是人们已经收了工,可他还在那里,闷憋着劲儿,要完成自己那长长的一垄的薅草任务。直到有一天,他吃惊地发现,本该属于他完成的那垄麦苗,已经有人不动声色地、偷偷地给他薅完了。在抢摘棉花的时节,当我爸在那总也摘不完的棉垄上,被夜色笼罩着,而旁人早已在白花花的棉海洋里消失的时候,那远处的地角上,总有一个朦胧的身影,像白花仙子一样地舞动着;当我爸感到肌肠辘辘的当儿,冷不丁他口袋里会冒出一叠儿煎薄饼来;当我爸那一大堆臭味难当的衣服,在床底下足足呆了半个来月,他也懒得打理时,有一天,它们就会干干净净地,乖乖地、整齐地出现在他的床头上……啊,那个一声不响的身影,原来就是我妈!

真是古老爱情的新传奇啊!时至今日,每当我哼起《美丽的神话》那首动人的爱情歌曲时,我就会情不自禁地,联想起我爸我妈来。就在1977年底,国家恢复高考的那次,我爸不是像他家人所希望的那样考回上海,而是毅然决然地,报考了太原的山西师范学院中文系,并在接到录取通知书后的第二天,和我妈结了婚。我爸的这一举动,不啻为石破惊天、艳世骇俗啊!是什么,让我爸义无反顾地决定永久性留在了黄土高原上?要知道,在那年月,知青回城,特别是上海知青返回上海,那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啊!当然,我妈非常漂亮,是那一带远近闻名的,不说是大美女吧,至少给她个小家碧玉的桂冠,那是全然当之无愧的!我爸挺自豪地对我说过,当年,有多少本地的小伙子,在陌头杨柳下,或在涸河的沙滩上,做着娶我妈为妻的美梦!我妈虽文化不高,只有初中毕业,可她那强烈的求知欲望,驱使她向有知识的男人靠近,并为之奉献出自己默默的无尽的爱。

我爸大学毕业后,分配到运城县一中当语文老师,我妈则在城郊一直做着本份的农民,含辛茹苦地把我们姊妹仨,养大成人。要说就算我,是最不争气的一个了。我妹和我最小的弟弟,都考上了大学。我是老大,按说应该是先天地禀赋着我爸妈最佳状态的基因的——他们可是在最年轻的时候生的我,我爸二十四五岁,我妈才二十出头。可是那年高考,我却名落孙山,竟然只考了个中专,被成都经济贸易学校录取。当时我沮丧至极,可我爸则竭力安慰我。他说成都是个好地方,“天府之国”的中心呀,与我们山西相比,完全是两个世界,两个全然不同的自然世界。那里降水量丰富,气候宜人,雾霭润泽,植被茵绿。而更主要的,是历来以盛产美女而著称。我爸预测,我若到了成都,会比现在更漂亮。我记得他好像是这样说的:“一个大美女,将会在一个新世界中翩然诞生……”。正是他这句诗情画意一般的话,让我带着对新生活的渴望,毅然南下。

那一年,我18岁。

……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