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那一片绚烂的云彩· 第20章 争名夺利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18-09-10 18:28:45  浏览次数:86
分享到:

下班回家的路上。

牛黄周三与蓉容不期而遇。

街上的人多了起来。

三三两两,结伴成群,清一溜灰蓝色人流,让贫困而死气沉沉的大街,有了一丝生气。

七月的夕阳正在西下。

斜斜的压着歌山。

浑圆柔软的夕阳,被歌山坚硬的山巅一顶,仿佛被顶出了个大洞。

那一片绚烂的云霞就从洞中缓缓溅出。

血一般湿漉漉的流淌在歌山山巅。遥遥望去,血色满天。满天血色中,倦鸟振翅,上下盘旋,像在乱写天书。

蓉容斜背书包双手操在衣兜。

在夕阳的余辉中慢慢地低头走着。

牛黄眼尖,离得较远就看见了她。

周三见他一下脸放红光眼睛直直的。

顺着一瞅笑将起来。

“哦,蓉容来啦,牛黄又该忙啦。”

爱情这玩意儿,真让人无师自通。

人为制造的荒诞不经岁月,没有书本没有教诲没有电视,十八岁的青年男女,不去学习斗私批修,在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却学会了喜欢令自已心仪的异性……

“蓉容!”

“哟,是你俩?”

蓉容一抬头,高兴地叫起来。

“下班?”

“嗯,你呢?”

“毕业啦,工宣队黄队长召集大家开了下会,就宣布我们高中毕了业,回家等消息。”

“就这么简单?以后怎么办?”

“谁知道?等着吧,大不了下乡就是。”蓉容迷惘的摇摇头,神情越加颓丧。“你们吹,我先走了,”周三礼貌的点点头,快步离去。

牛黄怅然若失。

望着周三远去的身影。

“要是不到农村有多好!”

他有些不自然的悄悄与蓉容保持着距离。

“当然,谁愿去呢?服从革命的需要嘛!”

显然,蓉容也不习惯和一个男青年并肩走在大街上。

她微红着脸蛋,努力做出无所谓的模样。

一路无语!

绕过花海,快到老房时,蓉容加快了脚步,牛黄心领神会的慢慢跟在她身后。“牛黄”身后有人喊,牛黄回过身,是老爸。

“分的什么工种?”

老爸高兴的望着儿子。

眼镜后的眼睛闪闪发光。

“还没有分。”

“哦?那别的人呢?”

“都分啦,只有我和周三再有几个女生没分。”

老爸高兴地一拍儿子肩膀:“有戏!说明组织上要留你们在公司本部,是好事儿啊!肯定的。”牛黄也高兴起来:“真的?我就纳闷,都分了怎么就我们几个没分。”

“真留在公司本部工作,一定要求上进。

争取早日加入工会入团入党。

儿子,你要知道。

在这个世界上,个人只是一片浮萍,组织才是岸哟!”

父子俩到家。

老妈刚回来。

手忙脚乱的正在弄饭。

蓉容家门大开着,蓉容坐在临窗的床边,就着殘阳微弱的光亮,正在看书。邻里们陆续一顺溜的支起了自家门边的小桌子,喷香的饭菜扬帆飞翔,诱人食欲。

慈眉善目的黄母与丫头姐妹见牛黄父子上得楼来。

招呼到:“下班啦?”

父子俩笑着点头。

“正在吃?老黄呢?”

“人家黄队长忙着革命哩,吃不吃饭不重要的。”

黄母笑眯眯的端着碗。

“牛黄刚上班,习惯不?”

“还不习惯。”

牛黄老老实实回答。

又说:“黄妈,您慢吃。”

“好好,我烧的羊头炖大白萝卜,你吃饭时来尝尝。”

“好!”

黄母已从周三嘴巴里知道,上星期牛黄和他去看了黄五。虽没看着,但这份心足让黄母感动不已。还要咋的呢?黄五自个儿不争气。

也罢。

让他尝尝里面的味道好啦。

牛黄周三,邻里乡亲的。

懂事明理。

总不能老是怪罪人家吧?

所以,黄母颤栗栗和丫头各端了一碗香喷喷的羊骨头萝卜汤,分别送给牛黄周三品尝。老妈和周伯呢,则分别端了自己腌的咸菜和炒榨菜丝,一定也要黄母娘儿尝尝。

大家推来端去的。

楼上荡漾着欢乐的气氛。

果然。

牛黄与一个姓肖的女青工分在了公司办公室。

周三和其他三个女青工则分别分在工区办公室。

组织上言明现是暂时以工代干。

至于多久去掉那个“代”字,还要看各位在阶级斗争的大风大浪里的表现。

公司团支书兼办公室副主任刘海,在欢迎以工代干的办公会上,特别说明他们的工作方式:一、极积协助办公室主任工作。二、做好每期办公会记录和工地巡查纪录,备查。

三、汇报公司和基层所有人员的具体工作情况。

说些什么?

干些什么?

阶级斗争的这根弦崩得紧不紧?

必要时,可以直接找公司党支部柳书记汇报。

四、每星期参加一天工地劳动云云……

刘海交待完后,公司党支部书记兼公司办公室主任柳书记接着讲话。

他讲了公司还存在着你死我活的阶级斗争,敌人不甘心失败,正在窥测新的方向,妄图东山再起,大家务必提高革命警惕云云……

众青工听得毛骨悚然。

一头雾水。

却都露出了革命到底的坚毅神情。

恭恭敬敬的坐着。

自从发现牛黄会吹笛子的特长,刘海欣喜若狂,有了新的打算。

时实,公司中你死我活弓拔弩张的两派,已由原先公开的争权夺利对抗,转为各自拥有自己的走卒暗地较量。

刘海从部队军区文化教员正连级位上转业。

一来到地方。

他马上就感到了从未有过的威胁、擎肘和吃力。

他没想到区房产公司会是如此这般。

不但干部文化水平低。

而且基层工人很多人大字不识一个。

行话粗话污言秽语一齐来,插科打浑玩笑不分场合时间。

公司的日常工作就是修修补补,收收房租,技术含量太低,社会上谁也没有把房产公司当回事儿。这只是表面的原因,还更有深层次的麻烦。

原先的两派阵线鲜明。

保派头头被三接合进了公司领导班子。

反派头头却无奈担任了基层工区办公室主任。

从行政级别上就差了保派一截。

反派自然不服,于是,二派明争暗斗,互不卖帐。

新来的刘海挤在中间,够呛!

刘海原本也不是省油的灯,只是苦于孤军作战,左遮右蔽的犹如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出。这下好啦,牛黄来啦!选人时,他近水楼台先得月,自然就把牛黄留在自己身边。

委以其公司办公室内勤兼公司团支部内勤。

美名日:协助团支书和公司办公室副主任工作。

让公司新的一代,在阶级斗争的大风大浪中锻炼成长……

要说办公室日常工作,十分简单。

不外乎就是写写抄抄。

跑跑腿。

至于接电话接待端茶送水以及简单的医疗包扎等固定事务。

则由一块分到公办室工作姓肖的女青工负责。

这样,牛黄便有充足时间随刘海东跑西瞧,熟悉公司基层,收集第一手资料。柳书记对这样的安排也很满意。

认为,这是刘海同志革命激情饱满,为了党的事业不辞辛苦地带领公司青工的具体表现。柳书记说。

“现在公司革命形势一片大好。

不是小好!

团支部要配合党支部。

教育和督促二派真正鼓足革命干劲,抓革命促生产。

及时地满意地真正的为全区人民维修好房屋。”

可不跑不知道。

一跑吓一跳!

公司管理的房产遍布全区,大大小小林林总总几万间。

房子大都是二三十年间的木穿逗捆绑房,少数五六十年代修的四层红砖瓦房。所以,基层四个工区所辖的几十个泥水工、十几个木工根本就不够。

这不。

公司自1953年成立至今,才征得区主管局同意,第一次在社会上进行招工。

一下就吸来了百多号新鲜血液。

青工们分了下去。

基层师傅习惯于阴霾的脸,也终于露出了笑。

公司的革命工作大有起色。

群众反映好多了。

基层工区办公室主任们的牢骚话虽然没减。

一个个往公司跑的时间,却明显少得多了。

可是跑得少多了,又是否是阶级斗争的新动向?基层主任们开始自行其事,除了每月领工资和开大会或过组织生活,基本将基层的事儿封锁起来,不让上面知道。

多事之秋呵!

树欲静而风不止!

柳书记和刘海们打着腹问。

又有了新的沉甸甸的心事。

前天,三工区出的那事儿,更引起了党支部和团支部的高度重视与警觉

一个姓周的泥水师傅带着几个徒弟,为一家老用户捡漏,捡了二个星期对方房顶却依然漏雨,而且是漏得比原先还要利害。

户主一怒之下与之较理。

不曾想几个徒弟演艺全武行。

将对方揍得鼻青脸肿……

本来事情发展到这里,基层主任出面赔礼道歉,再加快进度重新捡修也罢了。

谁知户主的儿子竟是市革委委员,本市大大名鼎鼎的原造反派头头×××

这下好啦。

捅马蜂窝了!

×××的助手一个电话打到公司,指明点姓的要柳书记接市革委的重要指示。助手在电话中严厉的批评了柳书记,大讲×××对本市革命的重要性和必要性……

未了。

限柳书记治下的区房产公司,立刻以饱满的政治热情和最快速度,捡修好房顶。

并对师傅和几个青工进行严肃处理。

将处理结果立即上报……

柳书记接完电话。

找来刘海商量议。

二人一致认为前一个事好办,后一个难办。

柳书记搔着头皮对刘海说:“明天一上班,你就下去了解了解情况。加快进度不难,处理青工和师傅要慎重。这批青工才进来,头上长角浑身刺槐还没理顺。

弄不好闹起来,上面会给我们盖顶帽子说我们无能。

干扰革命斗争的进程。

下面这种隐晦事故的态度恶劣。

这次要抓住重点开刀。

一定不要手软。”

柳书记不愧是在政治风浪中沉浮了十几年。

一下便说出了刘海没想到或想到还没归纳好的担心。刘海敬佩的望着柳书记补充道:“抓住了典型,这次一定杀鸡给猴看。”

第二天到行政办报过到,刘海便带着牛黄往三工区赶去。

三工区是公司最大的一个工区。

辖区广人手紧任务重。

急待维修的破烂房特别多。

周三就分配在三区办公室。

牛黄第一次下工区,很是新鲜好奇。

一路上左瞧瞧右瞅瞅,跟着刘海拐弯摸道的走了好久,才在一幢二层楼有些破旧的红砖瓦房前停下。

一楼的大门开着。

一个披着衣服满面惺忪的中年人。

拎着瓷碗正在门侧水池漱牙。

“王主任,早呐。”

刘海拍拍他肩膀。

王主任一怔。

满嘴巴白泡沫回过头来。

“哦,刘书记,这么早您就来巡察啦。”

“早,八点半啦,不是八点钟上班吗?”

王主任见来者不善,几口冲干净嘴巴,一双大手就着自来水使劲把脸抹抹,向屋里走。刘海跟进去坐在他对面椅子上,牛黄侧坐在原木钉的木条上。

牛黄打量着屋子。

不甚宽敞的二室一厅。

二室的门紧闭。

厅里摆着几张办公桌。

可只有王主任坐的这张铺着玻璃板。

对面放着周三俭朴的办公桌。

侧边墙上钉着钉子,挂满帐本之类的软面抄。

再上,是一副伟大领袖和亲密战友的张贴画,两边是自拟的对联:紧跟主席大风大浪中闲庭信步,抓革命促生产为人民再立新功,横联:为人民服务。

看来,这儿就是三工区的办公室了。

刘海讲了来三工区的目的。

介绍了牛黄。

王主任恹恹寡欢的瞧瞧牛黄。

“新来的?”

牛黄点点头。

“在公司做啥呢?怎么不到我们基层来呢?”

牛黄呆了呆,不知怎样回答才好,便望着刘海。

“公司差人嘛,就留了二个,一男一女,其余的不都分下来了吗?”刘海说:“不是也给你分了一个来吗?人呢?”

“我让他一早到工地上去了。”

王主任咕嘟道。

“年轻人要多学真本事,老蹲在办公室干嘛?”

牛黄脸上不禁有些发烫。

这个王主任够呛!

陆续有师傅来拿当天的维修条子或工具什么的,办公室里有些忙碌,刘海趁势带着牛黄上了二楼和房顶。

二楼是青工宿舍。

左二间男。

右二间女。

房顶上种着蔬菜,丝瓜花开得正艳。

站在屋顶上望去。

脚下是一大片低矮殘破的房浪。

远方呢,一片又一片,层层叠叠的房顶颠连挤着波浪般推向更远方。歌山就在那儿,青幽幽,绿油油,顶着八月灼热的太阳……

王主任皱着脸撬着嘴巴。

根本不承认周师傅和徒弟,进度慢与人斗欧一事。

他轻蔑的瞟瞟二人说。

“你们坐在舒服的办公室,哪了解基层工作的情况?

那老头儿是个十足的混蛋。

一天只许我们的工人,在早晨10点到下午3点之间动工。

其余时间不能动,说是影响他的休息。

更有甚者,我们的工人渴了,找他要点开水,老头居然说没得,开水要给自家狗留着呢。他报房顶上二处漏雨,实际上工人维修一检查,七八处漏雨,还有垮塌的危险。

我派办公室的周三和周师傅找到他。

让他另填请修单。

你猜出怎么着?

老头儿反倒说是我们踩漏的,有这个理么?”

牛黄埋头做着记录,想。

“今晚回去问问周三,不就清楚了。”

“那又怎么动起手来了?”刘海皱皱眉。“老周那个人,技术好脾气暴,受不了这个气,一扬嘴巴,手下的徒弟心领神会,就与老头推了起来。”

刘海压着火气道。

“老周带徒弟是去工作还是去打架?

真是莫明其妙!

即出了事,办公室为什么不向公司汇报呢?”

王主任不屑道。

“报了又怎样?我们自己把事儿搁平捡顺不就行啦?省得惊动公司。”

“问题是,你不但已惊动了公司,还惊动了市革委。”刘海生气的站起来:“这事儿一定要严肃处理。”

王主任扬扬睫毛。

“怎样处理?我已严厉的批评了他们。”

“不行,按公司规定,进行罚款和记过,上班打架,想造反了?”

王主任笑笑,说。

“刘书记,你才来不过半年吧?

怎知道基层工作怎样进行?

你要罚款或记过就先记我罚我好啦,工人和师傅不能动。现在我的人手就紧,他们撂挑子工作做不走,谁负责?”

王主任的大包大揽激怒了刘海。

“你负责!你能负什么责?”

王主任也怒了。

站起来拍着自个儿胸膛叫。

“我负责就我负责,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你刘海是好汉就把我撤啦。”

牛黄忙站起拉拉刘海。

又拉拉王主任。

有些胆怯的劝道:“都不要吵了,外人看见影响不好。”“滚一边去,狐假虎威的小家伙。”王主任火了,将牛黄一推,牛黄差点点儿跌倒。

这时,一双手伸过来,扶住了他,是周三。

“你怎么回来了?”

王主任正没地方发火。

见周三独自从工地回来,便借故大发雷霆。

“我扣你的工资,无组织无纪律。”

周三莫明其妙的望着他。

“不是你叫我一早领找不到路的师傅去了工地后,就回来的吗?”

王主任一时语塞,兀自气呼呼的……

“真是封建割据,封建割据。”回来的路上,刘海气得直摇头。

牛黄第一次见识了工区主任的威风,不禁失口说:“比公司柳书记还霸道哩,莫非公司就把他无法?”

刘海瞅瞅他,没多说话。

牛黄才来,还太嫩哩。

有些事,还不是他该知道和参与的。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