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短篇中篇

短篇中篇

悉尼那些事之三 圣女珍妮(8)
作者:梁军  发布日期:2018-10-03 10:19:42  浏览次数:299
分享到:

  “叮铃铃”,小径的另一端传来一阵自行车铃声。我心中一阵狂喜,这是救命的’天籁之音’。

一辆山地车飞驰而至,车手大嗓门儿旁若无人地哼唱着“我总是心太软,心太软,,”我一时顾不得许多,站起身,拼命向他跑去。

他“吱”地一声刹住自行车,一边张大嘴巴看着惊慌失措的我,一边看着不远处的流浪汉,瞬时间明白。他一声不吭,飞身下车,从后背的背包里抽出一只三节棍,扎好马步,气势逼人。

流浪汉估计看过李小龙的电影,被眼前中国人的三节棍震慑住,再想想警车也许几分钟就到,不得已怏怏离开。

我拖着哭腔向他致谢,并说明只是出于害怕,所幸还没有事情发生。他大咧咧摆摆手,一嘴的东北口音:“都是自己同胞,谢啥?我送你回家。”竟然是东北老乡,两眼瞬间泪汪汪。

天色晦暗,寒气渐浓。我们快步走出公园。没想到常来常往的幽静的园林保护区公园差点成为我的伤心之地。

从此,我多了一个救命恩人兼同乡的朋友。星盘测算说我今年命犯桃花,也许该来的总是会来。

杰西卡的情人在过去十年如走马灯似的更换,连她自己都弄不明白是为什么。也许是经济独立、个性刚强,没有男人降得住,分手的时候都是她扔出最后一句话‘我凭什么需要你?’。没有了生活上的相互依存、精神上的相互欣赏,两性关系自然没了存在的土壤。

最近她可谓春风得意,勾搭上一个白人中年医生托马斯,钻石王老五。童谣说:王老五,命真苦,裤子破了没人补。这回,杰西卡决心立地成佛,做补裤子的那个人。但愿这不是又一场镜中花水中月。

有几次饭后,我和杰西卡坐在后院柠檬树下喝茶消食,她对于托马斯的至今单身百思不得其解。

“托马斯这么优秀,怎么会耽误到现在?”

“也许这就是他选择的生活方式。你们怎么认识的?”我随口问道。

“我是病人,他是医生。近水楼台先得月呗。”

“这可有违职业操守,你可以告他。”
“我乐意的。就是我们睡觉时,他总像检查医学院解剖实验室的标本,看得那叫一个仔细,我浑身直起鸡皮疙瘩,心里不舒服。”

我笑得前仰后合,“随时检查身体了。”

“他还真是让我赶紧去查查左侧的乳腺,说是怀疑有肿块。”

“其实生个孩子就什么妇科病都没有了。”我像是自言自语。

杰西卡默默点头:“他的基因是蛮不错的,可以考虑。你的那个救命恩人怎么从来没来过咱家?“

我脸上一阵的难堪:“我没请他来,不方便。“其实,是他几次婉拒我的邀请,我始终猜不透他忠厚的外表内藏着什么心思。

“快圣诞节了,要不咱们组织一个圣诞晚会,把朋友们都叫来,也可以推动我们和男朋友的关系,外力有时候很重要。“

“言之有理,我通知Samuel。我感觉他最近也有事,经常不回来睡觉。”

未完待续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