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短篇中篇

短篇中篇

悉尼那些事之三 圣女珍妮(9)
作者:梁军  发布日期:2018-10-04 09:28:01  浏览次数:326
分享到:

金俊颐听说杰西卡要组织圣诞晚会,并要求他携女友参加,深感为难。目前自己的处境尴尬,和索菲亚的关系不清不楚。

自从在州立图书馆认识了风韵犹存的索菲亚,两人互换了手机号。参加了几次她组织的读书会,又应邀到她的舞蹈学校参观,两人感情日深。

几个月前的一个傍晚,金俊颐来到索菲亚位于玫瑰湾的豪宅欣赏经典老唱片。

玫瑰湾是悉尼数一数二的豪宅区,这里的居民非富即贵。半月形风平浪静的避风港湾、超豪华的私人游艇码头俱乐部、水上直升机私人观光服务、坐拥无敌海景的海鲜餐厅,这一切构成了闻名遐迩独一无二的玫瑰湾。

金俊颐沿着海边林荫大道,开着二手敞篷马自达,轻车熟路,缓缓驶入索菲亚家的庭院。

这是一栋搭建在45度斜坡岩石上的两层楼建筑。半圆形的高搭通顶的客厅,180度无敌海景,可远眺悉尼市全貌。屋子一角摆放着德国斯坦威手工钢琴,大理石地面。通天玻璃窗外,有葫芦形的游泳池和spa,池水碧蓝,倒映着夕阳的余晖。

索菲亚年过五旬,五官依然端正,后影依然俏丽。寒暄过后,金俊颐坐在了乳白色转角沙发上,端着红酒,听索菲亚叙家常。

“我出生在美国,故去的丈夫是你们澳洲人,银行高管。二十年前,我跟着他来到悉尼。我忙着演出,他忙着工作。还没来得及生孩子,他就在工作的时候,心脏病突发去世了。他的赔偿金和养老金足够我这辈子衣食无忧,这些年我就经营索菲亚舞蹈学院作为消遣。”

金俊颐一时间想不出安慰的话,机械地摇头点头回应。

柴可夫斯基的四小天鹅舞曲欢快地响起。索菲亚一时兴起,跳了起来。

金俊颐享受着眼前的奢华靡费,如坠梦里。远处夕阳笼罩下的城市,一片辉煌灿灿,眼前索菲亚曼妙的舞姿唯我独享,拥有了这个时刻,夫复何求!

正然陶醉,忽听索菲亚“哎呦”一声,紧接着“扑通”跌坐于地。

他赶忙健步冲过去,托起索菲亚的肩膀,查看伤势。她说是膝盖旧伤,不能用力,应该不碍事,请把我抱到沙发上去。

两个人在昏暗的灯光下肌肤相亲,索菲亚催情的费洛蒙香水味推波助澜,加上酒至微醺,很久没有碰过女人的金俊颐不顾一切地抱住了他的女神。

未完待续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