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莳兰纠歧
作者:郭伟  发布日期:2018-10-21 19:50:51  浏览次数:126
分享到:

不知怎么回事,一不小心就爱上了莳兰,从孔子作《猗兰操》赞美兰花具有“王者香”到屈原“余既滋兰之九畹兮,又树蕙之百亩”,兰草历来与君为伍。只是爱上了也罢了,从横向看,还算一个高雅的爱好,只是有些花道理论,潜移默化,不知不觉浸蚀了我的思想,改变了人生观,且未知觉,这才可怕。在人类来说,保留个性越少,说明社会的序化程度越高,社会性越强,那么很多个性只有服从于共性而隐慝、淹灭或压制了。对兰草而言,草本健壮、线条俯视呈鱼肚形,叶尖呈柳叶,侧看呈抛物线,表面翠绿有光泽,纹理分明,开个麻花,就行了。兰界大家却认为兰花是以缟草、水晶、横竖皱折为奇,开花以梅瓣、荷瓣、蝶瓣、水仙瓣或多奇、少奇,为贵,还以复色、无色、纯色为美,所谓素心,这不是为难兰花么?

奇者,出类拔萃者也,而非畸零之属也。所谓上述艺相,应以向大众化发展为进化,殊不知,兰友均以趋向畸变为进化,完全以人的个人“好奇”的爱好为兰花进化方向,以人们不喜欢的大众化、普遍化趋向为退化。试问,焦头、灼尾,横隆、竖隆,赖蛤蟆皮,残缺不全,乱七八糟,何言健全,何见秀美,若兰花有知,不知作何感想。

同是兰花,只不过在不同时间、在不同地域的土壤成份、光照度、湿度等条件下,分化成建兰、寒兰、墨兰等品系,加之花艺、叶艺和色相不同,居然攘攘一大家族,而且天悬地隔,一株矮种报春——达摩创下1300万台币的天价。而蕙兰即使开出梅瓣、蝶花,也只受到弃置路旁,无人问津的待遇。再说不论是春剑还是墨兰,一但被人占有,取个名字,世代相随,荣辱与共,转手则以天价回报,不劳而获,试问,兰草——花之君子,为何与君子“淡雅、幽香”之誉大相径庭,意趣相悖呢?而与唯利是图之辈臭味相投,成就了以弁取暴利之徒,以钱论贵贱之者流的价值取向?不亦惑乎。

    兰,经寒冬而不凋,处群芳而不冶,无骨无干,叶斜舒缦,亭亭玉立,香远益清,其趣无穷。

然在兰界,尚分贵贱,本已成误,就其邪说,当育佳者,除叶上有艺可辩者,其余无分伯仲,故而难以取舍,如何?只有一视同仁,善加培育,待其出花之时,方见贵贱。

一视同仁,一育同仁,均有所待也。尚无可期,则育兰的积极性大打折扣。若然,则普施博爱之心,同室,同盆,同料,同肥,同光,同水,不可偏爱,不得偏心。叶渐长则喜,叶焦尖则忧,且找病原,翻叶而检,刨根而诊,怜爱之情形于言表。

兰不壮,则不开花,气煞人也,只能延长培育时间,唯有育好兰草方可见花,没有任何巧捷之路,真是载花养性也。水适不涝,肥适不腻,空气足而不浊,光照足而不过,服侍周到,则生长迅速。待到既壮,叶绿,丛苇,含苞,喜不自胜,春节之后,每日无数次往观,其色素否,其苞壮否,其蕾圆否,告之家人,电话朋友,短信兰友,总是朝最好方向设想,盼望不止。一旦开花,贵贱立见,并马上拔除其莠者。

望子成龙,人皆有之,当不成龙时,难道亦如拔莠?

人们喜兰之幽香,爱兰之素雅,亦有偏嗜兰之奇变者。为此,贩者投之以好,从深山密林中采掘出来,设苑集中营之。更以多种残暴手段,摧残兰草,令人发指。

兰草经过多年生长从单株到成丛,则可年年开花。贩者为牟多利,以刀劈为单株,植者又将栽培多年才得以开花,虚耗人力。

人们正以期待美花为乐,有水晶之变、瓣形之兆、复色之望者,更加精心栽植。然其兆者往往为贩者专取其丛中有艺相者一苗,或有变者一斑,高价售之,令人防不胜防。

爱者往往有怜悯之心,贩者则将健壮之兰,把常叶截之、剪之、掐之,或以火烙之,弄出些“艺相”来增值耳,这些兰草常常死于非命。贩途中,根为之折,叶为之枯,体无完肤,残缺不全。爱兰者往往反而高价求之,百般呵护,徒耗人力。

真爱兰者,只有将兰草放置在大自然,才得以正常生长,人类才将永久享兰之天趣,受兰之惠赐。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