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悉尼的苏眉 (2) 当兵
作者:许耀林  发布日期:2018-10-08 10:10:10  浏览次数:330
分享到:

兵照片.jpg我望着欢呼雀跃的人群,脑际掠过片片回忆,记得那年,是六十年代中后期,我刚从河北丰润车轴山中学五七专业机电学校毕业,赶上部队招收新兵,我想“这可是个改变人命运的好机会,想法去当兵!”可是当我把想要当兵想法告诉村里的大队书记王贺山时,他满脸不高兴,“村里大队花钱把你培养成全村唯一的电工,还没干几天,你又想去当兵!”王贺山书记食指和中指夹着用关东烟卷的锥子把,口中喷出一团蓝白色的烟团,这个烟团也对我表示极其不满意!“人生的机会就这么一两次,这次当不了兵,年令一过,做梦去吧!”我反驳说。“那也不能把咱前常未庄大队这三百多户人家的电给撂挑子走人吧?”王贺山书记不高兴了,顺手把吸了半截的锥子把扔了!脸色铁青。 “其实,大队也不容易,给你花着钱,开着高工分,⋯这不、刚从电工学校回来没几天,就心猿意马,不要这样啊!⋯” 

我到家后前思后想,这次当兵的机会绝不能错过!我不干这个电工了!全村三百多户人家的电灯,一台变压器,七台电动机,还有几眼机井,这就是我们庄儿的所有电的家当了

我知道,大队培养我这个电工不容易,整个村子穷得叮当响!俗话说:“人勤地不懒,黄土变成金,”可是咱前常未庄人懒地不勤。一个壮汉劳动力劳动一年,经常是往生产队里倒找钱!就是劳动一年赚不到一分钱,只要有一点点出息的,也想方设法地离开这个穷地方,远走高飞!我想前想后,给大队撂挑子。 第二天,我把所有的电工用具:钳子、扳子、改锥、铁榔头⋯一古脑都扔到大队部书记的办公桌上了!

“哎!別走!”村委会会计叫我别走。我还是三步变两步走出大队部。

今年的老天爷也不知是怎么了,雨下得别提多大了!村前村后所有的坑坑洼洼,哪儿都是水,下得沟满濠平!全村的庄稼,多一半都让水给淹了!我把电工辞了,就在我家门口大水坑边上钓起了小鱼儿。那时以前,我从来没钓过鱼,今天开始钓小鱼儿也不容易,我找了一个长长的高粱秸秆,把奶奶缝衣针用火烧后用牙齿咬着围成小钩儿,用白色缝衣线当钓鱼线,又从菜地挖了些蚯蚓坐在老家的大水坑边儿上钓起了小鱼儿!

这个大坑有几百亩地那么大,中间有大面积蒲棚,四周长满芦苇,这大坑由于中间水浅一些,四周水深,有很多大鱼!前年秋天在坑里芦苇深处摸鱼,一条几斤重的大黑鱼,窜到我穿着短裤儿档部,让我双手抓了个正着!

围绕着这个大坑发生过很多新鲜事和故事,也是我一生永远忘不掉的永远乐趣所在。从儿时开始,我总是围着坑边观看新奇事儿,我经常手握竹杆钢釺去扎蛤蟆,看菜花蛇吞食青蛙的情形,这个大坑给村里的孩子们带来幸福的源泉和乐趣!也就是我把电工家具放到大队书记办公桌上这个时刻,开始在这个大坑边钓起了小鱼儿。我钓上来的是不是一厘米的彩色葫芦片儿鱼,和一个个小麦穂儿,也会有泼愣夸子。我用这种方式打发时间,来给村里大队干部们施压,后来王书记叫我去大队部,明确地跟我说“先去当兵,从部队回来后接着干这个电工。”我一下子喜从天降,看来人生有时还真得抗争!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