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面对行乞者
作者:潘学峰  发布日期:2018-10-31 21:11:49  浏览次数:76
分享到:

小的时候,面对座在街上行乞的人们,不明白人家究竟是怎么了!有一次去农村的一个亲戚家,见那村子的街上有一中老年村夫,手里邻着一条大口袋,愁眉苦脸地座在街中心的电线杆子底下晒太阳。问人家才知道他家断了口粮,又找不到人家去借些粮食。现在感觉那人实在很善良,在那样的生境下还陪当时还是个小孩子的我说笑!  

这样的情景一直到现在也不模糊。  

大学毕业之后工作了很短的时间,只有八个月,当了医师。一个人的生活很随便,自己不会做饭就去饭店吃。有一次在一家饭店的门口遇到一位蹲座的老汉,怀里揽着一位小姑娘。我凭感觉那可能是行乞的一位老汉,还有那位小姑娘也是。  

当时我已经挣钱了,也不会吝啬,所以主动给那两位定了和我想吃的一样的饭,等好了之后叫服务生请那两位过来一起吃。那老汉实在是很感激,说了一句话害得我心里犯堵了好几天!“让孩子先吃吧!”那是山东口音。  

我后来觉得应该给那爷俩一些钱才是,可当时却没想到这些,只怨还是太年轻吧!实际上这也和饭店那女服务生不会说话有关。  

饭店的服务生是个很“俗”的大姑娘,说了一句让我忘了给那老汉钱的话:你心真好,肯定会得一个姑娘和一个儿子!  

这话让当时的我犯蒙了好一阵儿,所以没考虑周到应该再去做些什么,所以也害得那老汉没有得到我的钱。  

后来出国了,街上遇到行乞的人们,总躲着走。有一次见一穿着很破烂的老者,腰弯着走,那人不是行乞的,所以我没有躲。但我却见了一位洋人老汉从自己的腰包中掏出五英磅硬塞给那老人;后来有一次回国,在繁华的闹事区,一片高楼大厦的环境中,见一农村老妤跪在川流不息的人前,可能是她跪着,太不起眼了,人们好象都看不到她!  

我很不好意思地把印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徽的一枚面值一元的铝币送到她头顶前面的破茶缸里,感觉倒不象给她钱,而同偷了她的钱一般。  

在我内心有一件事情总使我感到惭愧。在北京的时候,有一次科学院来了一位外国专家,我负责招待,做翻译兼陪游。在北京的动物园附近的街上也遇到了一农村老妤,那老妤身体很棒,走过来向那外国专家要钱。虽然老外不懂汉语,但懂老妤是在向他讨钱。他没有犹豫,拿出了钱包,可却给我阻止了!我现在感觉当时的举动非常不可思议,不明白为什么会有那样的举动。所以总觉得心里有愧!所以当我在多年以后给那位跪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上的老妤头顶着的破茶缸中送去一枚印有国徽的铝币时,确实是感觉在投她的钱!  

到了现在,面对行乞的人们成了我感觉最难做的事情!在中国和在外国都是这样!


上一篇:漫步星空下
下一篇:深夜抒怀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