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眼睛
作者:潘学峰  发布日期:2018-10-31 21:30:42  浏览次数:171
分享到:

见到过许多许多的眼睛,有黄种人的,白种人的,黑种人的。
  男人的,女人的。老人的,青年的,孩子们的。
  在我见过的众多双眼睛之中,有两种是我最能懂的。一种是女人的,一种是孩子的。女人和孩子的眼睛,在我看来是最纯净的,也是最经看的眼睛了,不管是黄种人的,白种人的,还是黑种人的都一样。
  在中国的时候,最怕看,也是最希望看的是一幅“希望工程”宣传画上一位农村小姑娘的眼睛,她告诉我:她要上学!
  她要上学!这样的眼睛是会使我姗然泪下的,但同时也会使自己的眼睛一下子更亮起来,乃至内心都会变得纯净了许多。感觉上虽不安,但却使自己会更加执著。
  休息的时候看电视,最怕看,也是最希望看的是画面上报道非洲灾情时,一位黑人小孩手里拿着碗,看着我的眼睛。他饿呀!
  他饿呀!这样的眼睛是会使我心里觉得隐隐发痛的,但同时也会使自己对现有的生活更加珍惜起来,一致于内心里泛起一种感激,虽然知道这只是一种朴素的情感,但是却时时激起我对生活的热爱。
  想家的时候,最常想起的,也是最愿意想起的是母亲为我送行时的眼睛。仁慈的爱,一丝丝的刻在心里。是我与困难抗争的不竭资源。更是我追求的动力。虽然总会使我感觉很歉意,觉得心里不安,但那种附加的美好和欣慰,却会使我总想歌唱。
  年轻的时候,最愿意看到的,也是最渴望看到的是爱人的眼睛。
  有同初晨的雨露。在冉冉升起的霞光中,翌彩纷澄。那是人生的希望和美好。是我生命的要素。虽然有时会觉得自己任重道远,但有了那双眼睛的同行,天总是晴朗而高远,那是少年拿云的呼唤。
  人生尔立,最高兴,也是最愿意看到的是自己孩子的眼睛。
  纯纯的,影着我的希望和期盼。如同明净的水面上的天空倒影。
  支撑着一方广柔的天地。虽然总担心辜负了童挚的心灵,会使我不时挑稳肩上的扁担。但脚底下的坚实印迹,会召示自己的成熟和韧力。
  先前作医生的时候,经常和人打交道。见过各种情况下的眼睛有痛苦的,有期盼的,也有微笑的。虽然时常给我一种难于捉磨的惶恐,也因此有时觉得自己的孤单,但是雨后阳光明媚的感觉,却告诉我人们天性的善良。这是我爱人类的依据,也是我愿意投身社会的原因。
  在记忆中的许多许多的眼睛,黄种人的,白种人的,黑种人的。
  男人的,女人的。老人的,青年的,孩子们的总是我的最宝贵的财产。


上一篇:深夜抒怀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