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短篇中篇

短篇中篇

悉尼那些事之三 圣女珍妮(12)
作者:梁军  发布日期:2018-11-13 11:08:31  浏览次数:191
分享到:

悉尼的华人圈子很小,小到可以在唐人街、火车站、杂货店等任何地方与故旧或冤家不期而遇。

在我自己的家门口,又是这尴尬的时刻,我应该做何反应?

傅辛穿着一身灰色工作服,手里提着工具箱,脚下穿着工人阶级特有的防砸、防静电、防水高腰大头鞋,身后停着一辆工具车。

他见到我,一时手足无措,“原来你住在这!杰西卡是你吧!电话里没听出来,英文说的真溜,你的声音也变了。”

我心中五味杂陈,在家门口遇到了此生最不愿意见到的旧情人,又不好当场翻脸,只得沉着脸应付:“是啊,世界真小。厨房、卫生间、洗衣房的水龙头都需要检修,你先检查,给我一个报价,我认可后再开工。”我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好的,你放心。”他没再说什么,跟着我进屋,看到沙发上坐着的神情沮丧的大鹏,微微一怔,试探性地点头致意。大鹏因为这个维修工的到来一盆凉水浇头,自然气哼哼地不理不睬。我心中涌现一丝快感,冒出一句:“工人要干活,这里太吵了,咱们到卧室坐。”大鹏屁颠屁颠地跟进来,我猜到傅辛脸色发青。

傅辛查看了所有水龙头,掐指一算,给出合理的报价。房屋的维修是由房东杰西卡负担,我懒得讨价还价,示意他马上开工。

大鹏看到工程一时半会儿完不了,怏怏地骑上自行车,甩手离开,我也不想挽留。

回到卧室,换了一身便装,端了杯茶,坐在客厅,假装悠闲地翘起二郎腿,看傅辛忙前忙后。他鬓角有了些许白发,背也有些驮了,脸上布满灰尘,神情尴尬沮丧。我们一直沉默着,各怀心事。

两个小时后,大功告成。傅辛局促不安低声下气地请示我,可不可以借用一下洗手间。我看着面前窘迫的为生活所累的中年男人,想起悉尼塔遇见他拖家带口的一幕,令我魂牵梦绕的男孩,曾经的风流倜傥被生活的艰辛磨灭得消失殆尽,怨恨之心顿消,连忙点头答应。待他在客厅沙发坐下,我顺手沏了一杯茶,郑重其事地递到他手上。他嘴唇蠕动着,开始了分手的恋人们重逢后因时过境迁多半会发生的一次自我忏悔企盼救赎恩典的谈话。

“其实我一直在找你,你这些年还好吧!”他小心翼翼地问,生怕我幽怨地说出“不好”两个字,后面的谈话将只剩下口诛笔伐。

我沉默半晌,决心展示自己的坚强和勇气,因为一味示弱也于事无补,便故作轻松地答道:“你刚刚不是都看见了。”

他长出一口气,像是得到特赦,眉头舒展开来:“是,你还是那么漂亮,不,比小时候还漂亮,房子够气派,男朋友也不错,应该也是咱东北人吧。”

我不置可否地笑笑,心中一阵畅快,“你怎么样?有几个孩子了?”我刻意隐瞒了在悉尼塔和他擦肩而过、杰西卡当面挑衅的事实,就像躲在幕后的导演,操纵着银幕上的玩偶。

未完待续


上一篇:隔膜心眼 四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