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非占有的爱情》(第二章•1)
作者:熊哲宏  发布日期:2018-11-13 11:41:20  浏览次数:97
分享到:

第二章

封闭的车里,我俩都热得大汗淋漓。我叫飞雨把车窗摇下来。一阵微风吹过,我顿觉舒坦多了。偶见有人三三俩俩地从这里经过,车里可能发生的一切,不知是否有人疑惑过?我伏在他的胸膛上,轻声地说着话儿。他似乎余兴未尽,还在陶醉般的回味着刚才我给予他的惊奇。他柔昵依依地喃喃说,“你的身材真好……你的乳房好美、好大……比我女朋友的还大。”这后半句话,尽管就在我耳根子上,却低得我几乎听不见。与其说是我听见的,倒不如说,是我按女人的本能来理解的。他在由衷地赞叹,我的乳房比他女友的好。我说,那未必!你不要恭维我。我的岁数毕竟大了,远没有原先那么富于弹性、那么圆硕丰盈了,因为里面脂肪的结构成份在变化、量也在偏少。“你的那种弄法,我以前没有见过。我的女友也……也不知道这么弄。给我的快感,真是好极了!你是怎么知道这样弄的?”我平静而又自豪地说,我和你不一样。我经历的男人多。我早就知道,女人要靠乳房来征服男人。因为男人说到底都是孩子,母亲的孩子。你不过也是一个孩子嘛。对于你这样的孩子,包括所有的男人,似乎只有女人的乳房能够喂饱他们,能够满足他们。在我看来,乳房是女人征服男人最有力的利器。甚至可以说,乳房就是女人的一切!

我这一番话,更加激起了他的好奇心。“你说你经历了好多男人。你说你是个有故事的女人。那你能不能跟我讲讲你的故事?我一直想写小说来着,可就是苦于没有素材。”我说你咋的没有素材呢!你和女友的故事,不就是挺好的素材吗?“我是想过,可就是没有创作的冲动,一直没有,好像没啥子好写的。可现在不同了,你的素材肯定丰富得不得了。我现在想写你了。你就跟我说说吧。”我说当然可以。谁叫你是学文学的哩。我相信你能写得好。不过,你先要答应:你要为我保密!不能让任何人知道,特别是你的女友。你能做到吗?“当然能!我可以拿我的脑袋发誓:我绝对忠实于你!不仅要把你的故事保好密,还要把你的故事写成漂亮的小说。让你的故事像人间的丰功伟绩那样永远流传下去,就像波伏瓦那样。”

我的心旌像是被拨动了最柔软的深处。我情不自禁地吻了他脸颊一下。我开始向他娓娓地道起了我的过去,我那作为“小三”的爱情的历史:

……那是我的第三次爱情。发生的时间是2006年,也就是10年前。我之所以要先讲这一次,是因为它是我持续时间最长(达8年呢)、对我的成长最重要,又最让我刻骨铭心的一次。正是那一年,我又爱上了一个有妻室的男人,甚至是比我大二十岁的早有婚床的大龄教授。我无法不爱他。那是我的宿命!

那年我30岁啦。从我第一次恋情算起——唉!丘比特的神箭首次射中我,不知这爱神,犯的是啥错来着,我爱的就是个结了婚的男人。说起来,那会儿我就已经有10年的小三史了。“小三史”,这词听起来怪别扭的!若说“情妇史”,意思兴许会更明朗些。要说呢,“情妇”这个词,在国人的日常语言中,使用比较混乱。在西方人那里,好像有一个专门的词,即Mistress,用在情妇头上。我想最简单的意思是:情妇,是指一个与已婚男人发生性爱关系的女人。不管别人怎么看情妇,反正我自己是这么看,或者我是这样给自己定位的。

若从存在主义哲学的角度讲,情妇的根本特质在于,她本人没有处在婚姻关系中,但她所爱上的是一个已结了婚的男人;这个男人在法律意义上,或在其他什么意义上,已经属于了别的女人。因此,情妇呢,刚好与“婚外恋女人”相对应——后者是有婚姻关系的,但她爱上了别的男人;前者则正好相反。比如,我曾看过莫妮卡·莱温斯基的自述——《我的爱情》,就述说了1998年她与克林顿的所谓“总统绯闻案”,被闹得沸沸扬扬的。莱温斯基正好像我,是个情妇。中国人则贬损为“小三”。

飞雨啊,也许你会说,对于2006年的我来说,你早该嫁人了——“呵呵,剩女一个!”再这么下去,你是没得好结果的——“都徐老半娘哪,或成老太婆了,谁要你呀?”

是呀,那会儿,我也许是想嫁的来着。我生活在中国这样一个“女大当嫁”、婚姻主宰一切的世界里;不嫁,是不现实的,极有可能,是自我毁灭性的。可“爱若斯”(Aros)在上!迄今为止,凡是我爱上的,净是些“有主的”男人;我不爱则已,一爱,就失魂地倒在了“失贞”男人的婚床上。叫我有啥子办法呢!

其实我内心里,即使今天,或当下此刻,我跟你说啊,我也并不是刻意地,要想成为一个骨灰级的小三达人。我只是走在了今天这条小三之路上,不由自主的;或者说,是我自己,心甘情愿地栽进了自己造就的命运中去的。所以,10年前的那会儿,我若要想停下来,还真不那么容易呢!

我那时的生存状态,恰是校漂族中的一员。如果你不知道啥是“校漂族”,那我就告诉你:很简单,就是指那些没有正式工作,漂泊浪迹于各高等院校之间,矢志准备考研究生的年轻人。而我的校漂生涯,也快有两年喽。

人生意义的感悟从爱情开始——何况我这个视爱情为生命之惟一的小三!下面,飞雨呀,就请你进入我的爱情故事,分享我作为小三之恋的漫漫旅程。嗳呵!倒不妨先卖卖关子——那可是比西方《O娘的故事》,或者时下风靡全球的《五十层灰》,更精彩、更好看的故事哟……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