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短篇中篇

短篇中篇

悉尼那些事之三 圣女珍妮(13)
作者:梁军  发布日期:2018-11-15 12:32:04  浏览次数:238
分享到:

在他接下来大段表白的时候,我多半时间充耳不闻,神态自若地靠在沙发上,脑子里闪动着遥远的曾经过往的画面,那是我的青葱岁月。这个男人的声音影像早已模糊不清,他只是一个生命中和我擦肩而过的人,我们的交往经历化作我成长过程中的元素和给养,成就了现在的我。他也许因为当初的选择要忏悔一生,于我却已无关紧要。我们都会无数次的选择人生道路,戴罪前行必将不堪重负。我也没有必要安慰他,因为是他有负于我在先,他必须承受应该背负的愧疚与鞭挞,但愿这能让他珍惜身边的糟糠,人不能重蹈覆辙。

天色渐晚,他看到我对于无罪辩护的无动于衷,深感无趣。最后,我们互道珍重,我如释重负地起身为他送行。

他踏上工具车之前,恰巧杰西卡开着Mini cooper回来,看到傅辛和我挥手告别的苍白的脸,大吃一惊,吓得没敢露面。等工具车开走后,才惶惶不安地下车,紧追着我问道:“他怎么找到这儿来了?是不是因为上次我当着他老婆的面发骚,惹得他家破人亡,找咱们报仇来了?”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今天纯属巧合。他就是你找来的水管工。”

“吓死宝宝了!你俩还真有缘,或者说藕断丝连。”

晚饭后,杰西卡拉着金俊颐作陪,非得听听我与初恋劫后重逢的感受。

我把心中的坦然和宽恕和盘托出,杰西卡听得哑口无言。沉默半晌,她说:“十年澳洲生活,你已经看破红尘,变得百毒不侵。你做得对,人情留一线,日后好见面。”

我万般无奈地笑笑:“我一个弱女子,人单势孤,除了逆来顺受,还能怎么样?不像你们,有祖父母、外祖父母、父母兄弟姐妹一大家子人疼,平时电话里嘘寒问暖家长里短的,听着都叫人羡慕。”

她赶忙上来搂住我的肩膀,凤眉一挑:“我现在的生活还不都是自己奋斗得来的!我父母是有钱,可学业是我自己完成的,生意是我一手建立的,房子是我每月自己供的,咱们半斤八两,谁也别低声下气,自怜自叹。”她在变相的安慰我。

金俊颐端着红酒杯,附和着说:“我还不是一样。给鬼佬公司打工,天天夹着尾巴做人,工作节奏快了还遭同事白眼,嫌我坏了规矩。前几天老板说要裁人,卷铺盖的肯定是我们这几个中国人和印度人,别提了,都是眼泪。”

我心平气和地说道:“现在半死不活的生活和我当初来澳洲时的初心和抱负相去甚远。有时候我真想跺脚辞职算了,回大学接着读PhD。”

杰西卡瞪大眼睛:“别犯傻!都是没事干的人才去读博士,好有地儿领工资。知道PhD什么意思吗?Permanent head damage, 永久脑残。”

我们开怀大笑。

金俊颐咳声叹气:“我何尝不想干一番事业,完成我太爷当年力推立宪运动、不辞辛劳出洋考察的初心。我倒是身在海外了,可这是人家的地盘,手大捂不过天。看看我现在,不温不火不中不洋不婚不娶,怎么向他老人家交代?”

杰西卡端详着他:“你也别自暴自弃,如果有朋友需要人工授精的,我一定推荐你。”

金俊颐抿着红酒:“别来这套,我可不想给下一代留下无穷祸患。珍妮,你可以周末到教堂参加一些弥撒活动,教友们很友好,也许会得到一些心灵上的安慰。”

杰西卡赶忙阻拦:“别往沟里带我们!眼前的事儿还没倒腾清楚,想那些不着边际的问题干吗?生命来自创造吗?地球是谁设计的?进化论是否基于真凭实据?这些问题不是我们这些凡夫俗子该操心的,还是顾眼前吧!”

“头发长见识短。我不是替珍妮解宽心嘛!”

“咱们来点实际的,先把圣诞晚餐菜谱定下来。你的女朋友一定要带来,我俩替你把把关。”

金俊颐脸上有些不自然:“索菲亚和我顶多算是忘年交,你们别多想。”

“嗨,不就是那点破事儿,只当你找八国联军替你太爷报仇了。”

金俊颐无可争辩,摇了摇头。

“大鹏答应给咱们做饭,西餐、甜点再加上几道中餐的凉菜,这不是大问题。”

“我的托马斯也答应了参加。来,预祝咱们圣诞晚宴成功!”

未完待续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