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大苦苦于心
作者:张镭  发布日期:2018-12-27 11:36:25  浏览次数:87
分享到:

世有三苦:撑船、打铁、磨豆腐。

这三苦都是职业,都是旧时职业。

而今,人的职业可就多了去了。然而,我们却没能总结出新“三苦”。

难道今人不苦了吗?都幸福得不行不行了吗?

当然不是。

做人永远都是苦的,有时候甚至是残酷。

面对人世间的各种苦,我时常怀疑造物主。我怀疑造物主造人时,没安好心。或者,他认为,他造的人就是送到世上来受苦的。

造物主造人的意图,我弄不明白。因此,我对人的存在,有时感到很迷惑。

如果造物主的意图,是让人来受苦的,那我认为,这是造物主的恶。

依我的理解,人到世上来是享乐的,享受生之乐趣。可惜,我们的烦忧总是多于欢乐。

古人苦,苦在职业。今人苦,苦在心,苦在思想,苦在精神。

问过一个人:“生活得咋样?”

答曰:“不好说,就是累!”

“为啥累呢?”

答曰:“说不清,就是累。”

这是一个看上去就是很累的人。今天的中国人,大多是这样的人。

于今的中国已经“强起来”了,可中国人缘何还感到累呢?难道国强非民强?抑或国强民更累?

中国人不说苦,却说累,值得深思。

累有身累,有心累,有精神上的疲惫。

三者中,后一种最累。

中国人说累,累在哪里?

我也是中国人,用不着问人,我知道我累在哪里。我累不在身,我累在心,我累在精神。

精神累了,的确无精打采,像个活死人。

而人是需要一点精神的。

精神去哪里了呢?我问我自己,也在心底问全体中国人。

我的精神疲惫,可能缘于我的焦虑。

也说不清到底焦虑什么,就是焦虑。

有时也笑自己,笑自己“杞人忧天”。

笑完之后,发现如我这般焦虑的,几乎每个人都有,都有那么一点。

我算是重度焦虑。因为,我不但焦虑自己,还焦虑他人。我不但焦虑自己,还焦虑国啊,甚至全人类啊。

我自己,不过小事一桩。国家啊,人类啊,堪称大。也许正因其大,所以我有时会觉得,为这么大的事而焦虑,我多少有些不配。谁配呢?国家领导人啊,“公知”,“精英”们啊。

国家领导人,不得不焦虑,因为这个国家现在由他来负责。“公知”、“精英”们呢,则掌控着话语权,左右着国家和我们的命运。他们一直很活跃。他们有时站出来给国家领导人帮几句言,有时也站出来给人民说说话。给人民说的话,一般都是云里雾里。大意也是明白的,无非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我们应该为生活在这样的时代而倍感幸福。当然,总也忘不了他们那教师爷的一面:谆谆告诫人民,要感恩戴德。

仿佛,我们若不是遇上了这样的时代,我们就只能死,只有死。

至于感恩戴德,那简直就是胡言。谁感恩谁,他们都没搞清楚。要感恩的只能是人民。因为,“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世界历史的动力。”这句话是伟人说的。

“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世界历史的动力。”伟人的这句话,给我壮了胆!我也是人民,也是人民中的一员。我创造不了世界历史,我焦虑焦虑这世界历史,难道也不成吗?

焦虑世界历史这样庄重的事,还是交给那些伟大人物吧。但我不赞同交给某些所谓“公知”,某些所谓“精英”。

中国老百姓的焦虑,就在于他们曾经把命运交给那些所谓“公知”,那些所谓“精英”。结果发现,“公知”、“精英”们活得滋润极了,压根看不出他们忧国忧民一副忧愁状。

当然这算不得中国人真正的焦虑。中国人真正的焦虑是他们的日常。

世有三苦:撑船、打铁、磨豆腐。

我们的古人只说了三种职业之苦,而我最想了解的,无疑是古人们的内心苦不苦?精神是否疲惫?

古人都死了。留下诗文的古人,则未必都干过这三种苦职业。

看着今天的中国人,看着他们那副疲惫相,我一点也不觉得他们是幸福的人。以前外国人看不起我们,说我们穷。现在,我们富了,有钱了,他们又说我们钱多人傻。真他妈见鬼了:穷也不是,富也不是。横竖看着咱们不顺眼。

为啥咱们钱多人傻呢?

钱多了,人会变傻,还是变傻了,才有钱?

我们中国人不是非常聪明吗,怎么会傻呢?

中国贫穷时,我就想,我们应当尽快富起来。因为,只有我们富了,才能改变他们的看法。然而,当我们富了之后,他们却又说我们钱多人傻。

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我。我的日常焦虑,并非我的日常生活,而是这一类的东西,或者说,这一类的东西最令我焦虑。

那么,我的日常生活就一点儿焦虑也没有吗?当然不是。

我也是世俗里的一个人,我也过着庸常的生活,我怎么会毫无焦虑呢?我焦虑的事很多,不过都是轻而薄的焦虑。所谓轻而薄,就是鸡毛蒜皮。

可见,我日常生活里的种种焦虑,几乎到了可以忽略不计的程度。

这倒不是说,我的生活有多优渥。这种状态,也可以叫这种心态,我视其为一种修炼,一种修炼的结果。

能有今天,归功于许多伤害,归功于许多失败。

但是,我并不是一个幸运的人。当我从日常生活的焦虑中脱离了出来,我以为我的人生会很幸福,可我终究没能逃脱焦虑的宿命。我不曾想到,另一种焦虑开始影响我的人生,影响我的生活。

这种焦虑,主题有些宏大。比如国家,比如大众。国家是我的国家,大众是我的大众,我们的大众,说白了,就是咱中国人。

中国人焦虑日常生活,焦虑就学、就业、就医。既焦虑着目下,也焦虑着未来。未来的国家是什么样子,他们并不多么焦虑。他们所焦虑的未来,是他们自己的未来,是他们孩子的未来。他们的未来,是养老。这是个大问题,大家都在说,包括政府。但说来说去,愣是拿不出个主意。愣是拿不出主意,说明这是个难题。

中国人的这种焦虑,我也焦虑过。不过我焦虑的不是我自己,也不是我的孩子。我对养老很想得开,能过则过,不能过自己把自己解决掉,不给社会、不给子女添麻烦。至于孩子,你给不了他们未来,干吗焦虑他们的未来?

最令我焦虑的,其实不是孩子的未来,而是孩子的现在。

孩子的现在怎么了?

孩子的现在很不好。

十多年前,我路过校园,听见一群孩子口中唱着一首顺口溜,我被惊吓得不行。那顺口溜是这样的:“上学苦,上学累,不如去做黑社会,有吃有喝还有睡……”

我说我被惊吓得不行,绝非虚张声势。不要说是一群孩子,就是一群成年人,这思想也要不得啊!

当然,孩子们未必真的会去参加黑社会。但顺口溜反映了什么?反映了上学太苦,上学太累,苦到累到让我们的孩子竟想去当黑社会。

十多年过去了,我也快忘了那顺口溜了。我以为一切都改观了。可事实上呢?不仅不曾有丝毫改观,相反,孩子们更苦更累了。

面对孩子的苦和累,中国的父母们一面心疼有加,一面又觉得苦得必要,累得必要。认为若不如此,孩子怎么能成才?

中国父母们所认定的成才,说白了,其实不过是高考。考上了,就是所谓成才。

我不认同。也不认为,上学就意味着苦,就意味着累。读书应是快乐的,至少应该有快乐感。但中国的学生显然没有。

读书,让中国的学生失去了快乐,这是很畸形的教育。这种教育的恶,不只培养不出真正的人才,而是终其一生,快乐这种最可宝贵的东西,都再也回不到他们身边了。

所以,你看中国人的脸,都板得像做官的官员、讨债的商人、报仇的怨人。

不快乐,会不会让人变傻呢?

外国人说我们傻,是不是因为我们不快乐?

一个人幸不幸福,快不快乐,只需看他(她)的脸。不管这张脸丑与美,只要是欢快的,他(她)就令人喜欢,反之,则令人讨厌。

有人会说,我不快乐,并非我不想快乐,而是有人不让我快乐,而是环境压抑着我,让我无法快乐,让我快乐不起来。

这话不是借口,我相信他这话。

环境,当然是社会环境。有什么样的社会环境,就会有什么样的人,甚至人生。人不是孤立的,不可能不受环境的影响。环顾一下我们的社会环境,你会发现,在这种环境里活着,乃至做人,做事都极为艰辛,甚至于艰险。险是人心,是人心不古。这个社会显然还不够文明,还不够道德。

我们为什么感到累?因为我们生存的环境?

有人也许会认为,人累一点总比苦要好。我可不这么想,也不能这么想。

中国人的累,中国人的焦虑,严重影响中国人的身心健康。而古人的那三桩苦,那三桩苦差事,只是身累,只是身苦。身累一点,身苦一点,只要不累到吐血,还不至于会伤害一个人的身心。

中国人现在没有苦差事了,身子都不累了,这可是天大的好事啊!可世上哪有完美呢?身不累了,心却累了,累到连精神也疲惫了。疲惫会怎样呢?人会变傻?

想起我奶奶的话,她老人家说:“人是一条苦虫。”在奶奶眼里,每个人都是苦的。有人身苦,有人心苦。

我母亲则视“心苦”为人生“大苦”。

母亲的话对我影响颇深。仿佛宿命似的,我的母亲,她的一生,其苦正在于心。我又何尝不如此?中国人又何尝不如此?

我最欣赏的人生,是苦中作乐。中国人作乐的本领,不及老外。

我最厌恶的人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上一篇:我与新浪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