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短篇中篇

短篇中篇

悉尼那些事之三 圣女珍妮(14)
作者:梁军  发布日期:2018-12-28 15:54:21  浏览次数:467
分享到:

话音未落,杰西卡手机铃响:“喂,爸爸,什么事儿?有几个土豪要来玩儿,让我接待?别逗了,我没那闲工夫!什么?你的生意伙伴?您这不是给我找事儿嘛......”她说着起身,走进自己房间去了。

金俊颐苦笑一下,悄声对我说:“最怕国内来人!你说怎么陪?接机一般都在早上,就要向公司请假一天。误工费、汽油费、高速费、停车费,都是隐形损失。带着客人转悠一天,到饭点儿还得死乞白赖请人家吃饭。至亲好友也就罢了,对杰西卡而言,那些都是不相干的人,确实招人烦。”

我从来没有国内朋友到访的经历,无切肤之痛:“生意人讲究有来有往,也许这就是人家朋友们的相处之道。”

“其实大家心里都很矛盾。有时候盼着国内来人,以慰思乡之情,有时候又怕来人,扰乱了我们的清修。”

片刻,杰西卡出来,面露难色:“推是推不掉了,你们得帮我。”看着我们疑惑不解的表情,她解释说:“这几个人都是我爸在国内商界的朋友,结伴儿出来散心,听说我出来很多年,对这里很熟,非要我当导游,一起去黄金海岸玩儿几天,沿途看看风景。我一个人张罗不了。这样,我租一辆奔驰,一路食、宿、玩儿的费用我全包,金子负责开车,你帮我安排行程,看在十年朋友的份儿上,权当帮我一回,行不行?”

杰西卡冲我挤眉弄眼,我猜想其中另有深意,便不好一口回绝。金俊颐也只好顺水推舟:“正好我还有年假,就当一回柴可夫斯基。”

我前脚进屋,杰西卡后脚跟进来:“知道我为什么拉着你?我爸说团里面有好几个单身大老板,也许咱们的终身大事就此解决了呢!”

“又犯花痴!别忘了你是名花有主的人。”

“我们又不带着托马斯,他怎么能知道本小姐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嘻嘻!”

转眼到了约定好接机的日子。金俊颐到附近的租车行提了奔驰,我们一行三人到机场接人。出发前杰西卡和我不免妆扮一番,俗话说:货卖一张皮。虽然我只是个打酱油的角色,却冥冥中感觉会不虚此行。

在国际机场快速接载处,我们远远看到四个四、五十岁的男子和一个与我们年龄相仿光鲜艳丽风情万种的女人正在翘首以待。

杰西卡一边瞪大眼睛跳下车去,一边欣喜地高喊:“爸,您来怎么不提前打招呼?”父女俩旁若无人地拥抱起来。

我最怕这种家人见面的场景。自从父母离异、姥姥故去,我的字典里便删除了“家人”二字,更加无从体会其中的相思离别与剪不断理还乱的爱恨情仇。女儿见了父亲,撒娇本是一辈子理所应当的事,我却失去了这与生俱来的专利,因为他有了新的爱的对象,我也不喜欢分享与争宠。

金俊颐陪我在不远处站着,和大家摆手打招呼,他也是喜欢和别人保持距离的人。

杰西卡的父亲介绍到风骚女人的时候,我看到他面色尴尬,杰西卡脸上也是晴转多云,心中便猜到几分。接下来的半天,杰西卡便不似先前的兴致盎然,言谈举止多了几许不自在,因为晚饭吃什么的小事,和老爸针尖对麦芒,犟起嘴来。

我乘人不备拉她到无人处,嗔怪道:“你干嘛?一年没见老尖儿了吧,见面就吵,给他点面子,他们待不了几天。”

“我给他面子,他怎么不给我面子?你知道那女人是谁?还说马上要结婚,让我叫妈,操,什么东西!咱们什么时候受过这份儿窝囊气?让姑奶奶伺候你们到黄金海岸取乐,没门儿!”

 (未完待续)


上一篇:成长空间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