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高棉故土会有时 1-19日柬埔寨之旅 5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19-02-20 15:03:54  浏览次数:101
分享到:

因为是老年团,便生出了许多精彩,余音绕梁,回味悠长。笑料百出,令人捧腹。

不是这个大伯看到老伴儿不见了,慌慌张张,四下寻找。就是那个大妈,查觉老头子不在自己眼前,大声呼叫,慌作一团。更有找着后的相互埋怨,追问解释,认真执着,妙趣横生。观者莫不鼓掌仰头,插话凑趣,愉悦大笑。

话说,地球人都知道,何为大伯大妈?

苍海桑田,起起浮浮,自以为是和爱论国事的,是大伯。操劳一生,家里家外,唠唠叨叨与极喜八卦的,是大妈。更兼曾是中国不多朋友之一的柬埔寨,只因出了个现代元首--波尔布特,乌鸦学舌,生吞活剥,凶狠残忍,杀人如麻,从而造下千年罪孽“享名世界”,激起全球进步人类怒火,“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

这就给了一向关心国事的大伯们,一个跃跃欲试,打探议论的难得机会。

然而,胖女导和吴导一再提醒:此行不谈政治,请自尊自重!倒是及时扼省了大伯们的怒目而视,捋衣挽袖,跺脚唾骂。可是,在我们观光庙宇和庙侧的罪恶馆时,看到精心展出纪录波尔布特当年暴行的相片时,大伯们仍忍不住砰砰砰地捶着玻窗,愤恨,唾弃和鄙夷之情,盎然鲜明。

庙宇,是描金绘银,佛气缭绕和占地过亩真正的柬埔寨庙宇。

罪恶馆,却是由一块标准立式阅读栏,一座佛塔组成。相片嵌在阅读栏的玻窗里,映着灼热的阳光,纤毫毕露,醒目夺眼。佛塔的玻璃塔身里,是堆积的骷髅和白骨,阴风惨烈,悚目惊心……把原本南辕北辙的二者,巧妙的配套在一起,足见其策划者的良苦用心。

大伯大妈们都表情凝重,静静地围着塔身,不时有大妈在一旁悄悄抹眼角……

我呢,则久久的盯着相片,心里揪成一团。6张十二寸的黑白相片,浓缩着那些不能忘记的血腥:惊惶失措的人们紧紧挤在一起,无数双无助绝望而惊恐的眼睛,一个披着黑布呆立着衣衫褴褛的老妇,一个噙着泪水紧紧捂着嘴巴的少女,一群相互抱在一起的孩子,遍地的衣物家俱和摔碎的木箱……没有黑洞洞的枪口,也没有凶恶斥骂的驱赶,可至今让我梦中惊醒,浑身冰冷,心有余悸。

于无声处,怒火惊雷,鲜血可以凝固,罪孽决不忘记!

团里有对老夫妻,团友们都笑称是老宝贝。二人一样大(都是64岁),一样高(大约均在1米58)一样胖,一样神态,一样口气,一样行姿,一样抽烟,一样喝酒。团友们聊到游泳,老头儿就瞪起眼睛,挥起右胳膊:“没跟你吹,我们就生在河边。”老太太便眼睛瞪起,右胳膊挥动:“少跟你扯,河水就和我们是亲戚。”

刚到柬埔寨,二老宝贝还男穿T恤,女着大素花收腰衫,就是说,还分得出性别。

待吴导发了印有柬埔寨国旗图案的蓝色和尚衫(每人赠送一件不分男女,一顶柬埔寨椰树叶编的草帽,每天随车每人还免费供应一瓶矿泉水,),二老宝贝便同时穿上,招摇过市。远远看去,近近细瞅,除了老太太的头发,外人一定认为是发小和老朋友的俩老头儿。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