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悼纽华作协会长珂珂女士
作者:艾斯  发布日期:2019-03-09 13:05:37  浏览次数:209
分享到:

听到珂珂去世的消息,我有些震惊。好多年前我应邀去过她家做客,当时很感慨在奥克兰还有那样的田园风光。她很大方地将她孩子学医的情况介绍给我;后来,她儿子回奥克兰时还专门联系我带孩子去她家听她儿子无私的分享。

我原本只是一个职业老师,来了奥克兰后,闲了一阵, 写过一阵所谓的诗文,认识了一些人,竟然被人平白诬告为FLG, 由此落了不少麻烦,平添了一些烦恼。所以,当珂珂热情邀请我一起在作协作点事时,我都婉拒了。但是这并不妨碍她对我的一些爱好的大力支持。

有一年,我与张海峰博士合作编译一本澳纽华文作品集。在寻求帮助时,有一位名人就对我直言,“别人没有义务为你的爱好买单”。所以,我当时并不怀任何奢望。但是,珂珂女士听说后,直接表示愿意帮忙,但前提是不要提及她的帮助。后来在印刷方面,珂珂女士帮忙成就了此事,因此,当时参与的所有作者包括澳大利亚的作者们都能免费得到一本作品,这都得益于珂珂女士的慷慨;但是她不愿意我进行说明,现在珂珂女士走了,我觉得可以说了。其实,这里还有澳大利亚一位女作家也提供了帮助;这位女士也不愿意我在人前提出。

当时珂珂女士还特地请我与太太在东区一家茶馆饮茶。说是茶馆,好象只有会员才能进入;而且当时菜点都很精致。幸好我太太当时准备了一件旗袍妆样包装的葡萄酒,不致过于失礼。

在这前后,国内有一文学网站,曾邀请我作澳纽华文的版主,我作了几期,但自觉不合适,就介绍珂珂去做了,后来,我偶尔去看,发现珂珂将《新西兰文学》上的文章都转过去了。我想,珂珂真是尽心为了纽华作协。不象有些人,总是想用某些会团为自己捞名捞利。

珂珂作了作协的会长,也写很多东西。除了跟穆老师学画外,据说还听从某位作家的指点写小说,我当时觉得有些诧异,心想,作文这事,还真有人喜欢当老师。但是,也看出珂珂的宽容与谦卑。

她的作品里我最欣赏的是《蓝血恋》,构思精巧,行文精简,起承转换都很到位,而且结局出奇不意,并且点击同性恋这个题材。为此,我多此与她谈到,这样好的题材,写成短篇太可惜了,如有可能弄个中篇就好了。

她后来组织的舒先生来奥克兰的活动,我当时也去了,好处是与叶宋曼瑛教授坐在一起,谈了些文学方面的事,是个意外收获。

这之后,我忙于生计,基本上不再写那些杂言碎语,也就与文学圈子渐行渐远。

不料,就听到珂珂女士离世的消息。一直想写点东西,纯为缅怀,绝无挤沾文学圈子的意思。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