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悉尼的苏眉 (26) 惊天动地,颤抖的夜晚
作者:许耀林  发布日期:2019-03-14 10:09:32  浏览次数:223
分享到:

那是一个气候非常不一般的日子!天气热得好像要把大地烧着了一样,母鸡都上了树,天下突然变得越来越不像话!黄鼠狼也从树林里跑出来,蛇也从地下什么鬼地方爬了出来。世界突然变了样子!尽管如此,那天晩上热得出奇,热得人出不来气儿,矿上住宿舍的工友们散坐在煤矿院子里,忍受着热气腾腾的夏日,忍受着上天赐予的热浪滚滚的夜晚!那晚的天空亮如白昼!哪怕掉地上一根针,也能捡起来!

整个唐山在热浪的拥抱之中,刘庄煤矿的工人们有的己经下到几百米深的矿井下,在黑暗的巷道里凉风嗖嗖,股股黑金从地下流出来,也带着矿工们的颗颗心所表达的深情厚意!矿区的宿舍楼外坐满待睡的人们,我坐在刘庄煤矿大门囗木椅子上,拉着二胡,我本来二胡水平就不高,拉出的曲调有时有些变调。人们自己不会拉不会唱,挑毛病却不乏其人,"许老兄二胡演奏的调怎么不中听呢?"另一个刘杏杏更是刁钻古怪的提问:"这扬鞭人是哪一个呀?!"我刚拉的曲子是"喜送公粮",接着又換了另一支曲子,"扬鞭催马运粮忙"。 

天热得人透不过气来,我一边拉琴,一边抹汗,影响了演奏质量,甚至有走调走的出格!听我拉二胡的人直提意见。"这天儿怎么这么古怪呢?热得出不来气,汗水一会儿不擦就流到眼睛里了!"这时已有半夜一点多,因为明天还要工作,大伙儿陆续回屋睡觉去了。

睡梦中仿佛是千军万马闯进煤矿!又像是世界大战开始了!我在床上听到隆隆的雷声,象是从地球深处发出的炸雷!我被巅得不能自已!隐隐约约听到有人几乎是用悲鸣的叫声:“许耀林!快!快起来了!不好了!地震了!”我明白了,一场大地震灾难降临了!!

我逐渐淸醒过来,地声轰隆轰隆作响!就像遥远的马帮,从很远处向这里跑来。轰隆隆的大地的怒吼声,正如马帮的马蹄声声!我在床上被地震震得东倒西歪,根本坐不起来!地声的轰隆声振耳欲聋。

费了好一阵子劲儿我才坐起来,我在床头找了两件衣服三下五除二的穿上,推开南面的窗户,一下就跳到早以倒塌的围墙上。出了刘庄煤矿西面围墙,就是九街。 一眼望去,左边、右边、中间所有的房子全部塌平了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