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蝈蝈
作者:赵智勋  发布日期:2019-03-28 16:17:26  浏览次数:157
分享到:

十月买了只蝈蝈,为了让它陪伴我的孤寂,一直精心呵护着,一天两次喂它胡罗卜片。开始它不叫,有时还恼羞成怒的在笼子里殊死的扑腾。有段日子我索情不管它了,除了喂它食外,让它自生自灭,因为它惹恼了我。

过了几天,在我不经意的时候,它突然~蝈~的叫了声,虽然叫声短的不得了,可我还是有了惊喜。灵性,它果然还没有忘了自己。

后来天渐渐的凉了,每天中午我都把它放在窗台上晒太阳,让我想不到的是,晒着太阳它竟然~蝈蝈~的叫个不停,不知是报答我,还是表示对我的歉意,总之,它在对我展示自己。说实话,它叫的真好,有种男人的阳刚之气,被一个美女无意撩拨出来的铿锵那样,让我在饭后茶余

咂摸出人生的另一番韵味。

最近几天我发现它的叫声有了些潺弱,不像原先那样字正腔圆洪亮饱满了。用心算了算日子,才知道它跟我两月了,恐怕是到了它生命的暮年了吧?它身上的颜色也在日子的叠加中由浅到深变成了栗色。我知道,这是沧桑,是厚重,也是生命的底蕴,想到此,我的心不禁有些悲天怜人的低落。

人活一世草木一秋,我与它同命,我与它恐怕都有了古道西风瘦马的苍凉。

此后的日子里,我更加用心的呵护它。想让它在今后不多的日子里,感受到我给它的温暖。

它也不辜负我,每天夜里它都叫个通宵。那声音在我听来如同催眠曲,让我的心更加沉稳在梦里。

我不想让它走,可我续不了它的命。

2018.12.15.


上一篇:搁浅的宝船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