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春分 1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19-04-30 14:43:36  浏览次数:206
分享到:

一觉醒来,窗外的点绿开始泛滥。

有几点小骨朵儿居然灿烂如斯,张扬地对我探头探脑戏谑,甚至连那碧绿的叶脉经络都炫耀得清清楚楚,很是让我惊讶。

不是刚进三月不久么?

而且,前几天才和闺密外出踏春。

除了红白恣意的油菜花,桃花,李花等,其他的绿们全都还裹在枝条儿上。听山村老农说,往年这时候,满山遍野碧绿绿的,今年春天来得晚。

没想到,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不经意间,春分了!

春分,是春季九十天的中分点。二十四节气之一,每年农历二月十五日前后(公历大约为3月20-21日期间),太阳位于黄经0°(春分点)时。春分这一天太阳直射地球赤道,南北半球季节相反,北半球是春分,在南半球来说就是秋分。

春分还是伊朗、土耳其、阿富汗、乌兹别克斯坦等国的新年,有着3000年的历史哩。更奇特的是,春分日这天,世界各地日出日落时间均为6点。

小心撒下了标着“春分”的日历,欣赏着日历上的淡绿花纹,我一面弹开手机:“大仙,醒没?醒了吱个声。”窸窸窣窣,哒,砰!

大清早的,搞什么名堂?

我楞楞,有些不耐烦了:“又咋啦?梦中还炼劈腿?”

我可知道,我这个闺密不是省油的灯。当年在大一宿舍,夜里没少惊心动魄。有好几次折腾得舍友们腾来覆去的睡不着,干脆纷纷爬起来在幽暗中拥被而坐,眼睁睁的看着听着她一个人在梦中呓语。

实在忍受不了,舍友们一拥而上,闹呀笑呀吵呀打的,直接把大仙从梦里拉回现实……

“你混帐!给我滚蛋蛋的呀。”

攥紧了手机,我小心起来,嗯,情况不对,好像又是和她夫君在争吵?我皱皱眉,真是的,好端端的春分之早,(其实己是大上午10过了)就开吵,瞧这小俩口日子过的?

窸窸窣窣,窸窸窣窣!

哒——哒哒哒,砰砰!

“我在奶茶店等你。”这个鬼,居然不接电话就知道是我,而且还约在老地方。“嗯,当然,我是说,”想想闺密那此时狼狈不堪的夫君,我有点迟疑不决:“今天是春分哦。”

“半点钟后见!”

嗒!闺密关了手机。

半小时后,我俩快快乐乐的蹦跳在阳光里,眼前一片灿烂。阴霾了多天的乌云意外散去,天空如洗,大地如歌。

踏春的大妈们花枝招展,大呼小叫,蝴蝶般飞过我们身边。

间或也有独自或成双的大伯们手拎茶杯,兴致勃勃出现在身前身后,时不时扭头斜瞟。

看来,春分的确是春天的中分点。放眼望去,前几天还胆怯地紧缩在枝条儿上的点绿,此时蓬蓬勃勃,生机盎然,把城郊的山恋染得绿油油的。

有了绿叶的陪衬,开得烂漫却己呈现出些微颓势的花们,却更精神抖擞,缤纷多彩。

微风吹来,一缕缕花香,一歇歇歌声,一股股久违的草香,令人神清气爽,开心愉悦。照例,我俩到处摆姿,精心自拍,还傻傻儿地脑袋紧靠着脑袋,就彼此手机相框里的傻样取笑。惹得那些不知名的鸟儿,就围着我们上下飞翔,叽叽喳喳个不停……


下一篇:怪哉,狗事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