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春分 7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19-05-30 13:11:57  浏览次数:62
分享到:

“好好,我心里现在也没说啦,真没说啦。我留点口水养牙齿行不行哦?”

闺密耐心的哄着我。

“回去后,我把这清明菜分一半给你,还帮你洗净合进面粉蒸馒头,做粑粑吃。行了,别使小性子啦。夜月一帘幽梦,春风十里柔情。——秦观《八六子·倚危亭》。瞧这春分好美,莫坏了好心情哦!

好一歇连哄带劝,我俩又和好如初。

见我转怒为笑,闺密这才指指山下。

“亲,你看,这是什么?”眼帘一掀,陡然一喜,哦呀!我差点儿叫出声来:微斜直下的田地,一块块,一垅垅,一坝坝,层层叠叠,次第分明,田地里的水洼在阳光下明明亮亮,波光闪闪,仿佛一面面恣意嵌套的玻璃镜片,倒映着白云蓝天,述说着沧海桑田和亘古不变的神秘……

闺密眼里闪着惊喜。

“去年,我俩还舟车劳顿,花了大几千银两,跑到云南哀牢山看什么元阳梯田,没想到自己城郊就有,瞧,这不是吗?”

手机一扬,

半空划出一道闪亮的弧线:“美景当前,不摄有罪,来,咱们开始。”

嚓嚓嚓!嚓嚓嚓!正当我俩兴致勃勃,津津有味忙活着时,一个浑厚的嗓音在问:“姑娘,你们是城里人吧?”扭头,二个胸前挂着工作牌的中年男,笑嘻嘻的站在我俩身边。

我点点头。

机敏地扫扫他俩的工作牌。

嗯,免冠照,姓名,编号,职务,哦,原来是当地镇政府的小干部呢。“不用说,是春分踏春来着哩!”小科长公事般微笑着:“请的假哩?”

闺密嘴快。

“算是吧,你们呢?”

一边不屑地上上下下打量着二小干部:“衣着正规,表情严谨,公事公办样模样。哎,是假公济私春分踏春,还是巡山查看公事儿的呀?”

“我们可没你俩悠闲,正公事儿哩。”

小科长挺挺胸,有些庄严的介绍着。

“今天是低保户们的劳动日,镇办组织的。”像核对小科长的回答似的,的的!几声喇叭传来,在宁静的山间回荡。

我俩转身。

一辆八成新的小吉普正轻快的停下。

扑通!驾驶员骄健的跳下来:“×科,他们来了,分片包干,下午六点检查收工。”咦!原来是个年轻姑娘。顺着女驾驶员的眼光看去,七八个衣着各异,年纪各一,有气无力和阴沉着脸孔的男女镇民,挎着个大筐子,一手持长叉,一路低头搜检上来。

当着上级领导。

女驾驶员神气活现的指挥加么喝。

“哎,怎么弄的哩?按平时培训那样分开,快分开,保持间距……哎,××,××,××还有×××,怎么都丧着个脸孔?一天不劳不累,白拿着政府的低保,还不高兴哩?”

被点到名的几个男女镇民,嗤牙咧嘴,勉为其难地发出各种苦笑。

然后,和低保们训练有素的分开,各自像模像样的继续搜寻捡拾。


上一篇:在大山里看雨
下一篇:徜徉七彩玉谷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