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春分 9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19-06-10 14:15:02  浏览次数:142
分享到:

走几步,我又扭头。

对仍目瞪口呆看着我俩的小科长俩,奚落道:“×科,我们可是良民,不会乱扔乱抛的哦。拜!”扬长而去。

这个意外的小插曲,让我们快乐无比。

走起路来浑身轻飘飘的,像两只在春分里尽情高飞的小鸟儿。

尽兴之余,我兴致勃勃提议:“一年就一个春分,难得有此闲情逸趣。光这般逛呀看呀照的还不过瘾,来个专咏春分唱合如何?”

闺密笑得像朵花儿。

“随你!不过我可还是记得,在学校和宿舍,×姑娘好像从没赢过哦。”

好女不提当年勇,×姑娘就是我!我不服气地瘪瘪嘴巴,一马当先:“雨霁风光,春分天气。千花百卉争明媚。画梁新燕一双双,玉笼鹦鹉愁孤睡。——《踏莎行·雨霁风光》上阙 北宋·欧阳修·”

闺密也不示弱,紧紧跟上。

“薜荔依墙,莓苔满地。青楼几处歌声丽。蓦然旧事上心来,无言敛皱眉山翠。——《踏莎行·雨霁风光》下阙 北宋·欧阳修”

“春分雨脚落声微,柳岸斜风带客归。时令北方偏向晚,可知早有绿腰肥。——《七绝》北宋·徐铉”

我可不傻。

得绞尽脑汁和另辟蹊径,引用在教科书上不太出名的诗词,这个鬼丫头,精着呢。

然而,“春分雨脚落声微,柳岸斜风带客归。时令北方偏向晚,可知早有绿腰肥。——《春分》·佚名”然后跺脚,鼓掌大笑:“×姑娘,没辙了?认了吧,不服不行哇!”

“可是,”

“老师们,再来个咏春大唱合,”

我俩抬头,原来是二十几个精神抖擞的老头老太太,正哒哒哒的快走到了我们身边。最前面双鬓斑白的老头儿,看样子八十好几了,一手举着杆红旗,一手正对大家挥动着:“ 彰显彰显我们师范院校退休老师的风采。”

果然。

红旗上绣着几个杏黄大字:××市师范学院退休教师协会。

说话间,队伍有条不紊的经过我俩身边,老头老太太们以一阵热烈的掌声,回答了提议者。我俩再也顾不上斗嘴,晃悠悠的跟在队伍后面,津津有味地听着退休教师们的精彩唱合。

到底是训练有素授业解惑的大学老师。

即使都退出了教室,儿孙绕膝,颐享天伦之乐。

可一首首,一章章,一篇篇的唱合起来,还是那么抑扬顿挫,亢锵有力,珠圆玉润,意境悠长……终于,我俩停下来。因为,最后面的老师们,发现了这二个跟屁虫,善意的微笑着请我们一起加入。

学生毕竟是学生,岂敢在老师面前班门弄斧?

我俩只得假笑着支吾其词,找个借口溜之大吉。

看着那面鲜红的大旗,引着退休老师们沿着山路走远了,我连连咋舌:“瞧这阵势,早知道,这辈子我也报考师范院校,以后老了退了不孤魂野鬼,好歹也有个组织依靠着。”

远远地看着那些跑来跑去,自由组合的大妈大伯们身影,闺密也有同感。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哎,”她困惑的四下看看:“我们,这是到了哪儿?


上一篇:第四次宣誓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