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短篇中篇

短篇中篇

悉尼那些事之九 黑暗的考验
作者:梁军  发布日期:2019-06-11 10:21:27  浏览次数:132
分享到:

John坐在沙发上,心乱如麻。一切生活用品都唾手可得,又仿佛遥不可及。

这是他视网膜脱落导致失明半年来,太太第一次不得已出远门,去悉尼做小肠疝气的手术。空荡荡寂静的家里只有他。

人生是由我们主动引领创造的,还是按照既定的生活轨迹被动地盲从?至少前六十年,他是生活的主宰。澳洲著名的大提琴家,巡演、录音、教学,生活的自在从容。他的明眸,随五线谱跳动,感染着悉尼歌剧院的听众,也吸引了一位金发碧眼的爱尔兰姑娘。

现在这个居所位于Batemans Bay,曾经是他们夫妻二人的度假屋,依山傍海,理想的终老圣地。

他明亮的视觉之窗在几场病症后逐渐变得模糊,黑暗,最终关闭。即使最先进的人工视网膜技术也不能阻止黑暗的到来。

太太Tracy提前退休,两人卖掉了悉尼的房子,搬到280公里外的度假屋,提前开始了退休生活。

Tracy的小肠疝气日益严重,在悉尼的公立医院排期一年才有了手术的机会,不能轻易错过。宠物狗查理被太太送到两个街区外的临时看护中心,冰箱里塞满了冷冻食品,电器都处于待命的状态。在她离开的这几天,一切替丈夫安排的井井有序,可John依然感到恐惧。

南极寒流通过南太平洋宽阔的海面吹来,透过木制门窗的缝隙,“嗖嗖”地刮在John的脸上。海风呼啸,似乎要掀翻屋顶的瓦片。John一阵心惊肉跳。他不担心自己的生死,而是挂念在高速公路上顶风冒雨忍着病痛独自驾车的Tracy。

John试图平静下来,唯一的办法是拉琴。他摸索着,坐到琴凳上,稳了稳心神,拉起在音乐厅演奏过无数遍的巴哈的无伴奏大提琴组曲。

G大调的欢快明亮、d小调的浓郁悲伤、C大调的阳光灿烂、降E大调的无上庄严、c小调的黑暗深渊、D大调的耀眼光芒,这演奏了一生的组曲,何尝又不是自己人生的真实写照!

琴声戛然而止。John忽然感觉脑海中有一束光,强力地穿透黑暗,如此温暖,一如他少年时无数次祈祷上帝显圣,那唯一的一次,生命被崇高的安详的温暖所笼罩,他感知了神的存在,从此琴艺突飞猛进。此刻的温暖,一如往昔。

“铃铃铃”,手机铃声。

“亲爱的,你还好吧!我已经安全到达圣文森特医院。”

“那就好,一路风雨,我很担心你。”

“我是老司机啦,没问题。你吃午饭了没有?”

“吃了,从冰箱里拿出来也不知道是什么,微波炉热完,闻了味才知道是印度咖喱饭,当然跟你做的Spaghetti没法比,哈哈。”

“对不起,亲爱的,委屈几天吧!我尽快回去。”

“不不,别着急,一定把伤口养好再回来。我可以照顾自己。还有,我有一些对未来的计划,你回来后咱们好好合计合计……”

“听上去没有我你也过得不错,你这个淘气的大男孩,不许胡来哟!”

海面上风停了,南极的寒流已经过境,John对明天重新充满期待。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