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移民代理第六章 特殊人才(6)
作者:梁军  发布日期:2019-06-18 20:47:44  浏览次数:154
分享到:

几天后,徐卫国和梅英又来到移民公司。裴宇由衷地佩服老乔的料事如神。

“裴先生,我和太太商量好了,就申请这个特殊人才签证。”

裴宇满脸堆笑:“好啊,合同都给您预备好了。Vivian,请把合同拿过来。”

徐卫国接过合同,和梅英仔细推敲了半天。

“裴先生,我这个申请成功率有多少?”

裴宇按照老乔的意见,坦诚相告:“老实讲,50%。如果咱们和移民局配合的好,胜算还大。”

徐卫国指了指合同:“从这里就看出来了。分阶段收费,最后做不成,不退费。你们没有任何风险和损失,但成功机率并不大。”

这份合同是裴宇按照老乔的吩咐做了修改,被徐卫国一语道破,他脸上一红,讪讪道:“这是标准合同,都这么写。”

徐卫国表情凝重:“就这样吧,咱们尽最大努力。合同我们签了。”他拿笔在甲方下面郑重签下自己的名字,然后长出一口气。

“Vivian,帮忙把钱收了。”

裴宇拿着合同,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紧接着,他和徐卫国谈到了细节问题:“徐先生,我给您列了一个签证申请所需文件的单子,您先照这个单子把所有文件准备好,下次您带来,我们一起把申请表填好,就可以递申请了。”

徐卫国接过,仔细看了看:“好,谢谢。”

裴宇观察着徐卫国脸上的表情:“这里面有一个东西我得和您探讨。您需要准备一些证明文件,证明在您的专业领域您是杰出的专家。我想,您是不是有些论文、课题、在国际上获奖的研究项目,提交几分给移民局,以证明您的杰出贡献。”

徐卫国面露难色:“说实话,我在国际性杂志上发表的专业论文不多,也不能代表我的最高水平。我最高水平的研究成果都是国家级的科技攻关项目,相关文件是不能带出国的,即使有,我也不能拿出来给澳洲人看。”

裴宇点头道:“我没让您拿敏感的文件,但总得有几样,镇糊住移民局那帮人。他们对您的专业也不懂,得把文件送到专门的机构去评估鉴定,他们根据这些评估结果,做出结论。如果咱们提供的文件,达不到澳洲同类科学研究的最高水平,那签证结果也就可想而知了。”

徐卫国靠到椅子背上:“这得容我仔细考虑。”

裴宇启发道:“我想,您的研究成果应该不仅仅使用在军事领域,应该更多用在民用领域。”

徐卫国面露喜色,高兴地搓手:“对呀,比方说:天气预测、地貌勘探、边境安全。澳洲国土面积这么大,海岸线这么长,海岸警卫队要经常出海抓闯关的难民,很多领域都用得着嘛!”

裴宇赞同道:“就是,您就照这方面的材料去准备,保准儿没错。”

“好,就这么办,我们准备好材料马上来填表,然后递申请。”

几天后,徐卫国、梅英带来了所有的申请材料。裴宇一一审阅通过,接着执笔填写签证申请表。

“徐先生,基本都填完了。问一句题外话,您现在工作吗?”

徐卫国神秘地一笑:“有,我替一家华人俱乐部设计老虎机的电脑程序。”

梅英用胳膊肘轻轻碰了徐卫国一下。

“这是事实嘛,裴先生又不是外人,怎么不能说。”

梅英尴尬地赔笑道:“他就是这个脾气,老是改不了。”

裴宇自我解嘲:“您放心,我就是关心您的生活来源,不会给您说出去。出了这个门,您就是去抢联邦银行,也和我们没关系。”

 徐卫国笑着说:“就是嘛。人家是移民代理,就像公安局的警察,问什么咱们就要答什么。我不用去上班,合同制,在家里做。三个月内,按照俱乐部的要求,设计几套老虎机电脑程序。小意思,我一个月就做完了,老板很满意,钱照给。我女儿正在读书,都不用去打工,我给她钱花。”

裴宇由衷地赞叹:“哎哟!您可真是博学多才,触类旁通,电脑也这么精通。您教教我,怎么才能从老虎机里赢钱?”

徐卫国讥笑道:“怎么赢?程序我都已经设计好了,我们赢的概率大,你肯定输的。不要去赌了。”

裴宇戏谑道:“大家不都说小赌怡情吗?我也就偶尔小试身手。不过,我肯定不去华人俱乐部了,您的科研成果,国家级的,去了肯定血本无归,厉害。”两人相视大笑。

徐卫国接着说道:“这就对了。我从来都是劝人戒赌,就像卖白粉的从来不碰白粉。”

裴宇认真道:“我要是去赌场,那里老虎机的电脑程序不是您设计的吧?”

徐卫国摇了摇头:“可赌博的结果还是一样,十赌九输。”

裴宇整理着桌上的文件:“那我就下午给您递到移民局啦。您就在家里等我们的消息吧。”

 徐卫国小心翼翼试探道:“如果您现在没事,我可以陪您一起去移民局。”

裴宇明白徐卫国做事缜密,会心一笑:“对我们不放心,怕我们骗您?”

“没这个意思,今天天气这么好,我们一起走走,聊聊天嘛。”

裴宇爽快道:“好,为人民服务,为了让您放心,咱们现在就去。”接着回头对老乔说:“老板,我们去移民局递申请啦,一会儿回来。”

老乔点了点头:“顺便买四包复印纸回来。”

裴宇走过魏雯身边时,小声抱怨:“四包,够份量。又拿我当力巴使。”

魏雯嘟囔着:“难道让我们去买吗?”

移民局大门外人来人往。裴宇与徐卫国、梅英一同走进移民局。

当晚下班后,裴宇和魏雯坐在星巴达咖啡馆喝着美式咖啡。

“裴哥,你说徐先生的特殊人才签证批的下来吗?”

裴宇摇了摇头:“我哪儿知道?我也是第一次做。”

“老乔怎么说?”

“他也是第一次做。”

魏雯瞪大眼睛:“那他怎么看上去这么镇定,胸有什么竹子,好像什么在握似的?”

裴宇点了点头:“这点我也佩服他。无中生有的时候都能谈笑自若,没十年的工夫,到不了这份儿。我还得跟他好好学。你也得好好跟我学,胸有成竹,胜券在握。真是的!什么中文水平?”

“你说万一批不下来可怎么办?他们这样高素质的人才留不下来,太可惜。”

裴宇摇头道:“我倒是希望他们留不下来,这样的人才不能便宜了澳洲。”

“现在的人才是属于全世界的,你还这么狭隘。没看见美国硅谷的研究人员都是中国人和印度人?”

裴宇顿了顿:“我估计没这么容易。这行挺邪门,条件好的申请人,往往申请过程中困难重重,最后落个无功而返,那些不够条件的却能蒙混过关,我遇到好几起了。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你是怕他们拿不下来?”

裴宇叹了口气:“走一步看一步。”

一个月后,接到裴宇的电话,徐卫国和梅英又来到移民公司。

裴宇递过一封信:“徐先生,这是移民局昨天来的信,要咱们在一个月内补充材料,说明您科学研究成果的世界先进性,并且提供专家的推荐信,您看看。”

徐卫国接过信,和梅英仔细看了一遍,皱眉道:“推荐信我已经请我的一个在美国研究所搞研究的师兄写了,虽然还没有收到,估计没问题。研究成果是个问题。我有,可不能拿出来啊,有些对国际上还是保密的。”

裴宇表情凝重:“徐先生,我们都是中国人,不能做危害中国的事情。我们也不强迫您提供任何材料,移民局的要求在这儿呢,一切您自己拿主意。”

徐卫国低头沉吟良久,一字一顿:“裴先生,经过认真考虑,我和我太太意见统一,不能拿出来的东西坚决不能拿出来。虽然我个人的事业遇到一些挫折,但受党和国家培养教育这么多年,在国家利益民族大义面前,一个小小的永居签证算得了什么?就这样把补充材料递上去吧,不论结果如何,我们都不怪你,你们尽心了。”

裴宇、老乔和魏雯同时站起来,钦佩地望着他(她)们夫妻二人。

裴宇握着徐卫国的手:“徐先生,徐太太,你们的决定,也是我们的决定。即使您把材料拿来了,我们也不会交给移民局。谢谢你们了。”

梅英嗔怪道:“他就是这个脾气,老是改不了。”

两个月后,裴宇、魏雯和老乔坐在办公室开会。

裴宇神情沮丧地递过来一封信:“徐卫国的案子,昨天收到移民局的拒签信了。”

魏雯最关心他(她)们的案子:“什么理由呢?”

“就是材料不充分,不能证明徐卫国的特殊才能及特殊贡献。”

魏雯由衷叹道:“真是可惜。多优秀的人才。”

“谁说不是呢!博学多才。哎!这移民局就是不开眼,这么好的人才不要,每年收好几万非洲和中东的难民,脑子进水了,你有什么办法?”

“现在这个时代,人才是国际社会的共同财富,不能留在澳洲,回中国或者去其他国家,都可以继续为人类发展做贡献!”老乔高瞻远瞩。

裴宇小心翼翼试探老乔:“话是这么说,可签证没做出来,总觉着对不起人家。老板,要不然咱退他们点钱?”

老乔脑袋摇得像拨浪鼓:“那怎么行?他们是签了合同的。人情是人情,生意是生意,咱们不能拿生意换人情,要不咱们吃什么?拿什么给你们发工资?”

裴宇和魏雯看着老乔,哑口无言。

老乔自我解嘲:“你们也不用替古人担忧。我有个开移民公司的朋友告诉我,徐卫国两口子在他们公司还做了个雇主提名永居签证的申请,担保公司就是华人俱乐部,下个月就应该批下来了。”

裴宇兴奋得跳起来:“真的?这两口子,真有两下子,狡兔三窟!对咱们可是滴水不漏,害得咱们跟送他们上刑场似的,弄得那么悲壮,原来人家还有后路呐!”

魏雯忍不住咯咯笑着:“ 这就叫特殊人才!”

本章完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