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春分 11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19-06-20 13:19:16  浏览次数:192
分享到:

居易虽不易,却尚有小错矣!

说什么,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这山,这景,这情,这枫林这狗尾草,情景交融,形象咸腾,琴瑟相合,情深悠长,莫不令人百感交集,感慨万千,浮想联翩。

天地造化,日月精灵,自然情趣,竟可以带给人类如此联想,如此荡涤和如此青春!谢谢了,春姑娘,唯愿你岁岁如约,年年长驻,与人类同在!与天地同美,

我俩恋恋不舍离开了“情侣”,重新踏上小田坎。

落日浑圆,天地辉煌,春姑娘正准时在六点钟裙袂飘逸,对镜梳妆。

想这春分时节,地球上不分区域不分肤色不分贵贱和不分贫穷富有,看生命之火烈焰腾腾,准确在六时升起、落下,又是怎样一幅震撼人心,令人敬畏,世界大同的壮丽画卷?

有春分,就有许多夏至。

有今日,就有无数明天。

那些什么肤色种族,信仰追索和求寿万年,却原来,都敌不过大自然的喜怒哀乐,寸缕浅咳,半声小唤……一个猫腰在田里忙忙碌碌的老太太,引起了我俩的注意。

看上去,老太太的身子骨还算硬郎。

可那一举一动,却流露出了明显的吃力和无奈。

“大妈,还在忙哇?”闺密率先招呼:“该休息吃晚饭了哦。”老太太有些迟缓的扭过头来,余辉照得她满脸的皱褶亮堂堂的:“不哩,晚饭还早。小姑娘,踏春哩?”慢慢站起。

我一看她紧捏在手中的庄稼,乐了。

原来,也是清明菜呀。

“大妈,您也喜欢吃清明菜?”大妈点头:“我重孙儿特别喜欢,我亲手做的佛耳草(清明菜)粑粑哩。”她看着我俩,露齿笑道:“小姑娘,今年春分来得早,花都还没开繁哩。再等几天来,满山遍野才是真正盛开的花哩。”

“哦?”

我俩都感有些意外。

我看到老太太居然牙齿整齐,像她这个年纪能有一口完好的牙齿,绝对是个奇事儿:“大妈,高寿哇?”“是问您老人家,今年多少岁啦?”闺密大声补充道:“您高寿哇?”

“哎,知道哩,我是民国12年生的。”

没想到,老太太眼不花,耳也不聋。

她伸出左手指比比划划的:“民国12年腊月30天哩,我娘生我的时候,足足在床上滚了三天三夜哩。”我俩相视苦笑,拜托!民国12年是哪年?老太太今年到底多少岁?看来只有天知道啦。

“大妈,你就住在这儿呀?”

闺密眼尖,拉拉我衣角,朝坎下的一间长满草芥的瓦房顶呶呶嘴巴。

再问道:“大伯呢?”老太太摇摇头:“早走哩。前些年,儿子媳妇接我到城里养老,我哪住得惯哩?早上晚上都没得鸡叫,没得鸭嘎,也没得狗撵、猫跳、鹅闹。进屋还要脱鞋子,烧饭洗澡都用空(天燃)气,哪有住在这儿方便哩?”

我笑着接嘴。

“所以,你就又跑回来了呀。一个人住在这儿,不怕啊?”


下一篇:U6们的PK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