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兔女郎
作者:梁军  发布日期:2019-06-26 17:00:50  浏览次数:204
分享到:

这位兔女郎不是美国拉斯维加斯The Palms酒店内的花花公子俱乐部的女服务员,是我朋友圈的“最懒考拉”。她每天都要晒出三只兔宝宝的最新食谱、各种新奇的玩具、生日party,俨然养兔成癖。朋友圈还有一位微信名为“狗狗”的铲屎官,嗜狗如命。Tom、William、Cherrybrook、吉祥如意、Judy、零零、马大夫、杨教授、鼎鼎……一长串的人名,都与宠物有关。

澳洲宠物的数量比总人口两千五百万还多出两百万,是名副其实的宠物天堂。这些年,看到过养狗、养猫、养马、养鸟、养鱼、养荷兰猪、养雪貂,五花八门,眼花缭乱。

刚来悉尼的时候,住在公寓。一圈的楼房围住中间的天井花园。某一天,溜溜达达来了两只流浪猫,看看这里大片的草地,灌木繁盛,居民们彬彬有理,没有为非作歹之徒,夫妻决定安营下寨。院里的孩子们看到喵星人,无不欢喜,凑上去揪揪尾巴,摸摸脑袋,然后每天按时送来各家的剩饭剩菜。吃百家饭度日的这对猫夫妇养尊处优,一年就下了两窝十几只小猫。母猫躲在树丛里搭窝坐月子,好心的邻居们伺候月子,按时送来牛奶,手捧猫宝宝视若珍宝。两三年的功夫,天井花园成了它们的天下,猫咪们旁若无人地四处随意卧倒晒暖儿,金窝银窝不如这里的草窝。

物业管理公司不高兴了,环境卫生、猫的绝育措施、放置芯片、打针吃药,这些可不是小事,任其泛滥,未免鸠占鹊巢。他们联系了RSPCA(皇家防止虐待动物协会)要把这一大家子当作流浪猫抓走。在RSPCA的小动物不是被领养就是被人道毁灭,前途堪忧。

其中的一只猫二代,赐名Kitty, 全身雪白,威武雄壮,猫眼儿倍儿亮,没事就蹲在阳光下梳理毛发,与我颇为投缘,我经常给它开小灶儿。有几次,到了饭点儿,kitty蹲在门口等我,见我特意留了门缝,便大摇大摆不慌不忙地溜进屋里,好奇地左顾右盼,原来主人家是这个样子地。要搬家了,我进行了激烈的思想斗争,是不是把它带走?因为怕它形单影只骨肉离散,最终没有下决心。搬家那天,Kitty躲在远处,向我张望,嘴里念念有词:“日东月西兮徒相望,不得相随兮空断肠”。时隔不久,我回老宅,花园里所有的猫咪销声匿迹,Kitty的命运亦可想而知,至今仍引以为憾。

搬到house,不远处是森林公园,周围有了更多的野生动物作伴。澳洲喜鹊、笑翠鸟、袋貂、野兔、还有几只体型硕大的蓝舌蜥蜴。第一次见到我的蜥蜴邻居是在阳光普照的夏天,听到草丛里“窸窸窣窣”的声音,循声而去,一只50公分长的满身鳞甲的家伙,吐着蓝色的长舌,缓缓地移动着肥大的身躯。正好邻居Garry在打草,上前求教。

 “它们是一家子,定居咱们这里很久了。我过去养了一只狗,头一次看见它爸爸,不由分说上去就咬下脑袋,可怜的家伙!后来我的狗被送走,它们一家才敢白天出来晒太阳,现在儿子都这么大了,呵呵。”既然蓝舌蜥蜴专吃各类昆虫和老鼠,是环境的清道夫,我得学会和它和睦相处!

饭后消食儿,溜到狗公园,围栏里各色品种大小不一的狗狗成群结队地狂呼追逐嬉戏,狗主们在一旁聊着育狗经,一副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幸福画面。


下一篇:春分 12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