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春分 12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19-06-29 19:02:58  浏览次数:191
分享到:

老太太越发笑得咧开了嘴巴,我发现她年轻时一定十分好看:“镇办时常来人看我,×书记还亲自送油盐柴米上门,每月还有养老金,看病有医保,儿子媳妇小孙儿每周都回来看我,小姑娘,你说我怕什么哩?我都这个年纪哩,还怕什么哩?”

我俩一时语塞。

是呀,如此周到温馨,老太太还怕什么呢?

“嗯,大妈呀,我们是说,”还是闺密脑子转得快:“看你田里种的主要是油菜花,想告诉你,外面的山坡上,清明菜到都是呢。”

老太太看看田地外。

有些沮丧的摇摇头。

“不哩,我是民国12年腊月30天生的哩,在自留地里转转还行,走不远了哩。”闺密就将扣在自己手腕上的方便袋一解,递给老太太:“大妈,我这儿采得有多的,全给你吧。”当然罗,我岂肯落后?也同样一解手腕,递了过去……

我俩走了老远,回首。

民国12年腊月30天出生的老太太,仍站在黄汪汪的田头,肩披晚风,手搭凉蓬,朝我们这边探望着……

最后一缕余辉,掺着淡白的暮霭,将她瘦小的身影,凝固在黄色海洋之上,远远望去,犹如一副层次分明的水墨画:人,春分,山水,花草,意境,五位一体,和谐自如,浑然天成,嵌入向晚,是那么的美!那么的纯!那么的永恒!

我俩都看呆了,久久不愿离去。

直到一个熟悉的嗓音恬恬响起,方才回过了神儿。

己变得些许幽蓝朦胧的天幕下,闺密老公保护神似的微笑而立,他身后不远, 一辆打着双闪的大众迈腾,诺亚方舟般宁静安稳地停放着。

素空清朗,满山花香,一地蛙鸣。 

2019年3月20日(春分)


上一篇:兔女郎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