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穷游金沙三星堆 1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19-07-05 15:21:58  浏览次数:51
分享到:

国宝亮相,历来传奇。

中国国家博物馆镇馆之宝——司母戊大方鼎,是被河南安阳武官村村民吴培文的叔伯哥哥吴希增,1939年3月初的一天,漫无目的地在野地里“探宝”时,于夜半三更时分探挖出来的。

中国首次禁止出国(境)展览文物,与毛公鼎,散氏盘并称西周三大青铜器的虢季子白盘,又称虢盘,是同治三年(1864年,甲子年(鼠年))清朝名臣,台湾省首任巡抚和洋务派骨干之一的刘铭传,率官军收复常州后,其一日半夜醉酒后到马肆,歪歪斜斜小便时意外发现的。

1974年3月29日。

陕西临潼县晏寨乡西扬村村民们,在秦始皇陵东1.5公里处一片坟地里打井时,意外地发现了一些陶俑碎片。震惊国内外号称世界第九大奇迹的秦兵马俑,就此横空出世。

而1929年的清明季节,却注定惊天动地。

川西平原上的广汉县南兴镇真武村燕家大院农民燕道诚,儿子燕青和10岁的孙子燕明良,牵着一头老水牛,扛着一把锄头,在离家不过一里远的堰沟旁,意外挖出了名闻海内外的神奇三星堆,让那一年的清明,截入史册。

自三星堆的第一块玉璋碎片出土,就诡异业道,魃影天下,纵横江湖,挑战前辈,各种猜想推测煦煦攘攘,层出不穷……1929年到1986年,经过了57个春秋,三星堆终于揭开了神秘的面纱。

三星堆,一个5000年前失落的文明,一个比玛雅文化还要悠远,比秦兵马俑还要壮观的古国遗址,它的崛起繁荣和衰亡,都充满了神秘的色彩……

因此,自幼就对传奇倍感兴趣的我,早就为它心驰神往,跃跃欲试。

恰好,近期业内激战“996”(上班时间早9—晚9,每周6天),老板员工各执一词,口水拳头,上纲上线,面红耳赤,俨然于战场上面对面的撕杀,据说“人民日报”都参加了进来。

本就对连日连夜加班不满的我,趁机借口大逃亡。

约上正与老公冷战不休的闺密,直奔三星堆去也。

穷游,是本次游弋的基调。尽情,是我们共同的心声。解惑?天晓得,先看了再说吧,能明白的就明白,弄不明白的就先放着。这生活是如此的纷繁,这人生是如此的艰辛,高高兴兴的游玩,快快乐乐的眼福,活在当下,乐在指尖,嘻嘻!女生总是有理!

重庆到成都,火车普慢票,人民币46.5/人,路程实打实的三个半小时。

时髦动车,同样的路程,票价翻一倍有余,最快90分钟。

我可是知道,全国任何一个火车站,其站内外的滚动超大液晶显示牌上,都不会主动显示普慢票和车次的。就是到了其售票窗口,那一块块面向乘客貌似无私的小液晶显示牌上,也是没有的。

你只能露着有点惭愧的神色,探头探脑的寻问。

这不,年轻的女售票员听了,有些诧异地斜斜我俩,才报出了车次和票价。


下一篇:变幻的风云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