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短篇中篇

短篇中篇

小鹅的葬礼 二
作者:骆一浪  发布日期:2019-07-16 16:30:07  浏览次数:275
分享到:

但没有过多久,玖玖很快获知,这个与众不同的小男孩叫艾华。他父亲虽是中国人,但不是本乡人。母亲是高加索人种的西西里人,玖玖对这一深澳生疏的人种,和拗口复杂的地名闻所未闻。玖玖眼中看西西里女人,好比长在园里的竹笋钻进屋子一般不合常理。好奇心的驱使下,玖玖不顾奶奶的忠告,冒着被洋虫吃掉的危险去探个究竟。

玖玖狡猾地避开奶奶的视线,采取不正当的手段,佯装去园子玩从龙虎门出去,非法翻越围墙,偷偷跟艾华去接触。

但玖玖他不敢像大人正常交往那样,直接到艾华家去,而是在他家的门口约一二十米的距离来回走动,装做若无其事的样子,踢着地上的石头,眼睛贼溜溜的往他家里瞅。心里一直惦着玖玖的艾华,突然发现玖玖就在家门口,做梦一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喜出望外来形容,是再恰当不过了。

“baby!Baby!”母亲见儿子飞快的向门外奔去,就不加思索的追出来,“你去哪儿?快回来,宝贝,回来吧,听话。”

发现玖玖就在门口——

她没有强迫艾华回去,远远站在自家门口,仔细打量着不速之客。玖玖也非常用心的去看了这女人。玖玖心里的迷团终于解开了——知道艾华为什么会长成这样,在他母亲的身上找到了答案。

西西里女人,约有一米七五高,本地女子的高度只有到她的肩膀。她的高鼻子简直是西马拉雅山,本地人都成了塌鼻梁。金黄蓬松具有弹性而茂密的头发,满落了两个肩膀。她的嘴比儿子更加阔大,笑起来跟畚斗似的,崇尚樱桃小嘴的本地女人则小巫见大巫。牙床肉血红,牙齿粗壮雪白而整齐。让玖玖最为感到不安的是女人灰蓝幽暗深不见底的两只眼珠,说她像羊眼,似乎更像黄石公园雪夜中的狼。当她的目光与玖玖碰撞在一块,玖玖吓得慌忙躲开。她穿着一件缝制粗糙又极不合身的白色无袖的马夹,衣背后隐约显示着洗不掉的“中粮公司”几个黑字。肯定这不是一个裁缝的手艺,缝纫不及本地任何一个女人。当西西里女人胳膊抬高,“中粮公司”的马夹内一览无遗。尤为惊讶的她两只肥乳,假如平均分给三位本地女子,她们一定为自己的胸脯过于丰满而感到无他自容。追赶脚步使两只乳房同步,像压缩弹簧的“不亦乐乎”——无独有偶结实丰腴的屁股,跟两爿磨盘一般硕大,本地女人的屁股可挑螺蛳。皮肤白得骇人,臂膀长着黄绒绒的汗毛,似乎从猿变人进化时间不长。玖玖明白,为什么人们背后都称她们“洋白佬”的。有一个问题,让玖玖觉得很费解,她说的话为什么自己能听懂?

艾华在他母亲面前感到很不自在,而玖玖也感到有些忐忑。想到奶奶的忠告,不能长久的呆在这里,正打算回去,艾华看着母亲亦步亦趋,意思想跟玖玖去玩。

“你进来,”她婉言的对儿子说;“听话,你不能随便出去——”

母亲不让儿子去,当母亲手去拉他,他像泥鳅的溜走了,母亲站住不动了,他也站着不走。母亲冲上前,抓住儿子想拽进门去,艾华两脚抵挡住门槛,双手死死掰着门不放,死活也不肯进屋。

“小朋友,你——”西西里女人向不远处的玖玖招招手,和蔼的对饥说;“来来来,你也一块进来玩。外面不能出去。我教你们英语歌……”

玖玖受奶奶的所谓饲洋虫的恐吓,去她的家未免有点顾虑。艾华机智的拉着玖玖,跨入新开的家门。

一点不夸张说玖玖对周围的情况他了如指掌,但压根没见过这儿有过什么人家,想不到艾华一家就住在这里。严格地说,艾华住的地方不属族群居住范围内,是街面房子的一堵后墙。楼上有窗户,但底下没有门。房子结构与玖玖家没有可比性。在私有制的社会里,自己没有地盘不能在别人或公共区域上建筑,根据地盘的大小和店铺格局需要来建造。不是艾华的家人要来,而是政府命令搬迁,所以住房由政府房管所安排。公房中间隔开,前半间归街面人家,后半间归艾华家居住。因没有出入行路,墙壁开了一头单扇门,门只有玖玖家的三分之一大。两边隔壁邻居挤墙,开不了通风采光的窗户。玖玖踏进又长又黑的室内有“请君入瓮”的害怕。外边骄阳高照,里面暗得像下雨天一样阴沉。经历了数百年的老房子,是店铺存货用的栈房,只考虑堆放货物,根本没考虑住人。房子虽有二层,但楼上低矮,窗口处人不得不低头,否则你准会吃眼前亏。经过改造,底楼分间的砖墙全部拆除,数小间并作一个大通间。老房子的结构跟雨伞骨架差不多,间与间的墙壁可以拆除,但一个个的柱子撤不去,像站岗的哨兵立在那里。既像大礼堂,又像地下室。

一股腌臜的猪屎臭钻入玖玖的鼻孔,发现最里面与街面那一家隔开的地方是猪圈和粪坑,四五只带有竹挽的粪桶依次而立。在猪圈外边一处室内小天井,天井上方盖着三两片玻璃明瓦,也是整座房子的唯一光源。玻璃明瓦上积满了灰尘,雨水一长就出了苔藓,如皮灯笼点灯漆黑一片。门外红日高照,黑沉沉的屋里,好似没有月亮的夜晚,朦胧的玻璃瓦像哈勃望远镜探测到宇宙的边际。

“呵——嘘!”母亲才离开一会会,两只鸡把生火做饭的稻草扒得乱糟糟,生火坐的凳子上屙满烂鸡屎。她一边拍打着手板,一边高声驱赶。受到惊吓的一只母鸡,展开翅膀,嘟的飞上灶台去,两只像飞机起落架的爪子落在高高的一摞空碗上,像受恐怖袭击的世贸大厦坍塌下来,砸在垫在灶前的那块石板上,发出骇人的一阵碎响。可恶的母鸡带来无法挽回的损失,这使艾华他母亲十分恼怒,两手反复不停地挥舞晃动,嘴巴叽哩咕噜的用原声母语高声诅咒。

屋子的正中间,摆放着桌子和凳子,应该是一家人吃饭活动的场所。进门靠左手墙的一壁,摆放着锄头、铁耙、泥锨、钩刀、斧头、畚箕、扁担等,像冷兵器时代的武器库。墙壁钉满一个个钉子,挂着雨天穿的蓑衣、笠帽、破衣服、酒壶、一串编织好的稻草草鞋。

“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啊?”西西里女人问玖玖。

“玖,”玖玖小心的回答她。

“哦,六七八九的九?你有九个姊妹……”

“不是。”

“那末是长久的久了。”

玖玖不可置否的点了一下头。

“多大了?”

“六岁。”

“喔喔!”西西里女人高兴的说;“真好你跟艾华两个同年的。你们一起要好话,可不要吵架。”西西里女人指着倒置在地上一只打稻的木桶说道;“你们俩过来坐地上,玖你坐这边,让艾华坐这边,——”

这是第一次成人公开让玖玖坐在地上,如果让奶奶看见,简直是不可想象的。玖玖既感到新奇,又觉得有些惊讶。但不管玖玖怎么摆布,在木桶边就是坐不落位。打稻木桶底儿朝天,底部原有两根雪橇板似的木档已被抽去,上面印着深深的两条木档痕迹。四方形、漏斗状的木稻桶,倒置在地俨然如古埃及的胡夫金字塔。艾华一家移居过来本没有什么家具,生产队队长问他父亲说,有一只破稻桶你要不要。父亲缺少的就是桌子一类,千谢万谢,背回家当即把底下木档抽去,四平八稳合扑在地上,哈哈大笑着说;“好给你们当书桌的。将来考个稻桶状元出来。”父亲一屁股坐在金字塔顶上,“看就是来八级地震也震不倒……”坐在金字塔的旁边,首先两条腿既不能伸,也不能屈,屁股离开塔顶有几尺远,看放在塔顶上的书本,如牛郎织女隔着天河。

艾华本来是个捣蛋鬼,自己不想学英语,希望玖玖也不要学。放养在小天井中的三只可爱的黄毛小鹅,她们发现艾华熟悉的身影,企图从天井上来跟他玩,天井的台阶无疑成为小鹅没法逾越的一道障碍,踌躇满志的小鹅乳毛未褪,拍打着幼稚可笑的翅膀,每次俯冲像跳高失败的运动员摔得两脚朝天。筋疲力尽后焦急的望着艾华,啾啾啾的向他求救。艾华趁母亲不注意,匍匋着爬过去,将一只只小鹅捧上来。如愿以偿的小鹅,简直要快活死了,一会儿啄他脚趾头,一会扯他的衣襟。艾华得意忘形的将小鹅捧上金字塔顶。调皮的小鹅,尾巴一低,一泡草绿色的鹅屎屙在母亲的英语教材上。母亲连忙抽出书本,三只小鹅像坐滑梯一般的从金字塔顶端一直滑到地面,两足朝天半晌翻不过身来。玖玖再也忍不住了,就跟着艾华哈哈大笑。

“唉呀呀!”西西里女人用中国式的叹息说;“你们都不爱学习的……不学就不学,出去放小鹅吧。”

“……同意我跟玖一起去!”艾华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母亲肯定的点点头,艾华欣喜若狂,像放出笼的小鸟。一边“鹅鹅鹅”的招呼小鹅,飞速冲出黑暗的家,向光明的户外跑去。三个被他宠坏的小家伙,见艾华丢下了她们,张开毫无用处的翅膀,蹼步蹒跚的像醉汉一样,踉跄的跌出门槛。

玖玖紧追其后,当他走出阴暗潮湿、臭气弥漫的室内,发现外面的天气晴好,洒满金色的阳光,生机勃勃的气象,内外完全成了两个世界。

“到哪里去牧?”玖玖问艾华。

“咱去桥那边吧。我不骗你的,去过桥那边,那里可好玩呢,有很大很大的田野,有水沟,还有小蝌蚪捉……”

“不如去我家园地……”玖玖怕奶奶找不着他而担心,建议说;“园地里有很多小鹅爱吃的草,鹅人参、田荠、青草、小鸡草等什么草都有。而且竹林中有鸟儿、有蜻蜓、蚱蜢和桑天牛,比田野水沟好玩多了。”

“不,咱还是去桥那边吧,……”

“去太远不好。要是你妈妈找不见你,她又要满天下的去呼唤你了。她知道肯定不让你去的……”玖玖聪明的借艾华母亲的口说出了自己的心事。

“……那好吧。”

“咱从园子篱笆门进去……”走大门玖玖害怕被奶奶发觉,借口说;“大门台阶多,小鹅走上不去。”

三只小鹅见这么多又鲜又嫩的青草,便埋头的只顾吃去,也许太丰盛可口了吧,一会会这三家伙成了双脖子,个个塞得歪转了,在草地屙下几泡常青色的鹅屎,然后头歪倒在翅膀上,安静安静的孵在草地中睡大觉。

“这园子是你一家的吗?”

“当然——”

“竹林呢?”

“也是咱家的。”

“——哇!这家的园子可真大啊。要是我也有这样的园子就好了……我看见你独自一人在园子玩。”

“你怎么知道的?”

“每次去你家门口,躲在门外边,偷偷往里张望,见你奶奶坐在堂前门口打瞌睡,没有你的人,想你会去哪里玩呢?有次,我沿着墙壁往园子一边走,走到篱笆门,看见你在园子里……”

“你没来之前我天天园子里玩。我说你不信,园里可好玩呢,只要一到傍晚,园里叽叽喳喳的一片鸟叫声,数不清的鸟儿挤在竹林子过夜。一直闹到天完全黑,才会安静下来。蒙蒙亮又开始吵闹了。”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