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上海三部曲 上海屋檐下 第1部 第20章 驱鼠行动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19-07-20 16:00:23  浏览次数:57
分享到:

“小陶这人不坏,小陶的父母也对我很好,知道我未来的准公婆,答应了我些什么吗?”

那晚在咖啡厅。

李灵认真的看着白驹,白驹摇摇头,可看对方不像是开玩笑,便认真的竖起了耳朵。“如果我和小陶结婚,婚后是否要孩子由我;送我出国留学读博,学校他们联系并支付全部费用;给我购买1000千万元的人身保险,给一张同样数量美金的全球通用信用卡和每月一万美金的生活费。”

白驹声色不动,听神话般听着。

这是他第一次听李灵讲内心话,所以,尽管他并不相信,甚至怀疑对方是故意借此机会卖弄,炫耀自己的价值,却是真正的在听和分析。

当然,越听越分析。

他就越觉得,李灵是在故弄悬乎。这是在上海滩,百年奢华之风吹到今天,没有衰减反倒越来越盛行。尽管在这座远东最大的都市里,低收入市民占了绝大的比例。

可是,那金钱。

在人们的眼里嘴中,仿佛只是染色挺括的纸片儿。给白驹印象最深的,是拿到硕士毕业证那天,狂欢兴奋过后的无奈。

“温馨提示;新同学将于××年×月×日,入住您的铺位!”

这段无情的话,写在,随同毕业证书一同发放的小便条上。看得出,校方为了表示慎重,也为了怕毕业者忽略或丢掉,小条用正规的铜版纸打印,黑色仿宋体套红,仿宋体下划着粗粗的橙色线。

用一枚精巧的透明小彩塑朵儿,牢固的粘着……

几个上铺下铺学友,这时才回过神,宿舍里停时安静下来。××年×月×日?屈指算算,大后天啊!也就是说,硕士们必须在二天之内找到新住处。

否则,就可能流落街头。

一宿舍八个室友,除二个上海人之外,包括白驹在内的六个外地学子,全成了苦瓜脸。一会儿,呼拉拉,六个硕士全站起来,狼一样窜出了宿舍。

出了宿舍大门,这才看到。

刚开完毕业大会的男生女生,全都忙忙碌碌的朝校外涌,其间,还掺杂着许多花白头发。校门外,妙香正在等他,一见白驹窜出来,急忙高兴的迎上去,掏出一迭名片。

“不慌不慌,不用慌的,老妈事先把中介的点都踩好了的呀,我们一家家找去就行。”

结果呢?二天48小时之内,一共大概28家中介找下来,却有没一家成功。28家中介的男女工作人员,也都全是同龄人推荐的房屋,基本上全是月租3000块以上的二室一厅。

有的,干脆就以各种借口。

直接要租房者现金购买。寻问者稍稍露出犹豫不决,男女中介就施以激将法,不屑的瘪着嘴巴:“不多的呀,不过也就500多万的呀,买了后升值空间潜力巨大,明年包赚1000万的呀。”

跑得疲惫不堪的白驹,终于火了。

“你自己买哇,不过才500多万嘛,好大的口气!你可真是活雷锋,毫不利己,专门利人嘛。”可妙香,吃吃吃的笑着把他拉了出来。

“稍安勿燥!淡定!白驹同学,这是上海,不是内地。人人都这样打肿脸充胖子的呀。”

所以,那一串串足以令白驹心惊的数额,从李灵嘴里源源不断的流落,白驹唯有不出声的冷笑。李灵呢,自然也看出了对方的根本不信。

端起黑玛丽,一饮而尽。

然后,举起了右手指,砰!悦目的弹指声,大约除了白驹,谁也不可能听到,更何况,此时的咖啡厅里,因为趋夜越深,反倒气氛越来越热烈。

之前自觉压抑着的喁喁私语。

变成了毫无内敛的谈笑,清清亮亮,明明白白,宛若在如水的钢琴旋律之上泛舟。然而,一个吧女应声而至:“小姐您好!”

李灵姿态优雅,举起二根指头。

“二杯黑玛丽,放冰块。再来一盘法式味芙烘培。”“谢谢,请稍等。”白驹没制止。很快,咖啡和点心都送了上来。

李灵端起一杯,拈起一块。

对白驹举举:“请!”白驹早饿了,毫不客气的端起黑玛丽,拈起了块卡着一大撮莎拉的蛋糕。他估计李灵今晚的消费,一定在4位数之上。

看得出,李灵也饿了。

用黑玛丽下着蛋糕,一口气喝得干干净净。然后往半圈椅上一靠,拈起薄如羽翼的抽纸,优雅地擦拭着自己的指头和嘴唇。

白驹则干脆端起大盘子。

就着黑玛丽,三下五除二,把剩下的蛋糕全部扔进了自己嘴巴。白驹这下感到饱了,而且一不小心,饱嗝溜出了他喉咙。

他感到有些难为情,急忙掩掩嘴巴。

李灵却赞赏的看看他:“早该这样!为了风度和面子,忍饥挨饿,强做镇静,不是你白驹的爱好么。对了,你还有什么问题?”

白驹奇怪的看着她:“我有什么问题?此话怎讲。”

“比如许部,比如文燕,比如最前排,比如到底买不买车。”李灵淡笑着,右手的小指头举到自己耳边,玩耍般的卷着一缕黑发。那柔软修长的黑发,就在她的小指头上,灵蛇般绕来绕去……

白驹明白,这个李灵。

实在是太把自己放在了心里,要不,这些本是自己心里的烦恼或凤愿,她怎么会知道得如此清楚?只有把对方完全放在心上的有心人,才可能想对方所想,急对方所急。

“谢谢,现在还不用。”

白驹着实有点感动,支吾其词,真诚的说:“可是,我对你刚才的介绍,不敢恭维。”“哦,为什么?难道我说错了什么吗?”李灵有些诧异,心里其实十分高兴。

她不明白,白驹为什么对自己的泄露不相信?

可那全是实话呀,而这些实话,自己可不会动不动就给外人透露的。有人说,漂亮女人没有朋友,只有敌人;漂亮又有才的女人,是人民公敌!

虽是戏言,可这话放在李灵身上,却可怕地正确。

姿色出众,颇具才华的人力部长,的确没有真正的朋友,更没有无话不说的闺密。这让她感到可怕与孤独,也是她竭力接近白驹,最终暗恋上了他的主要原因。

一个有才华有经济又有独特个性的漂亮女人。

世界上有什么东东,能吸引她呢?不是财富(虽然它很重要),不是相貌(所以她最讨厌哈韩),也不是地位(因为她自己就是握有实权的地位)。

而是那种常人没有的聪明能干中夹带着愚笨,正直善良里掺杂着狡黠,传统保守外还有着时髦大气的,这种有些令人发笑,与社会博弈的矛盾体。

这种矛盾体,在物质年代,可还真是一种难得的稀罕品。

因为工作的关系,华裔老板来上海时曾带着她,参加过一次纯粹意义上的私人派对。那些豪华和排场,也就不必一一累述了。

因为,不值得。

用再多的语言和再激情的语气,也改变不了金钱的冰冷与无情。令李灵震惊的是,现场出现的几个,仿佛是从小说中爬出来的老人。

男女,都身体硕长。

红润健康,西装革履,粉裙旗袍,孤芳自赏且自得矜持,思维敏捷又文思慎密,一律化着淡妆,勾了唇线眼线,因而从侧面看去,饱满精神,完全与他们高龄不相吻合。

举手投足之间,慢言细语之中。

你总会想起,那些消失在记忆深处,爬满藤萝花的高宅大院,包着铜皮的雕花把手,来去飘然的仆人,坐在铺着三两片落叶的清凉石凳上,傲然于世的身影……

人们都很尊敬,并且稀奇的瞟着他们。

这之间,一个老太太自告奋勇,走到摆在其间的钢琴前,微微抬起前身朝大家致意,然后轻轻坐下,十指在琴键上一滑,琴声如水,荡涤全身。

华裔老板告诉李灵。

老太太弹的是流行于十八世纪欧洲,那些最著名的私人沙龙里,常弹奏的钢琴曲。老太太现在弹的这一首,曾是法国第一执政,闻名于世的拿破仑情人,莱夫斯卡夫人沙龙,最常弹奏的“吾皇夜”

更奇的是,听着听着。

一位老人慢条斯理的走到了钢琴旁,一手搭在琴盖上,深情的凝视着老太太,随着舒缓的琴声,声情并茂的唱了起来。

而老太太也边弹奏。

边深情地凝视着他轻声的合着,全场掌声雷动。外语八级的李灵,马上就听出了老人唱的是正宗法语,其后是地道的英语,纯正的葡萄牙语,优雅的西班牙语和严肃的德语……

这,让李灵十分震撼。

这样的年纪,这样的修养和这样的端庄,这些老人到底是干什么的呀?华裔老板告诉了自己的人力部长,这些老人,就是现在被上海人称做“老克拉”的活宝。

这些老人,大都出身豪门世家,名门之后。

留学欧洲名校,接受过当时最先进的西式教育,极具修养和财富,是老上海有层次会享受的上流绅士;他们一般对上海十里洋场上的"贵族化"生活,有较多了解。

虽然随着岁月流逝。

昔日辉煌已褪尽,但仍存留着对过去生活的许多真切回忆。他们轻易不出大门,只在自己的小圈子内联系,活动与生活,人数也越来越少,越来越神秘。

成为了上海滩万花筒中的一景。

李灵恍然大悟,在读大学时,她听同学们说过,也知道上海有着这么一种边缘人。就是从没有亲眼看到过。李灵为此查过相关资料。

知道该说法的兴起。

于20世纪60年代初,通常指熟悉社会内幕或上层生活的人。“克拉”是英文class的洋泾浜语,早期多讲作“克拉斯”

class的本义,是等级、阶级。

中世纪的欧洲等级观念极强,有财产、地位的人或家族才能挤入class之列,而平民、贫民只能被排挤……如此,现在李灵看来。

作为物质年代,稀罕品矛盾体的白驹,也就是现在少见的“老克拉”罗。

她挑战般直视着白驹:“看来,你对我仍有怀疑的呀,好,直说吧,到底为了什么?”白驹垂垂眼,他觉得完全没有必要。

漂亮女生嘛!完全应该有着自己的小秘密。

再说,她为什么要对你说实话呢?“走吧。明天还要上班哦。”白驹主动站起来。李灵也跟着站起,那吧女立即跟了过来,李灵付着她耳朵,轻轻咕嘟咕嘟什么。

吧女点点头,很快拿来了个本子,连同签字笔一齐递给了李灵。

李灵接过,信手一挥,然后还给了她。对正准备转身离开的白驹说:“东西拎上,我这人最讨厌浪费。”白驹便转身,拎起了桌上的精美的打包。一路无话。

直到枣红色标致在橙色“香山”别墅门前停下。

白驹拎起打包,准备下车时,她扔过来一句:“好吧,看来我不得不说真话了。”白驹扭过身子看着她。李灵把自己下巴抵在方向盘上,凝视着别墅门前辉煌的灯光。

脸蛋一圈圈泛光,像传说中的女神。

若有所思的继续说:“一路上我都在想,说真话,伤害了小陶,我又能得到什么?可是,我必须得说,我得消除你对我的误会,我很在乎我在你心中的形象。好吧,”

李灵抬起身子,浓黑的头发凌空一拂,瀑布般落在她双肩。

“如果我同意小陶的求婚,我就只能委屈自己,当一辈子的同妻,我不愿意!你现在明白了吧。”白驹似懂非懂的点点头,下了车。

“还有,白驹过好儿童,明天是双休,和夫人好好的睡个懒觉吧,再见!”

扑!一声轻响,标致朝左前方滑了出去。李灵没看错人,白驹的确如她所述,是个物质时代的矛盾体,稀罕品。或者说是白痴。

这不?即便是在上海滩赫赫有名“远大科技”工作,可他却连什么是“同妻”都不甚清楚。好在现在有网络。他想,回去的第一件事,就上网查查。

进了明丰苑,路过传达室。

那面相憨厚的老门卫,探出了脑袋:“才回来呀?”白驹点点头:“大叔,还没睡呀?”老门卫便站起来,笑到:“我睡了,谁管这大院呀?小×,进来吹吹,这天老热的呀。”

老门卫是地道的上海人。

很早就下了岗,在城市到处打工游荡,5年前成了明丰苑的门卫大叔。如果你是喜剧迷,看到他的第一眼,你一定以为自己有幸正与阿Q聊天。

对,严顺开嘛。

瘦削削眯眯眼的老门卫,长得和现代“阿Q”严顺开实在太相像,几乎就是一个模子倒出来的。老门卫敬业,守职,热情。

有时间,有力气。

平时帮这个大妈拎一把,为那个大爷搀一下,快递呀菜篮子呀双轮车呀什么的,只要你说一声,尽管一万个放心,不去拿,他就会你牢牢的盯着,直到你取走。

因而深得居民好评。

老门卫风趣,有趣,明丰苑居民除了大叔大妈,其他不管男女一律称“小×”。老门卫公平,正直,具体表现在大院里的停车位上。

人们常说,在上海,停车难,是所有难之首,这话不假。

飞速发展的上海,现代冒险家们的乐园,寸土寸金,寸金难买,一个看似不是问题的停车问题,难倒多少英雄好汉。

因此,常发常新的新上海滩传奇。

比如房子比命贵,车位比车贵云云,就是活生生的现实。具体的说,一个新建的楼盘,地下车库和地面露天停车道,是按楼盘居民人均拥车量例所设计的。

应该基本能满足居民停车的需要。

可像明丰苑这类,己存在了近20年的的老院,当初就没有现代楼盘式的车位设计,也就是一般不甚宽泛的通道过道而己。

随着时代发展,生活的提高。

私家车越来越凶猛的涌进了市民的生活,停车问题就应运而生。在上海,像明丰苑诸类的老院,多如牛毛。因此,老院解决新停车问题,办法基本上的只有一个。

按院内居民入住时间顺序,依次向下排列。

其间,受房屋置换的影响,后来者更为困难。换句话说,假如你入住本大院的原始时间是1992年,经大院物管认真取证排号公布,你的停车时间是2000年。

可是,1995年你却把房屋卖给了新房主,那么新房主的停车时间,不再是2000年了,就得向后移,移多久,得看大院同样进行房屋置换的人数,再除以大院居民平均数。

最后得出的结果。也许是2005,也许是2100,也许是2020……总之,大院资源有限,这是谁都明白,可谁也没办法的事情。

这样一来,真正的停车执行者。

老门卫,也就成了许多人笑脸相迎,有意拉拢的对象。可是,老门卫秉公执法,5年来,还从没有徇情枉法,徇私舞弊事儿发生。

过去,有句名言。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现在呢,群众的眼睛不但雪亮,而且有毒,什么中国式的小动作,中国特色的大借口,在群众的眼睛下,都躲藏不了,原形毕露。

老门卫,却一直赢得大院居民的好评。

饶是如此,只因为这车实在是太难停了,还是有不少拥车者,暗地里打门卫大叔的主意。这不,本来己经很晚才回来,原本只是路过点个头的白驹,在门卫大叔的招呼下,不由得跨了进去。

一老一少,没绕几句。

白驹就直奔主题:“大叔,今年我打算买车啦。”老门卫立即警惕地瞪起了眼睛,打开抽屉,翻出一个有些破旧的黑色笔记本。

翻翻,马上报出。

“C栋401,原本停车时间应是2012年,可大院去前年有5个新换房者,这样,你的停车时间排在了2017年12月28日。”

“这我知道。”

白驹有些悻悻的,二年前买房时,他就认真问过原房主,知道自己排在2012年。不过那时还没想到购车,因此,也没太感到是回事儿。

可是现在,唉,该死的车。

老门卫放回笔记本,眼光落在自己拎着的蛋糕和咖啡之上。白驹灵机一动,将打包往他眼前一递:“大叔饿了吧,来一点。”

老门卫摇头推却。

可却连连感叹:“多好的包装呀,一看就知道是好蛋糕,一定很贵。”“也不,不过480元罢了。”老门卫身子向前一倾,眼珠子几乎都鼓了出来。

“480块还不算贵?小×呀,你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呀。”闹了白驹一个大红脸。

第二天中午吃饭时,白驹从香妈嘴里,才知道了老门卫清贫的家庭。说者无意,听者有心,这让白驹暗自开动了脑筋。

周一上班时,文燕一直心事重重。

连习惯性的给白驹解锁,居然也忘记了。锁不解,A厂的联网设计就无法进行。瞧着电脑屏幕,白驹抓着鼠标,下意识移动着。

移动着,暗暗猜测。

是不是周五晚上,充当李灵的临时男友一事,让她知道啦?可即或如此,又关她什么事啊?这事儿真还有些好笑,二美女都把我当私人财产啦?

唉!哎,我可消受不起。

小玫瑰过来了,先递了一块原吮鸡翅给文燕,再双手捺在白驹桌前:“白工,谁都知道做专题有名又有利,完工后,可不要忘了我的呀。”

白驹抿抿嘴唇:“为什么?为了你不断的干扰吗?”

“当然是这样!干扰是为了激励,激励就是生产力,这个道理,难道你还不明白的呀?”头一探,柔滑的黑发从白驹脸颊扫过,凑在他的电脑屏幕前。

“啊哈,原来是开着白开啊?白工白工,你可真会浪费时间的呀。”

小玫瑰大叫起来,这一般呢,都是她心情良好,聊兴正浓的标致。她这么一叫,倒提醒了正整理着文档和登记册的文燕。她谦意的先瞟瞟白驹,然后手指一点。

诤!白驹的电脑屏幕上。

一排紧闭着文件夹下,出现了一枚枚深红色的小钥匙。白驹感激地一一点开,正式进入了工作状态。经过一段时间的排列和建立,整套联网节点、拴术和端口等,都拟定。

现在,要做的。

就是再次在技术上自我检测和论证,然后自己虚拟建一套,进行运行和破解,最后,对其最重要的环节设置密,基本上就可以告一个前期段落。

忙一歇,白驹抬起头。

小玫瑰变成了小保安。小保安正若无其事的坐在文燕桌沿,一身雪白,白得耀眼儿:“燕儿,你再帮我说说,看可不可以还降一点?”

文燕居然一面打着电话,一面回答:“我己尽力了,这个价,一室一厅全上海都租不到的呀。”看到白驹正楞楞的看着自己,向前竟然对他笑笑。

然后站起来,拉拉自己衣服。

“对不起白工,又打搅你了,可事情真的很紧急,请高抬贵手呀。”“租房到期,房东正撵呢。”文燕捂捂话筒,对白驹解释。

“一会儿就撵他走的。”

得理让人,于是,白驹也作大度状,勉强笑笑:“没事儿。”站起来,指指洗手间:“方便方便。”离座而去。这是白驹性格,或者也就是他的不足。

孤芳自赏,自鸣清高。

自己看不上眼的,哪怕对方再谦卑,也不太愿意答理接近。事实上,上次和小保安发生冲突后,他自己也曾反思过。

小保安虽没多高的文化和修养。

可身在其中,受其薰陶,也知道文化和修养的可贵,敢向高于自己的大本女生发起进攻,恣心妄想和厚颜无耻后面,其实就是一种平民化的勇敢和登攀。

这,有点意思。

总比那些整日怨天尤人,不思进取和自暴自弃的同龄人,更具有先行意义吧?再说,除了文化和修养,小伙子也算得上一表人才,也有追求爱情的权利。

心虽这样想,可他表面上。

就是转不过弯儿,不愿意见到向前,并由此对文燕有了一丝轻蔑,没想到你还替人家找房和解释?是不是又收了向前的一大束红玫瑰,或者一盒七彩蛋糕哇?

理想和现实中的文燕,原本不是这样的嘛。

总完成了联网的初步设计,心情很好的白驹一路轻松,掏出手机轻轻滑开,数不胜看的车信息,轰轰隆隆,迎面扑来,看不胜看。

想想,前下午和昨天一整天。

在岳母提议下,自己和妙香那个跑哇,累出一大身臭汗,听了无数屁话空话和保证,心中却越来越没底儿。最终,还是妙香恍然大悟。

“回!白驹,我们犯傻了呀。回家上网查,初步圈价位,样式和技术参照,只要性价比高,后续服务跟得上,就买它。”

晚上让香妈带着彤彤,小俩口抱起电脑一齐努力,这不,购车的初步方案就出来了。“我才不屑于和他一个小保安打交道的,他算老几?”

前面通道,一个熟悉的嗓音,让白驹抬起了头。

“燕啊,我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才帮忙的,要不,让他自己出去找。”身材修长,短发齐耳,手机凑在耳朵上,在富丽堂皇的灯光下,印在二旁清澈的橙色玻璃墙中,匆匆前行。

“其他中介,莫说别的,看房先看身份证,就向前那假身份证,得行吗?人家不报警就算便宜他了的呀。”

哦,原来是小玫瑰。

白驹下意识的放缓放轻了脚步,原来,小保安要租房,是文燕为他向小玫瑰求的情?这就怪了,拿钱租房,怎么自己不找当事人,反要文燕在其中转呢?

哼哼,原来这小子用的是假身份证?想到这儿,白驹眼前浮起那些校园往事。他可知道,一些考进高校,就认为完事大吉的学姐学哥学友,就没少干这事儿。

其中,有一个自己班上的高才生,论什么都不出众,可有一点,学习特别好,特别自觉和主动积极。每次考试,成绩总是在班前十名。

为此,据说有不下三个女生,在暗恋着这小子。可是有一天,从不迟到的他,突然迟到了。正当同学们和老师都感到迷惑不解时,门,被轻轻推开了。

先是面色庄重的校长大人走进。

看看大家,做了个安静的手势,然后,高才生双手搭着自己的衣服,慢吞吞走了进来。站在门侧恋恋不舍四下打量。

老师同学们都感到奇怪。

怎么了,拍电影吗?这时,那高才生突然走上前,对老师恭恭敬敬的鞠了个躬,又面向全体同学,深深一鞠躬,然后重新走出了教室。

临窗的同学眼尖,叫起来。

“警察,外面有警察。”大家呼啦啦的全部涌出了教室。跟在最后的白驹干脆一纵身,跳上了课桌,蹑手蹑脚的扒着窗口朝外瞅去。

一片赤白,灼热刺目。

二个便衣,一左一右的挟住高才生,正把他往一辆黑色小车里塞。漫天漾溢的阳光里,白驹看到高才生在被塞进小车时,挣扎着最后回头看了一眼教室,竟然满面泪水……

第二天,这事儿经班主任做了正式传达,谁也没想到,高才生竟然是一个在逃的杀人犯。长话短说,当时还是高1学生的他,因为琐事和同学打架,失手将同学捅死。

猖惶出逃,亡命天涯。

三年后,凭着一张在街上拉圾箱捡到的身份证,高才生竟然冒名顶替,考进了这所全国一流高校……这事儿,在全国高校中引起了地震。

并由此开始了一场全国高校,对假冒伪劣学生的大清理。

据说,还真是清理出了一些,持假身份证冒名顶替的事儿……结果,没想到,那么嚣张的小保安,居然也用的是假身份证?

“谁惹姐生气,谁就没果子吃。告诉向前,爱要不要,不要自己去睡大街!我老爸开这么大个中介公司,差这二个小钱?哼,讨厌!”

蹬蹬蹬!哒哒哒!

小玫瑰踩着有力的节拍,进了女洗手间,可白驹己无此意,连忙一转身,走了回来。因为,他突然想起了一个严重的问题。

作为人力部长的李灵,对此知道不知道?

如果不知道,自己得马上告诉她,这事儿说白了,作为三高产业的远大科技,居然有持假身份证的混了进来,她这个人力资源部部长,是怎么把关的?

这就是她的严重失职。

如果她知道,这事儿更麻烦,位居公司高层,优雅端庄敬业守职的李灵,岂不成了持假者的同伙?并且,这其中到底还有什么猫腻?

真的,还很难说!

下班时,文燕叫住了白驹:“白工,下班后有时间没有哇?”白驹话中有话的回答:“说有也有,说没有也没有。”

文燕看看他,有些委屈到。

“你想到哪儿去了呀?我是真的要你帮帮忙的呀。”白驹瞅瞅电话筒,真想一把拎起来。忙了一大下午,几次说给李灵打电话打电话,结果一闪念后就完全忘记了。

唉!瞧我的专题呀。

“嗯哼。”“好吧,上周五,你和美女在咖啡厅一坐就是大半夜,未了,美女不但送你黑玛丽和法国味芙,还亲自开车送你回去。可我真有事找你帮忙,你却这样漫不经心,真是泾渭分明的呀。”

说着,文燕的眼睛红了,扭过身去。

白驹眨眨眼,啊哈,又知道得这样清楚?是李灵给你讲的,还是你自己猜测的?见鬼!难怪瞧今天上班你一疏忽的。

李部长我得罪不起。

你文档案员,我同样也得罪不起,好吧,我就权当相信你真有事,找我帮忙吧:“文燕,那你请说吧,要我帮什么忙啊?”

白驹抓起鼠标,点击开关,诤!眼瞅着那屏幕突的变暗,成了一块黑幕。“很简单呀。”文燕就重新转过了身,脸蛋上带着红晕。

“最近,我睡觉时老听到有老鼠跑动的声响,烦恼得很。昨晚,看了一会儿杂志,喝了一杯咖啡,刚闭上眼睛,那老鼠就开始在屋里跑来跑去。最初我没理它,假装睡着。偷偷把杂志摸到手,等它跑得越来越得意时,一下砸去,”

“砸死啦?消灭啦,公老鼠又前赴后继的跑了出来?”白驹不客气的打断她。他没想到,文燕要自己帮的忙,竟然是打老鼠?

这很好笑,也很可疑。

因为,从没听她讲过她怕老鼠的,再说,老鼠有什么可怕的?瞧她个子虽然和妙香差不离,身体却好得多,应该胆子很大的嘛。

唉唉,怎么说呢?

身体单薄的妙香都不怕老鼠,身体倍儿好的文燕怎么会怕?明明是找借口嘛。“哎呀白工,你可真聪明。”文燕一拍手,欢叫起来。

“没砸着,跑了,可一只更大更凶的跑了出来,还直接跳到我鞋子上,冲着我呲牙咧嘴的呀。所以,吓得我尖叫一声,躲进了被子,一夜没睡着。白工,你可一定要帮我呀。”

白驹睃睃她,实在不耐烦。

可想想,还是站了起来:“好吧,同事之间,相互帮助,互相支持是常事儿嘛。你看,你今早上一疏忽,不就差点让我不吭声地白坐着?唉,走吧。”

文燕坐着不动。

委曲的咬咬自己嘴唇皮儿:“你如果这样说,我宁愿被老鼠吓死,也不找你的。我听不出吗?可我真不是故意的呀。你不也有疏忽忘记的时候?你不能这样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呀。”

白驹无言只好苦笑笑。

摇摇头,自我解嘲到:“唉唉,行了行啦,一不注意,我又成了小人之心啦,走吧走吧。”走几步,又回头:“不过我事先提醒,我不在你家吃饭的。”

“我穷,我可没有黑玛丽和法国味芙招待你哟。”

见他答应,文燕又变得高兴,一面锁抽屉,一面站起来拎小绅包:“五分钟后,地下车库见。”跑了出去,白驹则慢慢腾腾的走着。

说实话,他总觉得。

文燕是小题大做,如果真有老鼠,我去就捉得住吗?顶多是驱赶而己。再则,瓜田李下,到一个未婚年轻姑娘的宿舍,他的确不愿意去。

不知怎的?白驹眼前。

竟然闪出了小保安,充满醋酸的眼睛,这让他也有些快慰,也有些迷惑。怎么搞的?我堂而皇之一个计算机硕士,竟沦落到和一个不学无术的小保安,争风吃醋?

我偏不信,我就要去。

看看文燕到底喜欢的是谁?哦不,不对,是对谁有好感?哦也不对,是谁在她心里有份量?嗯,怎么也感到不对啊?

白驹生气的咬咬自己嘴皮儿,返回开发部,抓起了话筒。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