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短篇中篇

短篇中篇

小鹅的葬礼 三
作者:骆一浪  发布日期:2019-07-21 19:12:59  浏览次数:210
分享到:

昨天晚上玖玖想鸟想得入了迷,以至梦里看见久违的鸟儿。不是奶奶把他揪醒,不知会睡到什么时候醒来。一只大黄猫见玖玖打开大门,惊恐地跃上围墙,黄猫并不急于逃走,而是回过头,狠狠的朝玖玖瞪了一眼,似乎黄猫在埋怨他;“你这小傻瓜!开门应该先打个招呼嘛。”言毕双脚一蹬,跃上人家的屋顶,踏瓦而去。

“玖——”奶奶见玖玖一早又去门外,“不洗脸,不吃饭,起来就到园子里去,见鬼了不是……回来!”

“啊——人好困啊!”不回来怕奶奶引起怀疑,他退回屋,关上门,伸了伸懒腰问;“你说鬼有吗?”

“别给我多嘴了!洗脸,吃饭去。你看什么时候了,早饭吃过又要吃午饭了。晚上像个夜猫子,白天没精神了。”

“奶奶——我问你啊。”

“问我什么。”

“我问你鬼有没有的?”

“你问奶奶,奶奶怎么知道……”

“你不是在念佛经的吗。”

“——我念阿弥陀佛信菩萨,……”

“既然你相信菩萨,那么菩萨应该有的?”玖玖总是爱问他不该问的事,打破砂锅问到底,同样不怕受奶奶的责骂。

“有——也许有吧……”

“奶奶你见过菩萨么?长得什么样子?”

“小傻瓜啊,菩萨在人的心里头的。只有信,心里才会有菩萨,你不信自然菩萨不会有的,——”

“奶奶我再问你,那么相信有鬼,跟相信菩萨一样,心里就有鬼了?我再问你,菩萨与鬼有什么两样……”

“——快吃饭,吃好我碗洗掉了。”奶奶对玖玖很是不满。每当提出古怪刁钻难以让奶奶解答的时候,奶奶对玖玖失去耐心,甚至以骂人收场。“你呀,满脑子胡思乱想。这些问题不是一个小孩子提问的。小孩要像个小孩,不该你问的事不要问。过了夏天要上学了,只要好好读书,你现在所不明白的事体,在书本上全有的。书读多了,勤于思考,你不明白的些事,就慢慢明白了。”

“奶奶你念过书吗?”

“你爸爸的外公你叫太公是私塾教书先生,所以奶奶才识得几个字。外太婆不让我继续念书,说女子无才便是德,女孩子念什么书,帮家里做事。你奶奶刚学会了作诗,就不让我念书了。私塾先生教的是大大学,明明德。人之初,性本善。念过的书先生让你背出来,背不出,先生用戒尺打你的手底心,呆笨或记性不好,手底被先生打得膨肿。佛教是信仰,跟你爸妈信仰共产主义一样是一种理想,相信神鬼菩萨,今生不好,求下世轮回,跟共产主义各需所需想鱼有鱼想肉有肉是一回事,能不能实现没有多大关系。……玖你给我听好了,以后别问这些乌七八糟的事,给我添乱!耳朵有吗?给我听着,吃好饭不许出去玩,好好守在屋里。听见没有,啊!不听我扯你耳朵。”

“听见了,”玖玖明知奶奶要出去了,问;“你在家里吗?”

“我在不在家,跟你没有事体。”玖玖碗一丢跑去开龙虎门,奶奶喊道;“你去龙虎门干什么!干脆晚上睡在园子里得了。有狐狸精迷着你。”

“不!”玖玖撒谎说;“昨天衣服有枚扣子掉在园里了……”

“你这懒虫!教我怎么说你才好。成天地上打滚子,衣不当衣穿,食不当食吃……把衣裳脱下让我缝。”

“玖!……”艾华带着三个小家伙不失时机的来到篱笆外。一高一低的嘴角,含着一丝讪笑。“约好也没有这样的巧——你帮我门开一下门,让我们进去。”

三只小鹅老马识途的丢下艾华找爱吃的嫩草去了。突然间听奶奶一边叫,一边朝龙虎门走来。玖玖一下慌了神,要是小鹅和小洋虫都在自家园子里被奶奶看到,事情就闯大了。玖玖急忙向艾华招手示意,让他与小鹅赶紧躲进竹林去。艾华敏捷去捞小鹅的长脖子,像拎葫芦的隐入竹林丛。玖玖答应着匆匆奔进龙虎门,人站在石门槛上,用自己的身子挡住奶奶的视线,随即迅速跳下,把大门合上。

“前天刚给你钉过扣的!”奶奶骂道;“你昨天又会掉的!像你这样活拆的拆,铁打也不成……脱下来让我看。”

玖玖害怕谎话被戳穿,面朝奶奶,趁奶奶引针穿线不注意,伸入针线箩,偷偷剪下一枚扣子。

“好了拿去穿,”奶奶把衣服还给玖玖,拎起放在堂前的一只竹篮子,“我出去街上买菜。你大门关好,不要出去乱跑。等我回来你不在家里,像上次那样揍得你死去活来……耳朵有不?”

玖玖听话得让自己吃惊,唯唯喏喏的背后开心死了。奶奶真是个老糊涂,比三岁的孩子还能哄。奶奶把大门关上,脚还没有迈下台阶,玖玖迫不及待的回到龙虎门。

“——好失望,”艾华拿着昨天放上去的一个空鸟窝说;“真是可恶之极。窝里面连一根鸟毛都没有,……”

“才只过了一个晚上呢,那能这么快生蛋啊。”玖玖看见艾华的羊白眼,忽记起昨晚那二道幽蓝的光,怀疑地问;“……昨晚你来了么?”

“夜里我越想越忍不住……”

“果然是你……”

“我哪能出去。”

“你没来?——这就怪了!”

“怪,怪什么怪?”

“分明看见……难道……”

“你不信吗?我爸我哥他们从田里回来已经很晚了,天黑还没有吃饭呢。我坐在饭桌上饿极了,跟妈妈吵要吃饭。我妈说爸爸哥哥多辛苦,必须等劳动的回来一块吃。桥那边青蛙叫成一片,哥爸他们才回来,连三小家伙都睡着了。洗手、洗脚、祷告做完了,我都不想吃想睡了……”

“我做了一个夜梦。”

“我也做梦了。”

“我梦见了那两只鸟,……”

“我也梦见了两只鸟!”

“你也——应该不会吧。”

“不会?谁骗你!看见的就是你说的那两只鸟。”艾华似乎梦鸟的兴奋劲儿还没有完全退去,阻止玖玖说;“你且不要说出来,让我说完你再说……我不仅看到,而且她们找到我家里——”

“找你……”玖玖使劲用手抠着牙缝中的菜梗说;“怎么可能呢!除了我谁也没见过这两只鸟儿,你根本不可能……”

“真的不骗你!”艾华认真起来。“我敢跟你拉金勾,如果我骗你,那么我是小狗!不信咱就拉勾。”

“那我问你,你说这鸟长得什么样子?”

“羽毛金黄金黄像金子一般光亮。眼睛碧碧绿。其中的一只头上像公鸡长有红冠。跟和平鸽差不多大……”

“你说的这是真的吗?”玖玖怀疑他不会是从自己的梦里偷去的吧?玖玖虽告诉过艾华有关鸟的羽毛色泽,但从来没告诉过他任何细节,没说过一只头上长有红冠,也没有说过眼睛碧绿与鸟的大小。他梦中见到的鸟儿,竟然会与自己看见的一模一样而深感震惊。“你再说下去,后来怎样?”

“我不知道在做梦,一直当真的一般。”艾华一屁股坐在他下,向玖玖叙述整个梦的情节说道;“——你高兴的跑来告诉我;‘快去看,那两只漂亮的鸟儿归来啦。她们就宿在咱做的新窝里呢,还生下了三枚蛋呢!’你让我半信半疑,急忙跟着你到林子去看。你抱着我上去窝中张望。果然窝里产下像鸽子蛋一般大的三枚卵,蛋壳布满了点点花纹。我把热乎乎的蛋拿下来让你看。你催促我;‘快放回去!要是鸟儿发觉有人碰过他们的蛋,就再也不会回来了。摔下来就一切完蛋了。’

“我们天天盼啊盼,一直盼到小鸟立足在窝边缘,摇来晃去的像老酒吃饱一样,拍打着翅膀想学飞了。我缠着大哥不放,让他为我做一只鸟笼子。那天晚上,风刮得很大,鸟窝也要被掀翻了。天上既没有月亮,也没有星星,黑得伸手不见五指,我带来一枚凳子,踏在凳子登上围墙,然后凳子放到巢下,悉数把三可爱的小家伙逮进笼里。我提着笼子舍不得松开手,高兴得一塌糊涂……大哥也看得小鸟可爱,自觉找来一枚长钉子,拿起一个铁秤砣,敲在天井的房檐下,把鸟笼子挂上去……可是三家伙不听话,不想蹲在笼子里,扑腾着翅膀想飞出去。喂虫子不吃,喂什么都不吃,没日没夜的呼喊爸爸呀!妈妈呀……爸爸妈妈为了找三孩子,从南找到北,从西找到东,忽然听见自己的孩子在哭,就循着哭声找上门来了。她们的爸爸妈妈,向我苦苦哀求,让我放了三孩子……我看她们一家可怜,就忍痛割爱打开笼子闸门……”

“不不不!”玖玖否认的直摇头,说;“你一定偷了我的梦……咱两个人,不可能做同一个梦的?”

“你太没道理了!你教我怎么解释?我说死了,也得不到你的一点信任……我没有偷你的梦。”

“你不偷,怎么会一样的?”

“我又不跟你睡在一起的,你的梦我怎么偷得到啊?若不信?我说过骗你是小狗!有半句假话我做狗!……你做的什么梦呢?”

“我只能相信你是真的,但我不能相信我自己了。我肯定看见鬼了,不然不会发生不可思议的怪事情……”

光阴像水一样流去,小鹅的黄毛逐渐淡出,进一步向白羽化方向发展。无论小狗还是小猫乃至小孩,总没有小时候喜人。黄绒绒憨态可掬惹人喜爱的小鹅,转眼变得黄不黄、白不白、灰不溜湫的“丑小鹅。”她们对艾华的依赖不如说她们之间的情感与日俱增,三家伙像跟屁虫一样艾华走到哪里,她们就跟到哪里。母亲见艾华溜走失去了联系,西西里女人不再满圈子的呼唤,艾华不归,西西里女人把三家伙放出去,手一挥命令道;“去!你们把他去找回来!”鹅首先会来到园子外,曲颈伸入篱笆门去,昂着头“华华华”一齐高亢。发见园里没有人答应,领头鹅就率领她们去艾华经常钓鱼的小溪边。小溪边找不到人,马上调转头去街廊打弹子的地方,她们简直是西西里女人的巡捕房,非把艾华归案不可。为此这西西里女人称赞三只小鹅说她们是聪明的亚里士多德。三家伙把艾华当做其中的一员,影子一般相随,甚至减少妨碍了与玖玖的正常交往。

一天奶奶去侧屋间解溲时偶然发现玖玖和小洋虫及三只鹅在园子里胡闹,终于东窗事发。奶奶以鹅破坏种的菜的足够理由拒绝人畜擅自进入园内。警告玖玖下不为例,再犯同样的错误决不宽恕!一来园里的青草被鹅吃得差不多只剩下根部了。二来园里也没有什么好玩的新花样。三来西西里女人经过对玖玖的仔细观察,认为这小孩子的本性不怎么坏,和自己的爱儿在一块并无大碍,不会异化或教唆带坏的。四来三只小鹅胃口愈来愈大了,没有更多的食料仅靠几片烂菜叶难以维系,必须天天去野外放牧。附近再找不到第二个放牧地点,教儿子一个人去,不如让玖玖结伴而行更放心。一个下午,玖玖和艾华商量去桥那边放牧,没想到竟会出这么大的事。

也许人一生最天真最顽皮是玖玖这个年龄段。他在前面倒退着走,一边走,一边“鹅鹅鹅”的逗呼,三个无忧无虑的家伙喜欢人来疯,玖玖走得快,她们便追得欢,他走得慢,三个家伙追上去啄玖玖的裤脚管。艾华慢悠悠的跟在后面。一路倒退的玖玖陶醉在与鹅互动的乐趣里。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