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雅拉河的社会 二
作者:骆一浪  发布日期:2019-07-26 11:01:27  浏览次数:136
分享到:

M可和女婿去给我买来钓鱼的装备,并帮我系好鱼钩和铅垂。我傻眼了,我没有玩过连见也没见过这种钓竿(路亚亦称海竿),钓鱼跟打鳖一样嘟的甩出去,上面也没有浮子,枣子大的铅垂,足有二两重啊,一下能抛出三四十米远。

我觉得洋人蠢得可笑,河里钓鱼杀鸡用牛刀吗,哪有此种钓鱼法?M可说,由女婿翻译:“这是海竿,河里也一样钓的。”又说:“网上买好钓鱼许可证。子线最多能拴三个钓钩,四个违法。钓到墨瑞雪(雅拉河里一种鲈鱼),三十厘米以下包括三十厘米,必须放回水去,一米以上的也不能拿回家。一人只能持二根鱼竿,三根就违法……”对不管红绿灯乱窜马路的公民而言,简单的钓鱼有这么多繁文缛节与法律,确实感到不适应。果然当局给我寄来了钓鱼证和必须遵守的有关各种注意事项。

除了童年小猫钓鱼,长大几乎再没有碰过鱼竿。童年的钓鱼竿由自己动手做,奶奶的“借空箩”(趁空缝补的笸箩)偷来线板,缝衣线做钓线,缝衣针在煤油灯上退火,弯成鱼勾,又悄悄溜进西边的园子,逮住一只大白鹅,鹅头夹在双腿弄中,掰开鹅的羽翅,狠心拔下几省鹅毛做浮子,带肉拔下的鹅毛管,还滴着鲜血呢,大白鹅疼痛得“曲颈向天哭。”要是被爱鹅的王右军和临海公(骆宾王)瞧见,准会被他们骂得臭死。找来一根竹竿,一个蛐蟮竹罐,踌躇满志的奔向河边去,好像河里的鱼正等着上钩的样子。

近六十年过去,用打鳖的海竿钓河里的鱼,颇觉得有点儿滑稽。

什么做鱼饵好呢?澳大利亚的鱼爱吃什么饵儿?阿华拿给我刚买的尤鱼和虾仁,我冒昧地兴冲冲的来到河边。

我运作力气,将鱼钩抛出去,呼的一声,却不见铅垂落水咚的声音?竿头钓线往天上翘着,抬头发现挂在桉树上“椽木求鱼。”三个金钩和一个铅垂永远留在树梢上了,仔细看上面不止我一条线,像广东的榕树根。第二次鱼钩勾住了水下的死桉树,我大喜,以为钓到非常大的鱼,拽得负荷九公斤的尼龙线变形,无奈只有忍痛割线。又损失了三个金钩一个垂。又次用力过度,二是搭上了顺风,竟把铅垂甩到彼岸的桉树梢。啊啊!钓yarra river里的鱼真好难,不是挂天上,就是挂水底。

从中午一直钓到傍晚八点,鱼儿咬都不来咬一下。国内正值寒冬,墨尔本正当盛夏,没有臭氧层过滤的南半球的天,太阳电焊光一样耀眼,我一直陪伴着太阳下山。

阿华看我空着手回来,像打败的兵一样,高呼外甥女:“——快快快!来抬,你外公大鱼钓来了……”女儿和外甥女齐唰唰出来迎接……

要想钓到鱼,首先要知道鱼在想什么。

鱼饵不对,还是方法有问题?玉米、面粉、奶酪、蚯蚓各种鱼饵试遍,最灵光莫过于活虾作饵。听见钓竿上的响铃骤响,插着的鱼竿差一点被拽下河去,急忙抓在手里,拽着好像钩子挂在石头上丝纹不动,鱼拉着钓线我行我素。大约跟鱼拉锯、僵持了十多分钟,终于拽出水面。问题岸上离水面太高,即使九千克的尼龙线也提不到岸上来,河岸陡峭,且布满了杂树乱草,直接往上拽可能功亏一匮。我一面把持着不让鱼沉下水去,钓竿满弓一样弯,一边从口袋里掏手机,打电话给阿华教她把家里捞鱼的网兜送来,家里跑到钓鱼地点,少说有一公里,不如打电话给女儿,开汽车则更快,女儿说教M可开车送来,M可不知道钓鱼地点,接上阿华送来。M可见我钓到这么大一条墨瑞雪鲈,既惊讶又兴奋,迫不及待用网兜去捞,双方都不懂对方说什么,鱼真教它死期到了,钓钩挂住了网兜,连鱼一起被老外胡乱提上岸,如果鱼奋力一搏肯定掉进河去。也许鱼已经没有力气了,嘴巴长时间露出水面,吸进大量空气,力气已经耗尽了。M可皇帝不急太监急,看他兴奋不已,又是给鲈鱼拍照,一边叽里咕噜说什么,老外钓鱼是种乐趣,我在想鱼的味道。拍完照,他用手去丈量鱼的尺寸,叽里咕噜的不知道说什么。说句不好听就是鱼的尺寸不到你只是一个员工跟老板的爸爸来什么劲啊。鱼送回家去,M可用手势问阿华卷尺有不,他要把鱼量一下,要是不符规定尺寸,打算把鱼送回“家。”测量长度为51cm,重量6.6千克,根据澳洲渔政规定绰绰有余。M可他在第一时间,把钓到的墨瑞雪的照片,发给他哥哥及钓友,他哥哥不信河里能钓到墨瑞雪鲈,说他照片是转发的,说墨瑞雪已绝迹了,是不可能的事情!我在网上查阅有关墨瑞雪的资料,官方说此鱼本是雅拉河主要的经济鱼类,现在属于濒危物种。濒危原因之一,一是捕捞过度,二是环境不可逆转,三是野蛮的鲤鱼(是否中国鲤鱼不知道)专吃墨瑞雪产下的卵。所以渔政有严格的要求。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