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雅拉河的社会 四
作者:骆一浪  发布日期:2019-07-26 11:07:48  浏览次数:58
分享到:

我用他的饵料钓到一条鱼,正如印度人借我的铁钎并排垂钓鲈鱼与我无缘。人与人还是人与鱼,可遇而不求的。

正晌午,见一位耄耋老外躬着身子钻在树林中寻找什么,一会他转到我的身后,发现老人在捡钓客们丢弃在树林中的塑料袋、饮料瓶、啤酒瓶、卫生巾。晌午太阳猛烈,又上了年纪,做义务清道夫,乱丢垃圾的钓客看到,应该感到羞愧。我赶紧上去帮老人捡,慈详的微笑表示谢谢。钓客们知道乱扔垃圾不好,掩耳盗铃把垃圾塞进树丛,增加拣拾的难度。我看见桉树上钉有钉子,就挂一只塑料马夹袋,便于存放垃圾,顺便拿回家去。分析地上垃圾的种类,华人占的比例较多,但丢弃的饮料罐、啤酒瓶、咖啡厅、口香糖纸、网球、高尔夫球、水球,不该栽在华人头上。中规中矩的老外来中国,入乡随俗也学会了跟人过马路,不再像傻瓜的等绿灯亮了,我们入乡难以随俗,总很难融入他们的文化中。

我的右手中指,被腐烂的鸡肋骨头戳伤,受细菌感染肿痛得厉害,不得不辍钓休息。心里仍系着河里的鱼,就忍不住走到河边去看有人钓鱼否(不是礼拜天很少有人钓鱼)。见公园转角处,停着一辆红色的小车,抑或有人在钓鱼。下来果然见一个大约八十开外的老外,正坐在椅子上放钓线。我站在他的旁边,观察老处是怎么操作的。他取出一把尖嘴老虎钳,从桉树上剪下一根寸长、比筷子小的枝干。穿上比豌豆还小的一枚中空垂,然后系上剪来的小木棍,这样中空垂就有了底线,再后系上鱼钩,老者只拴一个鱼钩。从玉米罐头抓出几粒玉米,穿了两粒,其余都放进自己嘴里吃了,并幽默的朝我一笑。颤巍巍的把鱼线抛进河去。

老者同样有三根渔竿,但一根始终放在地上不用。他是我见到所有垂钓的老外中装备最为简陋的一个,没有插钓竿的家伙,也没有响铃,钓竿随便横躺在地上,愿者上钩颇似姜太公钓鱼。然后迫不及待去工具箱取出一厅啤酒,坐在折叠椅上独酌起来,他在饮酒,鱼在咬钩,“白发渔翁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我忍不住用手指着咬动的鱼竿,慢慢站起来去提,望着空空如也鱼钩,失望地向我耸耸肩膀。穿好玉米抛下水去,然后又取来一厅啤酒,拿给我吃。我摇摇头。不知他嘟囔了一句什么。乏力的又坐回到椅子去。我从他身上闻到一股酒味,我装着开车的样子问他喝醉了怎么开车?他笑笑不知说了什么?

因为铅垂份量太轻,钓鱼线抛不远去,几次挂在岸边的树草上,弄得他疲惫不堪,我帮他解了难。他老态龙钟显得手脚滞钝,甚至人懒得从椅子上起来去打理鱼竿,索性把鱼竿交给我打理,安心的喝他的酒。路亚鱼竿绕线的齿轮和轴,磨损不是一般厉害,摇起来铁拐李晃来晃去,鱼竿和他人一样老了……我不负厚望,钓到斤重的一条大鲫鱼。老者高兴得像个小孩子,一手拿酒,一手对我起竖大拇指。他要回去了,我帮他整理好东西,并帮他工具背到那辆红色的小车上。一而再说:“拜该!拜孩——”

他显得十分孤独,很希望与我攀谈,语言像天堑的隔在我们中间。其实我也非常想了解他,“您这么大年纪驱车出来野钓,万一掉进人迹罕至的河里可怎么办?喝这么多酒还能驾驶吗——”

虽然老者没有给我答案,观察左右邻居,多少找到一点线索。老外生老病死不依赖儿女靠政府的,生活相对独立,他们的制度和文化不似我们几代人在一起“扯不断理还乱。”幼年或青年时栽下的树木,等老了退休了,全部伐倒变现,或将villa换成房车、游艇,老夫老妻驾着房车过“居无定所”的生活。老了玩不动了,又将房车卖掉进老养院。他们的生活方式与我们生存之道及哲学思想正如汽车驾驶的方向相左。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