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獨行俠享夕陽紅
作者:林爽  发布日期:2019-07-26 20:16:06  浏览次数:150
分享到:

2019 年 5月21日到6月9日﹐孤身上路實行此生第三次歐遊﹐踏上獨享夕陽紅之旅。

記得第一次歐遊是1984年7月﹐那次是與先生帶著七歲的長子前往奧地利探親後﹐走馬看花順遊法國﹑比利時﹑意大利﹑德國及等地﹔第二次是2012年4月底﹐那次參加荷蘭國際文會後﹐也於5月2-7日參加了歐洲六天遊﹔匆匆再作故地重游。今年則是受邀參加歐華女作家文會﹐於是計劃先飛巴黎訪友,再乘火車往里昂出席文會﹐然後參加法國南部四天三夜遊﹔再乘火車到瑞士日內瓦﹐最後一星期才到蘇黎世探親。

老伴去年脫離病痛苦海永登極樂﹐獨行俠也年屆古稀﹐故想趁行動還自如﹐健康狀況尚好時多出外散散心。於是在5月21日黃昏由小兒子送行﹐從奧克蘭飛北京轉機往巴黎。紐西蘭與法國相距 19167公里,21日晚上7:30乘搭中國航空,22日清晨4:30到北京,等到下午2點再轉飛巴黎戴高樂機場﹔當地時間22日晚上6:40安全到達。

兩次航班上零零碎碎入睡,獨行俠精神還不錯!到步後在巴黎十三區某華人經營的酒店下榻兩晩﹐由于歐洲與紐西蘭相差10個小時﹐每天凌晨4點多便醒來﹐精神飽滿打開電視﹐想看看當地新聞﹐無奈全是法語﹔只能看圖猜意。逗留期間﹐巴黎朋友都熱情以越南餐招待,想想法國曾經統治過越南,這裡的越南餐種類甚多,美味可口,朋友為我點的酸菜魚及蝦糕比越南還要正宗,不吃簡直是浪費....只是如今巴黎治安明顯比起以前差多了﹔扒手、小偷防不勝防,攪得遊客人心惶惶,除了有朋友同行外,獨行俠不敢單獨外出...

5月24日早上﹐獨行俠辭別巴黎友好孤身上路﹐乘火車到里昂... 因買了二等票﹐座位都在樓上;幸虧一路遇貴人,友善壯男自動獻身代提行李上下車。從巴黎到里昂火車站,全程英文欠奉,獨行俠兩眼摸黑只看圖識字,下車後拖著一大一小行李找到的士站。幸好那位司機識講英文,花了十歐元終於平安到達開會的酒店!見到久違文友,忘了一路辛苦!

到達里昂當晚﹐文友們本想試試道地法國餐﹐怎料市中心的貝勒庫爾廣場居然发生爆炸,造成10多人受傷﹐我們打算去的那家餐廳剛好就在廣場附近﹔受到如此“歡迎”﹐只好作罷﹐改到一家中餐館去。

兩天文會後﹐5月27-31日開始南法美麗山莊三夜四天遊。期間與數十各國文友暢遊了最美的朝聖之城勒皮昂韋莱 (Le Puy-en-Velay)、勒皮主教座堂 (Cathédrale Notre-Dame du Puy)、阿維尼翁 (Avignon ) 聖母院、阿維尼翁皇城(薰衣草之鄉)、阿維尼翁橋 (Pont  Avignon)、嘉德水道橋、尼姆 (Nimes)、 艾克斯(Aix-en-Provence )、 圓形競技場(法國南部保存得最完好的古羅馬遺跡)、噴泉公園 ( Jardins de la Fontaine)、狄安娜神殿(Temple de Diane)、方形神廟(Maison Carree) 、萊博小鎮(les beaux de Provence) 奧朗日(Orange)博物館及郵差蒒瓦勒的理想宮(le Palais ideal du facteur Cheval) 等名勝… 眼界大開﹑身心愉悅﹗

南法觀光團結束後﹐ 5月31日就從里昂乘高鐵前往瑞士日內瓦。車上幸得一名會講英語的小帥哥代提大行李﹔兩小時後便到達目的地。驚訝的是﹐瑞士境內無需檢查﹐海關人員便放行,車票也不用出示。

出了車站,依照小兒子預先代製的地圖找網上預定酒店,只是獨行俠方向感奇差﹐竟去了反方向,越走越不對勁﹔只好取出酒店地址向一對路人夫婦查詢,但他們因不諳英文無法幫忙,幸得那位先生馬上找來一位會英語的大帥哥幫忙,一直帶路到達酒店才握別。

初到日內瓦便感受到當地居民的熱情,獨行俠心中好溫暖! 酒店服務員代為登記入住後還送了一張免費交通卡,告知逗留日內瓦期間可免費乘搭市內各路巴士、火車及渡輪。太棒了!十多天來一路上雖然忐忑,但心情卻是快樂著,如今又被感動得開心不已!

黃昏六點多,日內瓦夏天的耀眼陽光照得獨行俠滿身溫暖,為祭五臟廟而踏上全然陌生的街頭;從酒店前台取了張地圖後便興緻勃勃上路。酒店附近車水馬龍人氣旺,邊走邊以iPad 取景;順便找餐廳,走著走著竟然到了Manor 百貨超市。但見裡面現成食品花樣齊全﹐應有盡有,只是價格偏高;在紐西蘭超市只需10元的壽司在這裡要12瑞士法郎(1 法郎約換1.5 紐元)。意外驚喜的是居然還有越南蝦卷,每卷4.8法郎,為解饞也只好馬上解囊﹔又買了2 個大油桃(1.2法郎),便歡天喜地回酒店,如此這般解決了日內瓦第一頓晚飯...

6月1日起, 開始在心儀已久的日内瓦進行新鮮三日行.... 隨心所欲逛,飽覽美風光!

獨行俠善用免費交通卡﹐乘巴士﹑搭輪渡﹐自由自在暢游各名勝。首先是洒店附近的布倫瑞克陵墓紀念碑﹐這紀念碑建於1879年﹐為紀念查爾斯二世(布倫瑞克公爵1804-1873)的一生﹐因他將個人遺產全贈給了日內瓦市,從而換取建設此永久陵墓紀念碑的回報。 接著又近距離觀賞了140米高的日內瓦大噴泉(Jet d' Eau)。大噴泉原先位于羅那河下游,被用来在手工藝人關掉其店铺中的水龙头后排水的,后来将其移至日内瓦港中心﹔從此這简单的设计竟成为日内瓦人引以為傲的象徵。這喷水量500公升的大喷泉建造于1886年,至今已有120多年的历史﹐由130马力的电力推动﹐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人工喷泉﹔也是日内瓦的著名地标,其一柱擎天的壯觀景象幾乎在市內每一個角落都能看得見。每年三月初到十月的第一個禮拜天,除了陰雨天外,大喷泉每天都准时表演,供民众观賞。  

獨行俠久仰日內瓦美名﹐此行如願以償親臨多處景點﹐心中舒暢無比﹗

第二天早上九時多便出發﹐乘搭25號巴士到總站後,意外驚喜發現了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及環保植物公園都在那裏。于是花了個多小時遊覽了植物公園後再乘1號巴士回到昨天去過的布倫瑞克陵墓紀念碑,心血來潮決定再去找日內瓦花鐘。於是乘坐免費小艇到對面湖去,果然就見噴水柱的所在地。中午用過簡單午餐(花了十法郎買了雙腸熱狗)後繼續尋找花鐘芳踪,邊行邊休息一直逛了兩三個小時﹐直到3:30才乘小艇回酒店﹔實在太累了!便到酒店附近的超市先買好晚餐後馬上回房間休息。

第二天就依依不捨離開日內瓦,乘火車到定居于蘇黎世小鎮Stäfa 的小姑家裏去了。

6月3日早上九點多﹐從作家微訊群裏認識的文友朱頌瑜到酒店來看我,相見甚歡﹐傾談之下才知道她原來也會講粵語。她帶我一起到火車站附近的公園散步﹐到十一時才回酒店退房並送我上火車往蘇黎世。下午二點半平安到達蘇黎世站,小姑已在月台接我,再轉車到她現居的小區Stäfa 去。

幾經周折,獨行俠終于見到闊別十五年的小姑夫婦及他們那對美麗﹑可愛的混血兒女﹔小姑比我年輕二十年,又因婚後十年才生小孩,因此兒女都不過十歲;與他們一家子歡度了畢生難忘的七天,獨行俠不再孤獨!

6月4日早上﹐在小姑陪同下﹐乘火車到布魯格 (Brugg) 探訪澳洲文友黃玉液 (筆名心水) 大哥及婉冰姐夫婦。心水伉儷比我早到瑞士幾天,並下榻于其定居布魯格多年的二弟玉湖家中。知道我也到瑞士探親﹐特別邀請我去玉湖二哥家作客。沒想到﹐我們居住在澳紐的文友居然重逢於千里之外的瑞士﹗當天﹐心水大哥與玉湖二哥父子特別開車到火車站迎接我與小姑,並贈送他的新作。玉湖二哥夫婦十分好客,玉湖嫂是巧手廚娘﹐為了表示熱情歡迎我這南半球稀客,特別與她的洋媳婦在廚房裏忙碌了一整天,準備了兩頓豐盛的越南美食讓我們大快朵頤!午餐後玉湖二哥還當響導帶我們上附近去欣賞満山遍野的艷紅罌粟花,只是當天下午特別炎熱,大家都揮汗如雨,炙熱難耐之下只好打道回府!

 6月5日又是大熱天,高達攝氏30度﹐小姑一雙可愛兒女因學校老師開會而放假一天。我一大早陪著他們在門外跳彈床回來後,七歲的侄兒便吵著要媽媽帶著我與他十歲的姐姐乘巴士950 號到 Mt Risi 去漫步山林 (bush walk)﹔說要讓我觀賞 Stäfa 小區山上優美的風光。

瑞士夏天氣候多變﹐翌日早上竟降到只有攝氏12度﹐十分清涼。小姑因要帶我乘火車到盧塞恩Lucern 去觀光,特別請鄰居代為接送子女。原來她們幾位鄰居的媽媽協議好每週一次輪流接各人的孩子放學﹐輪到值班的媽媽當天就得負責幾個孩子的晚飯﹐這樣妥善安排﹐讓其他媽媽放心外游。   

魯塞恩(又名琉森) 在羅馬時期只是一个小渔村,后来在1178年正式建市,为了给过往的船只导航而修建了一个灯塔,因此得名“琉森”,拉丁文是“灯”的意思。與小姑遊覽了著名的卡佩爾橋 (Kapelbrücke) 和八角水塔﹐此桥常年饰有鲜花﹐故有“花橋”美譽﹔十分浪漫。小姑介紹此木橋建于14世纪中期,是横跨在罗伊斯河上﹐面向卢塞恩湖口的带顶棚,也是欧洲现存最古老的木桥。弯折的桥身与旁邊矗立在河中暗礁上的八角水塔构成卢塞恩的地标,是瑞士明信片最常見的景點 。

此桥的德语名字意为“教堂桥”,因桥的两头都有教堂。自17世纪开始﹐桥顶棚下的三角檐板上逐步添加一组彩绘,描绘了卢塞恩古城的发展变迁、瑞士重要历史事件以及城市守护神Mauritius和Leodegar的故事。每幅壁画都留有出画资的卢塞恩城市贵族的族徽,被笑称是瑞士最早的一批“公关案例”。我們當天剛好碰上一個韓國旅遊團﹐於是跟著導遊前往參觀了象徵瑞士人忠贞坚毅的狮子纪念碑﹐對其历史背景也略知一二。

遊覽完卢塞恩翌日﹐小姑因有要事不能相陪,故安排讓我獨自坐渡輪畅游了美麗的瑞士湖,獨行俠終於完了多年宿願﹐可謂心滿意足﹑爽心悦目﹗

6月7日週五晚上﹐洋姑丈下班後特別開車帶我們到一家郊區餐廳在讓我品嚐正宗瑞士餐。我瞄了一下餐單,姑丈為我點的那客火腿加土豆絲煎餅竟然要 40法郎﹐價格可真昂貴得驚人﹐我心中暗暗嘆不值﹗週末中午﹐姑丈為盡地主之誼,又親自帶我前往美麗的 Rapperswil 及 Jona 觀光。 翌日,6月9日晚上﹐獨行俠鳥倦知返,由小姑一家子慇慇送别到蘇黎世機場﹔結束了愉快歐洲三周遊。

註﹕ 本文部份資料參考自百度一下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