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看电视,说电视
作者:笑君  发布日期:2019-07-29 11:22:52  浏览次数:47
分享到:

打小,我就喜欢看书、听广播。后来,有了电视,便也爱看电视。而且,这个习惯影响了我的前半生,似乎是生活的一部分,不可或缺。

如今,蜗居在家里,除了逗逗两个孙子,做些家务事,空余时间,还是喜欢看电视。

我们家闲着的是两个人,我,还有我太太。她与我的习惯恰恰相反,喜欢运动,喜欢种菜,还喜欢没完没了的在家里找事做,就是不大喜欢看电视。

当然,说不喜欢,也是相对的,不喜欢不等于不看。太太有时也看电视,只看《经济频道》《公共频道》《生活频道》《健康频道》等直接与生活有关的新闻、健康、互动、探访类的节目。

我呢,喜欢政治、历史、军事类的节目,还爱看电视连续剧。

只是两个人的一个家,却也因为习惯爱好的不同,经常会闹些小矛盾。比如,太太要看的这些东西,基本上都是电视台按时播放的节目,若错过时间,便看不成了。我看的是网络电视,是那些不受时间限制,可以随时点击播放的剧目。不过,每天的空闲时段,也就是说我们可以看电视的时间点,也都是相差无几的。于是乎……

家里的电视机到也不止一台,因为安放在不同的位置,还有就是考虑到“娱乐成本”,一般情况下只开一台电视。两个人,都想看自己的节目,问题自然就不好解决了。经常,我们把“洗碗、擦地”作为调节的选项。今天,谁主动…… 谁有优先看电视的权利。然而,大多的时候,还是谁在第一时间拿到了“控制权”,便是谁看。另一个人呢,等着,二十分钟了,做个小动作。四十分钟了,弄出几声咳嗽。那意思,天下人都知道:该换换了吧。这时,对方情愿也好,不情愿也罢,都得交了“控制权”,在一旁当陪衬。

当然,很多时候都是不自觉的,任对方做什么动作,咳嗽多少声,也只当没看见。直至对方真的生气了,才很不情愿的交出了“控制权”。

不过,一般情况下,都是跟着对方走的。拥有“控制权”的一方,爱看到什么时候,另一方就陪到什么时候。若真的无法陪下去,就离开客厅,干别的事情去了。

看新闻、生活类的节目,无非就是随时了解各种信息,可以知道社会上、生活中,每天都在发生着什么。这些,对于我们这些呆在家里的人来说,知道与不知道,又有什么关系呢。我说她:“你总看这东家长、李家短的琐琐碎碎,有什么意思?”

她则说我:“你看政治、历史、军事,是兴趣使然,是求知的需要。可是,电视剧,尤其是电视连续剧,都是瞎说鬼扯,逗孩子们开心的玩意,你也看得津津有味。你不觉得自己的智商、情商都出了问题吗?不是白痴,就是脑残!”

想想也是,我这人还真的就是智商、情商都不高。虽不能说就是白痴、脑残,却真正是属于无心计、无眼光、无品味、无思想的那种人。也可以说是芸芸众生中,最普通、最浅薄、最简单的那一类人。

诚然,这种人最大的优点,就是容易满足。比如这家庭过日子,没有多少波澜壮阔,只有鸡毛蒜天,吃喝拉撒睡,碌碌无为的一天又一天。

我还是个甘于平淡的人,乐得足不出户,围裙在身,手不离扫把,一厅一室,厨上厨下的忙活。稍有空闲了,便停下来,打开电视,屁股坐到沙发上,感触一下古今中外的种种悲欢离合,享受一刻苦乐人生的别样精彩,让自己的时光如小溪般静悄悄的流淌。这,是不是一种幸福?

太太喜欢的节目,是由电视台各频道控制着。而且,有相当一部分的时间都被广告占用了,每段广告的“篇幅”又是超乎想象的长,让人躲无可躲,只能耐着性子看下去。

广告多些、长些,到也罢了。问题是,大多数的广告是有水份的,可信度不高,甚至还是骗人的。太太喜欢电视频道,当然也就喜欢主持人,可主持人都在做广告。不知道是广告太有魔力,还是太看重主持人,真的就信了。这不,刚从电视直销的平台上买了一台破壁机,说鸡鸭鱼、猪牛排等活鲜都不用烧、不用炖了,使用破壁机就可以磨成汁,变成烫,什么样的营养都不被破坏,全能喝到肚子里去,多好!

嘿嘿,一个电话,破壁机送到了家。一试,才知道根本不是那么回事,鸡鸭鱼的骨头呀、刺呀,是无法磨碎的。烫是喝了,可那骨头、刺的渣,甚至就是小骨头、断刺,是怎么也喝不下去的。

而今是经济社会,说白了,就是金钱社会。所有人的眼里,只有一样东西:钱!主持人,也是人嘛,还没有幻化成神仙。只能笑自己太傻,傻到分不清白天和黑夜了。

电视剧是说故事的。这么跟你说吧,我是喜欢故事的,因此,才能痴迷于电视剧之中。几十年来,看过的电视剧己记不清有多少了。总体感觉,中国的电视剧还是不错的,古今中外的人物、事件,还有政治、历史、军事,以及工、农、兵、学、商,各行各业的点点滴滴都有不俗的展示。

但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电视剧有了些变化。几十集的电视剧,越来越多。可不得不说,有些剧故事散漫,首尾不能相顾,却又多人物、多角度、多层次的发展,令人摸不着头绪。角色设计,不考虑时代特征、人物特性等不能逾越的环境。故事情节,完全脱离了生活,全凭臆造,让人感觉,那些角色,要么是神仙,要么是傻瓜,根本不是人物。

几乎所有的故事,都要穿插上爱情,似乎无爱情就无故事、无人物。所有的女角色,有思想、有个性的不多,大多数的都是花瓶,只是个摆设,无法成为立体的形像。还有一个最令人不能容忍的问题,无论是古装剧、现代剧,还是政治剧、军事剧,无一例外,女主角都是婀娜多姿,尽显风流。甚至,衣着随意,袒胸露背,目的只有一个:吸人眼球。

好在,而今看电视选择的空间大了,什么节目都有,不喜欢的可以不看。另外,什么时候都可以看,只要你有时间。

太太偶尔也看电视连续剧,但是,却只看第一集和最后一集。说这样看,知道故事的起始,也知道了故事的结局,就等于看完了一部剧,既省时,又快捷,至于故事中间怎么穿插、演绎,应是差不多的的模式,不看也罢。

而我,只要选重了某部电视连续剧,就必须从头至尾,一集一集的看。要看全部、完整的故事。既要知道故事的开局,还要知道故事的发展、变化、延伸,更要知道故事的结果。还得看这故事是平淡,还是曲折;是缓慢,还是紧张。最后,怎么完成了一部剧应该赋予的使命。

但是,我这样子看,多有不爽。经常会对故事发展,人物演绎等诸多情节,感觉着急。看吧,确实有看不下去的情绪,不看吧,又不愿轻易舍弃。于是,就采用“快进”的方式,跳过一个时段。因此,几十集的电视剧,有时一、两天就看完了。

最近,看了一部军事题材的电视连续剧,是讲建国初期,剿匪的故事。这样的戏,应是严肃的,充满着正能量的。戏中的人物,只有正反两个方面,不可以有其它乱七八糟的东西。

整部戏,主旨明确,思路清晰,故事跌宕起伏,悬念不断。人物性格鲜明,且各具风采,给人印象深刻,应该说是一剖好戏。

可是,总有让人不能理解的问题。

剧中的几个类似山匪,却又不是山匪的女角色,本是山里的姑娘,其穿着打扮,居然比都市的风流女郎还要摩登。解放初期,那是什么年代,山沟沟里的小姑娘,能是这样的形象?就是今天的城市女孩子,再怎么追求时尚,也不会“该露不露,不该露非要露着吧。”

把英雄人物拍成了无法说得清的形像,无论执行什么样的任务,没有完不成的,也无论是冒着什么样的枪林弹雨,均是打不死的。第一天受了重伤,第二天竟完好如初,还能继续上战场与敌人搏杀。可是,最后在与敌人决战的关键时刻,一身好功夫的英雄,遇到本无多大本事的对手,却不堪一击,轻易的就“壮烈光荣”了。

当然,电视剧吗,只是编导们为了要完成一个任务,而设定的一个局。我们看懂看不懂是不重要的,尤其是当前,能够坐下来看电视剧的,恐怕也只有像我这样的智商、情商都太低的人了。

一部戏,无论演绎成什么样子,都是在逗闷子,赚上几个“小钱”而已。谁还在意主题、人物、故事这些云里雾里的东西呢?除非是吃饱了撑的。

2019年7月18日写于合肥翡翠湖畔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