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迷洲--引子
作者:邹唯韬   发布日期:2019-09-01 21:21:28  浏览次数:177
分享到:

引子

曙光来临的前夜,是颐露月(Elul)1的第六日。有波利尼西亚血统的守夜人坚信这一天所有的游魂都会从远方归来。

正如他相信,千百年来,无论战争还是和平,这里的海洋都是蓝色的。

明天就是岛上的成人礼,只有赤手空拳游到临近岛屿的健儿,才能插着羽毛坐船凯旋。

羊角号将要吹响时,大海给守夜人送来了几件礼物。

一张脸已经腐烂,下巴也若有若无,腿被鲨鱼啃掉了一半。和这一起漂来的,是一条死狗和另外十几具无头的尸体。

守夜人叫来了神父。

神父打量着眼前的残躯。

他祈祷后,在胸前画了一个十字。尸体是不洁的,但是这里道行最高的只有他。土著们都惶恐地巴望他清洁眼前不祥的灵魂。

他早已习惯被当做最后的依靠,面无表情地剪开了巨人胸襟的最后一个结。

一块金子做的胸牌漏了出来,上面写着:墨丘利·菲力巴士(Mercury·Phlebas)2,七海最后的自由穿行者。

“Mourn for Phlebas(为菲力巴士默哀)。” 神父低下了头。

是他……

眼前这个人类世界最后的自由人,仿佛活了过来,九尺之躯站在我面前,而我无言以对。于是旧日的逝者更加遥远,也愈发地渺小了。

上一次海里这么多尸体,还是丙午年3元宵的时候。

红羊劫

元宵十五放烟花

杀到群魔笑掉牙

一夜墓碑平地起

指书人血当朱砂

今年是2056年,遥想三十年前的那场灾异,即便未曾亲历,也是感同身受,至今心有余悸。百千个分散在澳洲华人区盛满燃油的大桶被人为纵火,在月圆之夜,如花火一般,几乎同时腾空而起,烟雾笼罩了整个Hurstville,Chatswood,Eastwood和唐人街,一时间,舞龙舞狮者,串街狂欢者,无不奔逃呼号。踩踏而死,烧伤而亡者,不计其数.....间或的枪声,也被嚎叫声所吞没。海风肆虐,助长火势,即便在沙滩乘凉的各色人等,成片地下海逃生,也不免被沸水煮了饺子。

那之后不久,一个叫布莱恩的暴徒领导矿工发动暴乱,力斩韩家五将。那可是当年叱咤汉东省的韩家五将啊,居然因为一时冲动,唉,重演了三国演义的那一幕。

太阳底下无新事。老了,越来越多愁善感。

检点平生,只做对了一件事,那就是来到此地……或许也不该用“做对”这样的字眼。人世发生的一切,究竟是有为还是无为,我无法区分清楚。

这是一个太平洋小岛,我正饮葡萄汁于自己的树下。

注:
1. Elul月一般指公历八九月间。
2. Phlebas是T.S.艾略特长诗《荒原》第四部分提及的的腓尼基人。
3. 丙午丁未代指红羊劫,大概是公元2025——2026间。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