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迷洲上卷 第一章 初见爵爷
作者:邹唯韬   发布日期:2019-09-01 21:25:17  浏览次数:87
分享到:

墙上的挂历显示这是二十一世纪第二个十年的某个周日。自从大国崛起,世界的时钟骤然拨快一个令时。就连澳洲大地上一向懒洋洋的晨光,也如鬼魅的量子一般向鄙人蜗居的A城B区扑来,催着本大爷早早起床。这正是个收房租的好日子,十二点钟的时候我敲了敲房客Simon的门,等了半天也没有人理,终于不耐烦地一脚踹开。只见这小子裸身从电脑桌前弹起,把房间里星罗棋布的硬币一个个摞起来和纸币一起交到我手上。

“嘿,你丫每天通宵,这个月的电费和流量怎么说?”

那货抬起头来看着我,一张缺氧的脸上满是暗红色的痘,眼里闪过一丝迷惘的光,半是无辜半是傻萌。我的气一下子散了很多,倒站在这家伙的立场上去了:小子初来澳洲,混成这狗样也实属正常。又想到下午捉螃蟹需要一个帮手,干脆把他拖出去放放风吧。

我将冰箱里封存已久的巨型鱼头骨塞进袋子,网和密封桶则交给这小苦力拎着,只一弹指的功夫就走到了城西的爱德华港。此地废弃已久,只余一架雨打风吹的巨型栈桥,像一柄利剑一样向大海的腹地插去。海港入口处伫立着一个巨大而破败的纪念碑,彰显着前辈殖民者的丰功伟绩,上书:

They that go down to the sea in ships,大风起兮云飞扬

that do business in great waters 鹏程万里来行商

These see the works of the Lord,苍苍茫茫羁旅里

and his wonders in the deep.天帝殷勤显恩光1

看到这里我不胜唏嘘,所谓英联邦(Commonwealth)者,共同发财也。当年英国老流氓来澳洲勒石记功是要求财,如今的大陆新移民抱着成箱的现金来买房也是要求财。

独立栈桥上,我豪饮一瓶国内朋友带来的红星二锅头,实是惬意之极。Simon如同放风的犯人,发泄着压抑已久的能量,对着大海深处狂号不已。这叫声委实是惊悚,一个戴着阿库布拉(Akubra)帽子钩鱿鱼的墨镜男和两个白人顿时齐刷刷转过头来。我还没反应过来,墨镜男就向我打起了招呼:

“阿汤哥怎么想到来这里了,小日子过得很潇洒嘛。”

我定睛一看,这墨镜男原来是Earl,人称爵爷,据说是清河县人氏。两年没见,晒成了和本地人一样的红脖子。站在码头远远望去,就像一尾长钉斜嵌在栈桥上,投射下漫漫的长影。前几年我岳丈一家过来探亲,也是通过他的中介。在这个华人不多的鬼地方,倒也算半个熟人。许久未见,我说你生意必然红火,他立马耸肩摇头。大概成功人士都是这般低调。

众人各自又埋头苦钓,不知不觉间夜色有些深了,海风就像刀割一般。我来回抛了二十几网,收获颇丰,黑暗中粗粗一点也足有十八只螃蟹进账。Simon说如果用鸡骨头恐怕收成会翻倍。我讥笑他不懂规矩,那玩意儿气味那么重,招来鲨鱼可不好玩。不一会儿,Simon这只无头苍蝇又晃悠到爵爷那边去了。爵爷的战利品堆积成山,他旁边的两个白人却运气不佳,无甚收获,自然心情不爽,离开时候嘴里不干不净地问候了全体Chink 2,又狠狠盯了Simon和爵爷一眼。那小子被这两牛高马大的家伙莫名其妙一呛,知道不是善茬,哆嗦着直往后退了几步,然而栏杆之后就是茫茫大海,差点掉下去喂了螃蟹。

“你们再说一遍?”突然传来一串中式英文。

话音还未落下,只见一个肌肉男不疾不徐地舞出一把甩棍,没错,正是爵爷。昏黄的灯光下,只听啪的一声闷响,两家伙的桶就被抽得像陀螺一样旋个不停,水透过破洞流了一地,螃蟹一个个挣扎出头。两厮一看这架势直接傻掉了,自家筋骨怕是不比桶硬太多。心想澳洲真是藏龙卧虎,指不定这家伙就是Bruce Lee(李小龙)的某个再传弟子。好汉不吃眼前亏,三十六计走为上计。爵爷淡淡一句娘炮滚,这两不到半分钟的功夫就冲出了栈桥。

末了,爵爷收拾下也慢悠悠走了,Simon只有望着英雄背影发呆的份。他突然傻傻地想,自己这样的废材,在名字后面加个Chink也没错,Simon Chink,也就是西门庆了3


1  采用古风意译,参考《圣经》上下文理解
2  对中国人的蔑称
3  Simon Chink的音读近似于西门庆


上一篇:迷洲--引子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