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迷洲上卷 第二章 偷窥聊天
作者:邹唯韬   发布日期:2019-09-01 21:25:43  浏览次数:61
分享到:

一.

不觉已是冬去春来,又到了收房租的日子。我惯例地敲开了Simon的房门,里面满地狼藉,想必这小子正和一帮逃课党在网吧通宵。桌上的电脑屏幕上乃是新出的网文《屌丝战女王》,简介是这样的:

未来世界分为东西两大对立的阵营,中间隔着一道铁幕。东方是屌丝国,由于历史原因男多女少,通行国教是光棍教,奉行直男崇拜,《单身得救论》人手一册。国旗由一根昂首挺立的鸡鸡和乌黑发亮的背景线条组成。老师从小教育孩子们每一面旗帜都是革命先烈的屌毛织成的,我们的终极目标是解放全世界生活在水深火热中的男同胞。可不,大洋对面正是女王国,女权至尊。经过多年艰苦卓绝的斗争,男人彻底屈服,沦为奴隶,终日被链子拴着,远不如狗。广大懦夫绝食身亡,稍有血性的咬舌自尽。小说中来自两国的男女主角突破国家机器,追求自由,在太平洋上空谱写了一曲《天地阴阳合和交欢大乐赋》。

屏幕上有一道黄白色的痕迹,肯定是那小子精虫上脑的结果。这时聊天窗口里弹出来这样的一行字:

“每天早上都被你的留言刷屏,你们澳洲是不用上课的么?”

我的好奇心一下子被激发了起来。

二.

“be wise monkeys……and never go extreme……”(做只聪明猴子,永远别走极端。)

手触到鼠标的一刹那,我猛然想起了这两句话。千禧年前夕我在废都一所五流大学读心理学。那是一座古老而颓靡的城市,犹能随着晨钟暮鼓伸个懒腰,跟着秦腔蹦跶几下。她迟暮的容颜仍旧吸引着很多西方人来此寻觅这个古老国家的本相。毕竟彼时的西京还未领受太多后殖民的洗礼,倘若在僻静点的地方见到年轻的异国醉鬼,人们也还会好奇地打量一番。我们心理学系的系花吊到了一个其貌不扬的秃顶老头,据说是隔壁学校的美国外教,又有传闻说他其实是从解体不久的北极熊过来的……不论如何,那年头学校能请到他总算是一件脸上有光的事,加上老头教得也还凑合,所以不太有人说三道四。

系花是个一个波斯猫一样的女子,穿着当时不多见的黑丝,总是偎依在老头的怀中,老头粗犷的身体里,同时流着鞑靼和犹太的血。他曾经大论公共厕所不该收费,听得我眼睛睁得滚圆。说到尽兴处他常在摇椅上来回摆动,咯吱咯吱的响声中,我们的思绪漂浮在薛定谔猫式的迷雾里。每当我对生活中的电车问题2 表示痛苦的时候,他都像个痞子一样看着我嬉笑一声,说“never go extreme(永远别走极端)。”我却愈发地困惑了。

有一次他突然向我提起一个共同的朋友:

“……Bruce喝了些酒,给我打电话,说什么我来你国就是祸害妹子的。”

我一面对此表示遗憾,一面却按捺不住想去证实Bruce的话。我的祖母是个虔诚的佛教徒,她很早就对我述说三猿1 的故事:有时候不要听,更不要看,更不要说。但我还是忍不住在老头外出的时候,翻看他的聊天记录。其时系花波斯猫已经嫁去英国,基督徒丈夫时常和她吵架。她在外面也有了新的相好,这该如何是好呢?离婚是罪,在一起则意味着长久的折磨。老头的药方很简单也很奏效,就是多给他丈夫在外面消遣放松的时间和机会,这样不久就有了他不忠实的罪证,离婚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多年后我逐渐醒悟到,圣人的境界不是我这俗物能够望其项背的。我所能理解的智慧大抵就是放弃人世这条疯狂的电车轨道,如此一切因果都不曾发生。所谓聪明人,大概就是懂得适时让出电车舵手的位置,像三猿一样做月台上冷静麻木的看客。所谓的英雄气概,大概就是驶车碾压,任洪水滔天而不计后果的豪迈。唯其如此,才能超越非此即彼的道德困境。除了隐逸的河上公3,莫测高深的山中丞相4 ,杀伐果决的穿貂皮大衣的维纳斯5,变态的尼禄6 和堀川大公7,芸芸俗生不过是浑浑噩噩的列车乘客而已。时常触犯天条而自以为是,或者面临抉择时瑟瑟发抖。每当想到这里,我都冷汗淋漓。然而,对于祖母的金口良言,我承认我连一半都做不到,倘若有什么可以洞悉人心隐秘的机会,我是决计不肯放过的。于是挣扎再三,还是读了起来。

聊天记录很长,我翻了很多页,才翻到了开头。

一月七日:

21:03:46

菁:请问你是哪位?

21:04:52

Simon:我是暑假托福精英班坐你后排的Simon啊,你还好吗?

21:05:33

菁:还行……你等我处理几封邮件……是美国那边来的offer。

21:05:55

Simon:嗯,好的。

22:11:07

菁:回来了~~~~~~~~话说,你是怎么知道我的号码的?

22:11:32

Simon:坐你前排的Jacob给的。

22:14:55

菁:哦……那你现在在哪里呢?

22:15:34

Simon:我后来去澳洲了。

22:16:13

菁:哦……我先出去吃饭了,回聊啊。

22:16:46

Simon:好的……

二月十日:

22:53:21

Simon:你知道吗,当初的那个冷雨夜,你穿着呢子大衣,我看着你的背影远去。你的眼在人群中略一回头又移开了,躲闪着我的视线……但是我记住了你。曾经有一段真挚的的感情摆在我的面前,可惜我没有珍惜……美梦和美酒一样,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常常在没有预兆的时刻出现。我喜欢幻美的梦,在梦里,一切都可以重新开始,一切都可以慢慢沉淀,一切都可以好好解释。心里甚至还能感觉到,所有被耽误的时光竟然都能重回时的感恩和狂喜。我的胸怀中满溢着香甜,只因你在我眼前,尽情绽放,一如当年。我跋涉千里,却又一次觉得芳草鲜美,落英缤纷,好象你我才初初相遇8

23:51:03

菁:我心情不太好要睡觉了哈。刚才又收到一封美国大学的拒绝信,气死我了。

23:53:56

Simon:美女姐姐早点休息嘛……

又看了几页,我不由地生出一丝怜悯:Simon,you poor thing!这可怜的小东西就像一只毛都没长齐的狮子狗,被一个穿普拉达的女魔头用脚搓来揉去,毫无反抗之力。不经意间我余光扫到了电脑右下角,发现此时已是中午十二点。算下时差,天朝股市已经开盘好一阵,连集合竞价的时间都错过了……想到上周证券指数一片惨绿,人心一片惶恐,我暗叫一声不好。匆匆把Simon的电脑恢复到原始状态,向客厅的桌子冲去。果然,半小时不到,已有好几只蓝筹股停了盘,石油石化两兄弟稀里哗啦领跌全场。真是,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重仓中石油啊。我正慌不迭挂上卖单,咬牙割肉之时,突然大门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就像小偷撬门一样。紧接着一个酒气冲天的肉球就从我眼前晃过。眼睛肿肿的,带着粗红的血丝。衣服上挂着一些莫名的糊状物,天知道是什么东西,连个招呼也不打就径直走进了洗手间……

我想这小子最近确实不太正常,他这房租该不会又要拖了吧。真是越活越不像话,去一次洗手间就哗哗哗几十分钟,当水费不是钱么?弄脏了房间怎么办?得琢磨琢磨怎么扣他押金的事了。想到这不争气的股市,我又长出了两口浊气,伸个懒腰,且去睡个回笼觉。

注:1三 猿,又称三不猴,是指三个分别用双手遮住眼睛、耳朵与嘴巴的猴子雕像,而在世界其他地方则被称为“Three wise monkeys”,显示了名为“不见、不闻、不言”之睿智的三个秘密。
2  trolley problem,翻译为电车难题。也就是你是一个列车长,眼前的两条铁轨上各自有人,该朝那边开的问题。
3  河上公为西汉隐士,著有《河上公章句》。
4  山中宰相指陶弘景。
5  《穿貂皮大衣的维纳斯》为奥地利作家利奥波德·范·萨克-马索克小说中施虐的女主角。
6  禄:传说中极其荒淫的古罗马皇帝。
7  堀川大公:芥川龙之介小说《地狱变》中的反面人物。
8  选自席慕蓉诗集。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