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娜娜的意大利饺子
作者:贾虹  发布日期:2019-09-03 06:47:20  浏览次数:189
分享到:

第一次吃意大利饺子是在上海的意大利餐厅,是那种小小的机子流水作业出来的面食,感觉皮是厚厚的,嚼劲也不如中国饺子有弹性,我是典型的中国食性,吃过那一回意大利饺子后,就没有再想吃的欲望,连带意大利面也只在吃牛排时,吃完旁边的这些配置。

到了澳大利亚,有正宗的意大利人开的餐馆,超市里也是琳琅满目的意大利饺子和面条,但都勾不起我的食欲。我只关注中国食品。

开始喜欢上意大利食品是从娜娜的意大利Cheese开始的,这种经过特别制作发酵的Cheese好吃到爆,满嘴留住的是牧场的奶味、蓝天下阳光的纯净。

我这张挑剔的嘴,竟然开始留意起意大利食品了。

但我仍然不去意大利餐馆,我只吃娜娜纯意大利家庭式的厨艺。

娜娜、(NaNa)诺诺(NoNo),在英语里是外婆、外公的称呼,他们是儿子Paul的朋友的外公外婆,因为亲密,我就跟着Paul叫。

十多年来,感觉上,娜娜已经是我澳大利亚的妈妈了,每一次去看望她,她称我女儿。

今天,我们按常例又去看望她,娜娜88岁高龄,而诺诺已经九十有四了。

孩子们都有工作,

娜娜目前可以照顾自己,有政府居家养老的保障,家里家外都会有务工来清洁打扫。

她和诺诺形影不离相伴半个多世纪,但随着年龄的老去,诺诺的阿尔茨海默症越来越严重了,娜娜已经照顾不动诺诺了,于是诺诺去了老年院。

我们先去家里看望娜娜,她一个人居住在偌大的院落里,一见面就是拥抱,没有言语,一触到她孤单而温暖的拥抱,我的眼泪就落下来了,娜娜也在哭,我们泪眼相对。

以往热闹的院子虽然仍旧干净整洁,但诺诺风趣的身影不见了,而且将随着岁月越飘越远,我是真的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完全理解一位老人的这个大大而又依赖的拥抱......

娜娜精神还不错,前两年因为心脏动了手术,人瘦了不少,但却仍旧把自己收拾的漂漂亮亮,干净利落。

我是真感慨这些漂亮的老太太们,无论何时何地,都不邋遢不丢身份,十分得体,分外美丽。

以往每次来,都是满满一屋人,她会做满桌的意大利美食给我们品尝,后来她做不动了就到她女儿南希家聚餐......再后来她的心脏、诺诺的病症严重了,没有办法,孩子们为了减轻她的负担,就不再在她那里就餐,把诺诺送去了老人院,也把热闹顺便带走了......

院子很清冷,有一只猫陪着娜娜,也会有昔日老友来探望娜娜,娜娜思念诺诺,每星期去老人院三四次,风雨无阻......

娜娜说我们今天中午简餐,简餐后一起去看诺诺。

OK,这简餐,意大利人也不马虎,我们吃意大利饺子,娜娜自己包的饺子。

饺子包的很漂亮,头次亲手摸到意面饺子,因有特别的玉米粉,所以是淡黄色的,形状各异,有和我们的饺子相似的、和馄炖相似的,以及方形的饺子,馅儿是用他们自己的Cheese做的,就是那款超好吃的Cheese做的饺子馅儿。

然后,是番茄酱,自制的意大利风味的番茄酱,还有削成末末的Ice Cheese......

一道一道程序不能乱了套,吃顿饺子都有这样的仪式感。

娜娜一边操作一边和我们聊着,聊她的诺诺,现在除了她已经不大认识其他人了,聊诺诺过往的风趣现在的语无伦次,聊孩子们的生活和各自的工作,虽然我们都有联系但听娜娜充满爱的话语,感到格外有母爱的温馨。

我们每一次相见都有留影,每一次娜娜搂住我,我都错觉自己是在家里,我都不想离开她......

在诺诺居住的意大利老人院里,一切都很圆满,但一切又都那么陌生,诺诺已经不认识我了,连往昔和他那么熟悉的Paul他也不认得了,他对娜娜说,这是个中国女人!然后就对我笑,很亲切。

他的精神很好,整体状态也很饱满,他虽然不认识我们了,但仍旧热情地和我们交谈,他也不再说用了半个多世纪的英语了,他用意大利语和我们交谈,母语,他也只用了二十几年,然而,却是那么植根在他的生命里,二十几岁就移民澳洲的诺诺,回归用意大利语和我们交谈,竟然是那么自然和娴熟,我搂着他,一直点头,我没有一句听懂,但要让他知道,我是懂他的意思的,因为他的眼睛里洋溢着浓浓的亲情,和对身边人的喜爱。

人生的路说漫长,那是真的漫长,漫长到都记不得始和终,只有这相依相伴的时光长河里,才会有这样没有时光的痕迹遗留。

从少女到母亲再到娜娜,这一生,有多少故事留在心头,唯有这眼前的一幕,才是永恒不变的主题......

爱你,就在这平淡无痕的岁月里和你一辈子在一起!

2019/03/23作此笔记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