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学术研讨

学术研讨

第五届中澳文学论坛演讲_享用互联网
作者:龙一  发布日期:2019-09-05 11:16:52  浏览次数:56
分享到:

自古至今,科学技术的研究者和发明者不论是出于怎样的目的,其最终结果多半相似,就是科学技术进步的核心意义总会世俗化,变成对普通人日常生活的改善。从对生活改善的强度来讲,互联网的发明和广泛使用,是人类历史上对日常生活最强烈,最深刻的科技进步。

我只懂得汉语,不了解澳大利的情况,在这里我只能就个人的互联网生活,谈一点浅显的感受。

首先谈一谈信息的获得。没有人会完全接受遇到的信息,自人类社会出现信息这种东西以来,人们一直在与信息的制造者和操纵者进行斗争。操纵信息的野心从来不曾停止,我们的斗争也就无法停止。人类经历了与传说、神话、迷信和谣言等各种信息载体的斗争,特别是报纸、期刊等新闻载体出现这后,这种斗争尤为激烈,直到今天,我们的斗争对象变成了互联网上的信息操纵者。

对政治、商业和文化信息的操纵像疾病一样,是人类社会的共生现象,难以消除,互联网的出现,使这种操纵变得更便利,成本更低。幸运的是,人类是有分辨能力的智慧生物,让我们能够在遭遇互联网上某种特定信息的轰炸时及时警觉,并能很便利地在互联网上找到与之不同或相反的意见,互相对照,得出自己的结论。从这个角度看,人们如果不是被冲动的感情蒙蔽了判断力,互联网同样是破除偏见与谎言,击败信息操纵者的有力工具,人类智慧的尊严也能够借此得以维护。

最常见的信息操纵者就是广告商。互联网和大数据让广告商的科学幻想得以实现,他们能够通过“算法”准确地向个人推送商品和观念。我个人的应对办法非常笨拙,但却有一点效果,就是不断删除他们推送给我的东西,让“算法”产生困惑,不知道我喜欢什么,于是,我手机上的新闻网页便能呈现出基本的原始模样。当然了,这只是今天的办法,也许明天互联网便会想出新办法来对付我。不过,只要我们基于常识,保持冷静的判断力,我们就能将信息操纵者对我们的影响降到最低。

刚刚我们批判了互联网上的信息操纵者,但互联网真正是个好东西。所以,第二点我想谈一谈借用互联网“享受知识”。

当今活着的人中,使用过图书馆的人仍然很多,所以大家都知道,与搜索引擎比起来,图书馆的索引卡片有多么麻烦和不方便。现在每一个写作者可能都在使用搜索引擎,因为它不仅仅方便,更能扩展视野,让我们对同一问题的了解,从文字扩展到图片、音频和视频,能够在短时间内得到最多的参考资料,有利于我们形成观点,充实论据,提升文章和观点的品质。然而,我个人的看法是,搜索引擎上得到的内容,只能当作参考,不能作为“引文”使用。如果写作中需要“引文”,查阅纸质原著,至少是查阅原著网站,是必不可少的环节,否则出错的机率会很大。

现在我们谈谈“听书”。由于手机几乎变成了人体的新器官,现在我们的眼晴成为了人类历史上最劳累的一个器官,所以,用“听书”代替部分阅读,应该是必然趋势。如果不是以写作为目的,仅仅是为了曾广见闻,或是为某个研究题目作准备,我个人的习惯是“听书”。

中国目前有几家专门朗读书籍的网站,里边有收费项目,更多的是免费项目。我听免费项目比较多,因为,绝大多数不流行,非商业性的书籍,都是由非专业人士朗读的,属于免费项目。他们虽然读得不好,但至少将每一个词都读了出来,这对我就足够了。“听书”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一心二用,我可以一边打扫房间、乘坐飞机或者烹调食物,一边听人给我朗读《荆刺鸟》(澳大利亚考琳·麦卡洛著长篇小说),于是,枯躁的日常会因梅吉(Meggie)的命运而变得丰富。或者,我可以一边听人朗读艺术史,一边用手机搜索相关艺术品的图片与信息。人的创造力无限,特别是在享受方面,我相信每个人都会找到自己独特的享受互联网的方式,而且是与众不同的方式。

那么纸质图书还有什么作用么?我现在只买听过又想收藏的书,或者没有人朗读却又想读的书。我买了四十多年的书,大约有五六千本,占用的空间很大,却又舍不得处理掉,估计现在年轻人应该不会给自己增加这种负担。但是,我特别强调一点,纸质书不会消亡,只不过,读者的选择会更谨慎而已,毕竟现在房价很贵,纸质书占用空间太多了。

第三,我谈一点本行的内容。我的本行是家庭厨师和自封的美食家,文学创作算是业余爱好。

在中国,互联网购物对一个美食爱好者来讲,差不多可以说是“人生理想实现了”。我非常庆幸自己能够从超级市场挣脱出来,这种从“别人的选择”中挣脱出来的快乐,实在是美好。现在我可以很容易在网上买到中国各个地方的特产,从调味品、水果蔬菜、各种粮食,一直到某些偏僻小地方产量极低的特产,或是历史书中记载的特殊食材,应有尽有。同时,我也可以买到一部分世界各地的食物,包括澳大利亚生产的牛肉和葡萄酒。对于澳大利亚的食物,我有一点疑惑,就澳大利亚的葡萄酒在中国很受欢迎,为什么澳大利亚的葡萄酒庄不到中国的购物网上开设商店?牛肉、羊肉和海产品也是如此。如果澳大利亚的企业直接在中国开设网店,我们就不用通过中间商购买了。

最后讲一个不可靠的互联网传言。我曾经在网上看到一则传言,说澳大利亚的牧场上野免泛滥成灾,造成了很大的麻烦。在这则传言的下边有许多中国网友的留言,最多的留言是“现在‘冷链’那么发达,为什么不把这些野免抓住,加工出口到中国呢?”我不了解澳大利亚的情况,但疑问却是相同的。中国有一座美丽的城市叫成都,是四川省的省会,也是中国八个主要美食流派之一,“川菜”的发源地。据不完全统计,这座城市一年吃掉的兔子不低于一亿五千万只,有些好奇的年轻人为了品尝那里美味的兔肉,专门选择到那个地方去休假旅行。在网上,人们也可以很容易买到那里的兔肉制品。我曾经和一位美国作家聊起此事,他问:“中国其他城市也吃兔肉吗?”我当真不知道怎么回答,只能跟他说:“中国的兔子不太多,只够那一个城市的人吃。”

谢谢大家。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