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苏俄之旅“咏叹调_普希金像前忆旧梦
作者:黄冠英  发布日期:2019-09-29 18:03:45  浏览次数:64
分享到:

guanwei.jpg1961年春,我放下执鞭,毅然应征入伍,同时却失了初恋,也因黑档案暗暗跟随而受歧视,心情一直苦痛。有个路过部队驻地的小贩,挑篮里摆出单本书《普希金抒情诗集》,大概是在哪里刚收购到的,要转手出售。书为精装版,但看相老旧,且有破损。贩夫看我爱不释手,喊出了高价。我砍价无效,便交出6元的全月津贴买下。这本诗集,使摸爬滚打的4年军伍生活,有了股清新的甘泉,断续滋润我龟裂的心田。普希金也在脑海中扎了根。我希望这次旅游能多少接触点他的事迹。然而旅程表上却没有。

欣喜的是在一个不知名的公园里看到普希金铜像。他那潇洒伸出来的右臂上,正好一只鸽子飞来降落。不思量自难忘, 50多年前那旧书里的几段诗句,便油然自心底回响: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
              不要忧伤,不要心急,
              不顺心时暂且克制自己:
              相信 吧,快乐之日就会到来……
              我们的心儿憧憬着未来,
              现今总是令人悲哀,
              一切都是暂时的,转瞬即逝,
              而那逝去的将变成可爱!

我痴望铜像默念着他的诗句,再绕着它,连拍几幅不同角度的照片。顿觉身疲脚软,遂向两旁的靠背长椅扫视。长椅上坐者甚多,有大人与小孩。正感遗憾时,有位金发老太太挪动一下身子,微笑着为我和老洪让出座位。我说声“湿抹细摸!” 坐下休息。这是俄语“谢谢!”

早在上高中一年级时,因怀有将来留苏的强烈愿望,我攻俄语下过很大工夫:每天清晨都到学校边缘的篮球场上,用1小时背诵单词,并以断筷写满半个红土球场!可是政治运动频临,“生活欺骗”了我。时间是白花了,单词也差不多忘光,只剩几个模糊的零星。这时真想与好心的金发老妇交谈,问她有几个子女,做啥工作,都还孝顺吗,对未来有啥憧憬?问她从事何种职业,对苏联解体大厦崩蹋, 是何感想,当时与现在想法是否一样?……千种疑问开口难言,连芳龄贵姓,高寿几何也无法出口。我摇头自笑无能,却忽然老来骚,低声对洪老哥戏语:“要是当年不搞极左政治,我顺利升学,可能真会来留苏,而这位当年的金发女郎,说不定就成牵手……”洪老哥装出严肃表情,看了看我,又弯腰探头一瞥老妇,说:“嗯,这老太太还挺优雅呢!”他夸奖捧场,仿佛她真是我家人呢。我与老哥对视窍笑,之后赶紧离开。告辞时我再对她说:“答玛历丝,欧称哈拉索,湿抹细摸!”(同志,很好,谢谢!)她也笑了咕噜回应一声。我却不知所云,心头掠过淡淡的悲凉与惆怅。多情应我早生华发,少年梦碎,只剩一声叹息!

2019.8.20--25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