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塔斯马尼亚散记
作者:海曙红  发布日期:2019-12-15 15:30:47  浏览次数:1837
分享到:

塔斯马尼亚岛Tasmania是澳大利亚最小的州,小到可以用几天时间就开车转一圈的州,我刚转了一圈归来。在悉尼生活多年,虽说此行是初见塔岛,却并不感陌生,因为之前已通过电视书本画面等媒介领略过塔斯马尼亚的魅力了。塔岛被称为世界的尽头,因为它是离南极最近的地方,相距只有2500公里。这个岛屿几乎一半面积是国家公园,其景色多为连绵的丘陵、山谷、草原、火山和陡峭的海岸,有点像新西兰,或又有点像英格兰,岛上有百分之二十的面积被收录为世界自然遗产。

说起来,塔斯马尼亚是个很有故事的地方。三万五千多年前它还与澳洲大陆连在一起,当时的气候十分寒冷干燥。到了约一万年前冰川时代结束时,海平面上升后形成了巴斯海峡,塔岛才成为远离大陆且在空间上独立的岛屿。考古证据表明塔岛有澳洲最古老的土著定居遗址,许多岩洞曾有人类居住的遗迹。 时光流转到1642年,有个名叫阿贝尔·塔斯曼Abel Tasman的荷兰航海探险家,受命寻找“未知的南方大陆”,是他第一个发现了塔斯马尼亚,只是命运捉弄人。据说当年他们登陆后,发现岸上有大脚巨人的脚印,困惑之中一时改变主意便起锚返航了。此举足以让后世的荷兰人惋惜,不过,塔斯曼到底是发现了这么一个新地方,并以荷属总督范迪门之名命名。Van Diemen’s Land这个名字一直叫到1856年才改名为Tasmania,实则是为了纪念这位荷兰航海探险家。

到了18世纪,悉尼先期成为英国在澳洲的殖民地,很快塔岛也成为继悉尼之后的第二大囚犯流放地。在欧洲白人到来之前,塔岛大约有一万多名土著居民,他们过着渔猎采集的生活,白人的到来打破了土著人平静的生活,后来白人与土著人之间爆发了一场长达二十余年的所谓“黑色战争”。最后,塔岛所有的土著人都被驱赶至东南部丛林中。由于白人的残酷杀戮和疾病侵袭,塔岛的土著人口于1876年灭绝,劫后余生的土著人则被迁往巴斯海峡的小岛上。当历史的烟尘散尽,现在的塔岛已不见有土著人。进入20世纪后,塔岛依然以农林牧渔业为主,经济发展较缓,以致于许多本地年轻人离开塔岛去外地谋生。

其实,只要不是为了谋生,塔岛绝对是适宜人类居住的好地方,更是旅游度假的好去处。塔斯马尼亚堪称“天然之州”,整个岛呈心形,好象很倔强地挂在澳洲大陆右下角的样子,而且岛上人的生活节奏比较贴近自然,也象极了一颗健康的心脏应该跳动的那个样子。我们在岛上旅行,不时地经过各式各样的田园农庄,先后造访了土色土香的果园果酱农场、生蚝养殖农场、 乳酪芝士农场、蜂蜜工厂、酒庄葡萄园、熏衣草庄园,见识了不少慢生活的人,所遇之人或动物皆因悠然安逸而显得友好呆萌。现在塔斯马尼亚的旅游业正发展兴旺起来,塔岛被誉为“假日之州”,确实很适合喜欢慢游、徒步、田园风光和野生动物的旅人。

此行虽说没有转遍塔岛,但值得一看的地方也去了不少。漫步在塔岛首府霍巴特Hobart,随处可见具现代艺术气息的城市风景和街头艺术,据说此城有点象哥本哈根。在距霍巴特市区20公里处,有一座海拔1270米的威灵顿山Mt Wellington,登高才能看见好风景,车一路开到山顶,那儿设有了望台,可俯瞰霍巴特城市景色以及德文特河Derwent River水域。列于世界文化遗产名录的亚瑟港Port Arthur位于塔斯曼半岛,那儿沿岸的每一座小岛都有自己的故事和流放犯的坟地。我们在亚瑟港坐渡轮时乌云压顶,行驶在漆黑神秘的水面上,但见两岸苍翠的密林显得格外萧瑟。所幸去菲欣纳国家公园那天阳光灿烂,得以登高一睹湛蓝的酒杯湾Wineglass Bay,并将岛岸独特的山水风光尽收眼底。这次饱览了塔岛千变万化的海岸风景,岸边那些受自然力侵蚀的峭崖巨石均见鬼斧神工之力。

车至塔岛西北部的摇篮山Cradle Mountain时,没赶上好天气,据说那儿一年之中有三百六十天会下雨雪。座落在世界尽头的摇篮山,是世界自然遗产塔斯马尼亚荒野The Tasmanian Wilderness的一部分,两座高低不同的山峰之间有一小小突起的山石,远远看上去犹如英式摇篮。山脚下有冰川作用形成的鸽子湖,湖边稀有动物如袋熊wombat 时常出没,草甸雨林珍稀植物自然繁衍。我们于寒风冻雨中见识了摇篮山鸽子湖四周天荒地老的模样,远看山峦起伏叠嶂,近观植被奇异丰富,远山近水朦朦胧胧,亦有几分淡泊悠远的意境。

在塔岛旅行,沿途所见小镇都显得质朴宁静——里奇蒙小镇有澳洲最古老的石洞拱桥,谢菲尔德小镇随处可见各国艺术家创作的壁画,罗斯小镇有宫崎峻当年居住过的烘焙店客栈,在小镇停车休息哪怕二十多分钟,来杯咖啡或冰淇淋品尝一下也别有趣味。更有那车窗外一闪一闪的景致,连绵的山丘草地溪流农舍如诗如画,让我想起一百多年前从欧洲来塔岛定居的画家格罗伍的画,他在澳洲画史上以描绘塔岛田园风光闻名,其画风既充满独特的想象力,又真切表现塔岛的自然景观。 听说当地政府正在把格罗伍故居扩建成艺术博物馆,如是,他年再游塔斯马尼亚又多了一个好去处。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