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一日看尽长安花 5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20-09-30 13:39:15  浏览次数:225
分享到:

可現在這匹深黑色的馬,卻成了一匹真正翠綠的馬。馬之形狀,因己視野所限,自然无法觀其。這翠綠,卻是真實清晰和逼人。話說,這骊山的樹,或許是因其帝王之尊所故,滿山遍野皆是不太高却王气逼人的塔松。

塔松本就翠綠簇新。

給這七月雨輕輕這么一繚繞,越发显得湿润蒼翠。

一丛丛,一束束,一坡坡,联袂着一汪汪直綠入行人心扉,那感覺,那味道和那联想,不親臨其境,绝对無法由淺入深地一點點,一寸寸,一滴滴的經久享受。

繼續上行,不經意間就到了西安事变地(當年事变实地)。

物件陈旧,陋室缄默,唯有用有机玻璃护住的各个弹孔,在无言诉说。

再向上攀登,就到了兵谏亭,即,當年事變時,蔣介石赤足逃到骊山半山腰的躲藏地。躲藏地是一塊聳入高空的山巖,中間一道窄縫。據說,當时的蒋委员长就躲藏在窄縫里,后被搜山的東北軍捕获,押至山下城内張學良公館軟禁……

彈指一瞬間,83年過去了。

當年事變的大小主角,均己先后作古,歷史翻過了新的一頁。

然而,枪声仍在震荡,狼烟四起,奔跑不止,叫喊不绝……西安事变不可忘記,是因为它影响并修改了歷史的走向,至今,仍是屏幕和網絡上的熱搜和熱門。望着方形空蕩的大石亭楣上“兵谏亭”三個大字,我有些晒笑不己。

記得書上原名是叫“捉蔣亭”的,一目了然,别有寓意。

現在呢,悄悄儿就改成了“兵谏亭”。

模糊了人名,修改了动詞。嘻嘻!方塊字的確具有隨意搭配組合与装饰形容之功能,我們老祖宗的發明,原本就随机应变,左右逢源哦!我又一次真真切切領教了,中國古發明的精妙深奧!繼續向上,骊山也越來越丛密蒼翠,令人賞心悅目,愉悅不己。

触景生情,诗兴大发。

不由得想起了首唐诗。

自种双松费几钱,顿令院落似秋天。能藏此地新晴雨,却惹空山旧烧烟。枝压细风过枕上,影笼残月到窗前。——曹唐《题子侄书院双松》。

好一個“影笼残月到窗前”。

贴切可爱,形象盎然,其味悠长。

此时,站在骊山華清宮門外,欣賞著那一抹蒼翠的塔松林,我好像置身于當晚清瘦的天空下,半輪月亮斜在骊山頂,那着一身明黃龙袍的李隆基正携了楊玉環纤手,指着月亮發誓:朕與妃世世相愛,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

半輪月光妩媚,轻柔朦胧。

把兩个影子投射在身后的窗帘上,做成了一個大大的“呂”字!

想着想着,我為我自己感動了,居然眼角有些湿润。稍后,购票入內,終于見到了傳說中的“春寒赐浴华清池,温泉水滑洗凝脂。侍儿扶起娇无力,始是新承恩泽时。”的華清池。啊哈哈!頓時,除了靠着幻想和疲乏支撐着,本姑娘可是大倒胃口,大所失望。




评论专区

HH_Wang42020-10-03发表
撩起岁月的面纱,当一袭苍翠相拥。窜动的感奋与诗意,已分不清哪一朝、哪一代。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