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现代诗歌

现代诗歌

光明和黑暗(外三首)
作者:林木  发布日期:2020-11-27 19:29:31  浏览次数:356
分享到:

春天是诗人死亡的季节/戴孝的帆船/拖着一片蓝色尸布/缓缓驶过——题记

 

时钟停留在童年的记忆 黑眼睛里飘着浓雾 

寻找海浪的背脊   戴着直筒帽   如戴着一座城 

躲在文字背后 用诗编织童话  你的童话世界里

有灯塔  羽毛  蝈蝈  贝壳  小船  花籽  风筝

还有一个王子  同时爱上两个公主

 

敏感的神经触须在麻木的世界里伸展  四处碰壁 

梦想一片净土  在一个神秘的岛屿 

以为找到了光明  在雨滴中的世界里无名的小花开放

小草轻轻地呼吸  昆虫在草地上爬行  每扇窗子里

都长出绿树  雨中你在沙滩上捡起遗落的星星

 

回归自然  与世无争  割草  喂猪  养鸡  劈木柴 

你比同代诗人洒脱  但不能成为隐士  你情缘未了 

厌恶自己的男儿身  却需要女性的爱情和肉体 

想以三个人的世界建立一个独立的蓝色王国 

你们的爱情故事  在命运的安排下悄悄进行

 

虽然妻子宽容  但怎能和情敌变回聊斋里的姐妹 

你细钢笔下变形的女人不能挣脱世俗的樊篱 

你想用双手构筑一座封闭坚固的城  在生活中却只能不停

修补一间破漏的小屋  专心致志地打磨刀子

继续和自己和世界抗争  孤独的岛屿将漂向何方

 

激流岛的激情能激起诗意和情欲  也激起嫉妒之心  

用孩子的规则玩大人游戏  黑夜的眼睛望着你 

朦胧诗的背景里生命和死亡的界线模糊不清 

你的眼睛比黑夜更黑  黑暗背后是死亡 

难道童话世界里的黑暗并不黑  那里的死亡是假寐

 

诗让你宁静 思想让你疯狂  内心里住着怪兽 

一旦它在黑暗的森林里行动  童话的世界就颤抖 

当你走在空空的走廊  一眨眼  盛开的红花变成血腥 

你忘了你看到的只是镜中花 

黑眼睛看不到光明  真正的光明来自内心

 

海风从遥远的地方吹来  吹破从大海深处升起

模糊的泡影  沙滩上的蓝色城堡被海浪冲毁

黑暗在体内膨胀  欲望如石榴绽放  童话语言越过暴力语言

直达暴力行为  任性天真的孩子在现实里上演

残忍的一幕  你的所作所为都是命运知道的事情

 

你是柏拉图说的那个诗人  和上帝靠得最近  一生无法破执 

一直向往那边的生活  你仰慕树林  最后变作一片树叶挂在树桠 

孤独地眺望远方  生命划出的弧线停在半空  用死亡完成

最后的诗篇  最后的童话   你的结束是不是新的开始

你的灵魂会不会如你诗中的小草  当春天来临时重新发芽 

自我

有几个自我同时选中我的肉体

作永久居留地  一个是男性的她 

一个是女性的他  一个戴着面具

一个徘徊在肉体和精神之间

一个藏在光明和黑暗的夹缝里

一个自由出入于过去和未来

一个躲在诗歌背后玩文字游戏

 

每次几个自我聚会

真正的我  内在的我总是缺席

它躲在影子里面  有时完全消失

 

每个我在我身上轮流执政

我不停地改头换面  有时几个我大打出手

打得脸青鼻肿  现在有个我权欲膨胀

为了独揽大权  不择手段 

1

波涛汹涌起伏  体内激荡着永恒的骚动

即使上帝之手也无法抚平皱褶

涨潮    鼓胀胸脯

退潮    露出背部

2

你创造了万物  领地却不断萎缩 

你依然跳动不止  总有海鸥在额头飞翔

海浪不停冲击岁月的海岸

用蓝色音符沿着海岸线谱写乐章  

3

多少暴风雨    多少秘密在体内酝酿

浪潮一次次被岩岸击垮 

又一次次向上冲撞 以自己的语言

书写西西弗斯神话

4

你既有形又无形  既冲动又安详

既会诞生又不会灭亡  

蓝天是你的映像 鱼长出翅膀

梦中    每天托起一轮新的太阳 

5

你升腾为气   再下降为雨

慰籍干渴的土地  以宽阔的胸怀

拥抱鱼虾    贝壳    海藻  星星

我心中也有一片海  那是你的投影

鹰 

来了 高傲的飞禽之王  来自雪山之巅

听  翅膀在身后掀起雪崩

它穿云驾雾  它的飞翔和大地构成雪莲的角度

希望就在那广袤的黑土地

锐利的眼睛闪着光芒  投向千里之外 

透视了多少世纪  沿着动物学的几何曲线

时而迂回在峡谷  时而盘旋在碧空

宽大的翅膀轻灵矫捷  随着气流升腾 

飞过茫茫荒原  满天风雪    烽烟战火

飞过更多维的空间以及鸟的时间

俯冲像利箭  直上云宵如闪电  太阳在它左边

它舞动翅膀  横扫乌云和暗物质的阴影

它合拢羽翼  风便骤然停歇

 

看  它站在亚细亚黑土地苍鹰的山岗

以古中国象形文字的模样


上一篇:荷花深处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