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这个冬天有点冷
作者:梁军  发布日期:2021-01-02 12:10:17  浏览次数:428
分享到:

节前收到许多熟识或陌生朋友们的问候,一并感谢!

很多人问,最近怎么没看到你moment上的随笔?是不是把我block了?你是我们的顺风耳,千里眼,每天随便聊上几句,让我们跟随悉尼华人日常生活点滴的脉搏,给悲催晦暗的现实添加一点人间烟火。

印象中,小时候有一两年,天天不落追着看《今晚报》副刊冯骥才的连载,都是他出国期间的所见所闻。在纽约晚上坐火车被黑人盯上情急之下亮胳膊根不战而胜啦,在音乐喷泉广场喂鸽子啦,西方人与中国的文化冲突等等,诸如此类的豆腐块。

这几年也胡乱写了几十篇随笔,都是兴之所至。

现在的“群”,人人自危,言多语失。一句无关痛痒中性客观的话,不是得罪了这个,就是冒犯了那个。过去的竹马、同窗、莫逆之交转瞬间成了陌路。应该把嘴缝起来,Sealed with a kiss,世界就和谐太平了。

先写几天,考验一下耐力。

志在守朴,养素全真。 

   作协会刊

新洲华文作协会刊《南极光》第二期在2020最后一天与读者见面,有点承前启后的意思。

会刊选登了我的短篇小说《冯老爷子》。

这个短篇在2018年4月连载于澳华文学网,说的是依亲移民的老年父母们不得不重新面对人生选择的故事。应了那句老话,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

这类故事周围比比皆是。婆媳关系,丈母娘与女婿的关系……会不会沐浴在蓝天白云下就变得一团和气?现实中,有些家庭起止是马勺碰锅沿,简直就是暴风骤雨,水火不相容。

《三字经》说“人之初,性本善”,西方人讲“人性本恶”,doctrine of evil human nature.

人生就是不断学习成长完善的过程,不能只低头拉车,不抬头看路。

作协会刊很珍贵,有作者们的真情实感,有编辑们的呕心沥血,希望它历久弥新。

这个冬天有点冷

2021年元旦。

新年新气象,向国内外亲朋好友们问声好!

节前连续几场雨,悉尼处处被翠绿的植被覆盖,与去年山火时光秃秃灰蒙蒙的情境对照,感叹大自然薄情摧毁的力量,多情孕育的光芒。

圣诞前悉尼的抗疫形式一片大好,朋友们热烈期盼着互访,痛痛快快喝几杯。谁承想北海岸出现了美国输入的病例,生活重回令人沮丧的封闭状态。

马路对面黎巴嫩老夫妇,重铺自家门前的草皮,折腾好几个星期,耽误了悬挂门前的圣诞灯饰。往年他家的圣诞彩灯是整条街最漂亮的。

邻居老太太邓恩,做完膝关节置换手术,到百公里外的南部小镇Berry的女儿家过节。

盖瑞完成了砍树和篱笆的整修工程,远赴英国和儿子过圣诞。

街面上出其地安静,只闻蝉噪鸟鸣。

看看微信,世界各地的华人朋友们在干什么?

加拿大的风雪夜归人,正在白雪皑皑的林中小径遛狗。

新西兰华人作家雁儿,收拾渔具驾船出海钓鱼。

美国的正人君子,正在教堂里和教友们祈祷,坚称被上帝选中的川普被深层政府和共济会光明会掌控的媒体打压。信不信由你,好戏在后头,奉耶稣基督之名宣告,川普必连任。阿门!

日本的丑叔,赶路回家写连载,被淋成落汤鸡。

悉尼的诗意人生,在自己的院里喂锦鲤,飞来一只彩蜻蜓,围绕他上下翻飞,不肯离去。他大发感慨,我们是否前世有缘?

国内酒店业大佬张先生,走在上海中山公园的石路上,听闻越剧《祥林嫂》唱段,余音绕梁,心荡神摇,满口西皮二黄地地道道的老北京不知不觉中爱上了地方戏……

我的新年愿望是什么?父母家的暖气达到国家标准室温18度。室外零下8度,室内15度,要靠电暖器取暖。

               巧

贾虹老师,《藏在这里只为遇见你》的作者,昨天在作协群贴了篇文字,《讲一点我家的事》,回忆家族里的长辈。舅公刘冠雄、姨父成思危、大舅丁建弘、舅妈徐敏华等,都是新中国历史上有名有姓响当当的人物。

王导啧啧称奇:“刘冠雄老师是你舅舅吗?他拍过我的《戏剧人生》、《千年等一回》、《祥符春秋》等多部电视剧,是我的老朋友了。听说他退休后到澳洲女儿这里来了,还没打听到详情,国内就有消息说他去世了。不胜唏嘘!”

“是我舅公,外婆的弟弟。”

“哦,以后见了面可以聊聊他,我对他非常熟悉,有趣的交往很多。”

It’s a small world. 世界真小,无巧不成书。

《红楼梦》中提到大姐儿娇贵多病,刘姥姥二进大观园时,凤姐因她又病,想起要刘姥姥给她起个名字,说“……你贫苦人起个名字,只怕压的住他。”

刘姥姥听她刚好是生于七月初七,就笑道:“这个正好,就叫他是巧哥儿,这叫作‘以毒攻毒,以火攻火’的法子,日后或一时有不遂心的事,必然是遇难呈祥,逢凶化吉,却从这“巧”字上来。”

佛教讲究因缘巧合。

爱因斯坦有句名言:巧合是上帝匿名出现的方式。

作家们喜欢借用偶然性事件,推动情节的发展,增加起伏波澜,造成一种特殊的效果。

巴尔扎克说:“偶然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小说家:若想文思不竭,只要研究偶然就行。”《〈人间喜剧〉前言》 

移民来悉尼后,一次到唐人街面包店买吃食,听见有人在背后喊我的名字。回头一看,一位美女冲我笑眯眯,却无论如何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

“恕我眼拙,您是?”

“咱俩高中一个班嘛,忘了?认不出来也正常,女大十八变,真巧……”

后来,陆陆续续机缘巧合在悉尼碰到六位中学同学,世界真小。

法国预言家诺查丹玛斯、印度男孩阿南德等不约而同预见了2021人类的运势,有兴趣可以自己到YouTube查看。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