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悉尼的苏眉(67)初到悉尼展示拳脚
作者:许耀林  发布日期:2021-04-03 21:29:18  浏览次数:285
分享到:

史先生见了我们非常高兴!他非常热情的接待了我们。我们双方互相介绍了一下情况,一看史先生人高马大,身材魁梧!说话声音如同洪鐘!

"老许呀,见到你们我真高兴啊!我虽是辽宁大学毕业,我老家也是河北清河的,哦!是武松的故乡!咱们是地道的老乡啊!"

认识史老师后,他带着我们看了好几个生意,但是我们都没认定买哪个!"我说你们哪,先别急着买生意,你们现在即然开了自己的生意"荣宝堂",就先干着,骑着马找马,如果你们的生意赚钱了,就开自己的生意不一样吗?"我们听了史老师的见解,感觉他说的有道理!就不着急买生意的事了。史老师也喜欢钓鱼,游泳,象棋玩的也不错!反正,比我下的好!史先生家住西区开姆西,紧挨着大超市!

史老师真名叫史清柱,来澳洲前是国内国家轻工业部专职翻译,也是轻工部部长杨波的专职翻译。由于史清柱在轻工部英语非常好,每次轻工部有外事任务,援助外国专家组的领队总是落在史清柱身上。史先生除了人身高马大外,为人非常热情!有求必应!他听说我喜欢钓鱼,就专门安排时间,带我们认识几个钓鱼点。"

老许呀,明天我带你们去克拉维立去钓鳗鱼,钓鳗鱼可好啦!"老头说起钓鱼来也是眉飞色舞!"老许呀,我在克拉维立一次摸了二十多个大青边鲍鱼!你说我怎么吃的么?我生着吃的撒西米!可好吃啦!"说完老头眯着眼睛笑着,我来你家接你。

第二天早上六点多我们在史老师老马识途的带领下到了克拉维立。悉尼的海岸都是那么迷人,一到克拉维立的海边,有一种让心情霍然开朗的感觉!这个里的停车场早以车满为患!我们停好车带上钓具史老师还在叨叨叨个没完没了!"克拉维立二百七十五度看海,这的钓鱼人非常多,三两一伙的,有的钓苏眉和沉底钓,有的用漂钓黑鱼。有的专门钓鳗鱼,这里鱼的种类很多!你可以任意选择!

从停车场到岸边是一条专门为去海边的小路儿,下十几步台阶就是泳者们休闲的地方。接下来是游泳池,这个泳池是一个海角天然形成,有一两百米长,宽度也有两百多米,很早就有人来海里泡着了。我们钓鳗鱼的地方就在游泳池靠近大海的地方!

我们一行四人,我和爱人芙蓉还有女儿多多,加上史先生。钓鳗鱼的地方是一块块大小不同的岩石,就在这些岩石之间的岩石缝中截着很鳗鱼。史先生在前面带路,"慢点走!注意安全!"史老师从这块石头又窜到那块石头上!大块头的身材晃晃的,两支胳膊也是晃来晃去!很快他蹲在那儿,打开沙丁鱼罐头,把沙丁鱼和汤倒入岩石缝中,然后,把八号铁絲前面拴的钓鱼线和钓线头儿上的勾儿勾上尤鱼。就等着鳗鱼上钩了。

岩石缝中的水浅浅的,有半尺深浅,也有些许水闸草,岩石中的水和水草会随着潮水的升降快速流动。说着话女儿多多惊叫起来!"哎!爸!我钓到鳗鱼了!快来帮我!"

史先生很快踩着岩石三步并作两步去帮多多,我冲了过去,一看果然是勾住一条黄褐色的大鳗鱼,它弯来弯去的张着大嘴,嘴里两排又尖又锋厉的牙齿急得只咬岩石,全身弯来卷去的见什么咬什么!,史老师不慌不忙的抓过小钓杆,一条大慨一公斤多的大鳗鱼居连居连的被拉出水面!史先生很快踩着岩石三步并作两步去帮多多,我冲了过去,一看果然是勾住一条黄褐色的大鳗鱼,它弯来弯去的张着大嘴,嘴里两排又尖又锋厉的牙齿急得只咬岩石,全身弯来卷去的见什么咬什么!,史老师不慌不忙的抓过小钓杆,一条大慨一公斤多的大鳗鱼居连居连的被拉出水面!

这个时候己经九点多钟了,在海边泳池中游泳的人已经满满的半海湾都是人了,岸边也己躺了不少人,千姿百态,什么姿势都有。人多了,大海反而老实多了,我们早上刚来时海浪拍打岸边,还有点发狠呢?!为什么现在海浪突然变小了呢?!可能是人多了,大海变得训服了。女儿钓到一条大黄鳗鱼,高兴的直蹦哒,"別蹦哒!掉水里!"芙蓉从几米外冲着女儿喊着,"哎!我这也钓了一条大黑鳗鱼!耀林!过来!"我几步过去一看,"呜哇!这条大傢伙!"一条足有两三公斤的大鳗鱼拽呀!拉呀!⋯我拿过杆子,使劲拉呀拉呀!"哎!拉出来了!"我提着大鳗就往岸边的大平台上跑去!芙蓉在后面跟着跑,"耀林!注意!别让鳗鱼咬了!⋯"经过一天的钓鳗鱼活动,大家都非常愉快!我和夫人芙蓉也感到这种有利于身体健康的活动,今后要多搞几次。史老师一直精神抖擞!心态好,按他的话说:"我是享乐派的,该吃吃!该喝喝!啥也不想!只要好好话着,活得高高兴兴的,不就得了!""史老师,咱们爷俩一样,吃今儿个,没明天!"我也用话和史先生凑乐子。中午前后的天,热情的让你难以接受!汗水一会儿就是一身,我说:"大家今先回家,下个礼拜再来吧!"大家都累得够呛!许多连说话的精神都没了。

非常快乐的钓鳗鱼活动结束后,我的脑海里还在浮现出史先生的一幕一幕生活片段和往事。"我虽然出生在辽宁沈阳市,但我老家是河北省清河人,是武松的故乡!你说,老许!我在轻工业部,替那些老实八交的同事多说了几句公道话,哎,领导听着不高兴,就冲着我来了,给我穿小鞋儿,有需要我的机会也故意不让你去!这次倒是让我来了,…"史先生铁红色的面孔说到此就更脸色更红了。他又接着说:"这次轻工部领导把机会给我了,老史啊,你带这个出国代表团去南部沿海国家在访问吧!就这,我同意了,沿路到瓦努阿图、斐济、巴步亚新几内亚,不错!最后也是最好的国家澳大利亚!到了澳大利亚,干脆,我就就跤跌了,我就留在澳大利亚悉尼了,不回国了!"史先生越说越激动!"他奶奶的,这不!一晃在澳大利亚已经生快二十年了!"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