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红尘烟雨局与套 第1部 第49章 园山饭店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21-04-10 16:49:18  浏览次数:128
分享到:

众副谈完后,武书记接着发言。

“同志们,林局的工作大家亲眼看到了,卓有成效,成果喜人。可以这样说,明天的合同一正式签定,就等于给全局的干部员工,每人增加了一级工资;至于各位,嘿嘿,恐怕好处还在后面。”

武书记有意停停,让自已的话产生效果。

几副矜持的坐着作沉思状,其实一个个肚子里的小算盘早拨得噼啪有声。

林地有所不知的是,当他和小肖前往市委大院时,饶副,吴队,王秘书和司机,一边往局里赶,一面展开了热烈的议论。

主题自然是合同签定后,明年的那个“五”,落实到全局千余名人头上,大概有多少?

四人叽叽喳喳的争一会儿,最后以年龄最大,资格最老的饶副局意见为准。

饶副的算盘是这样拨的;假设林场一千八百余亩,拿出一半即900亩与林业局合作,以种一向畅销的碎皮苹果为例,熟土密植3 :4的行距。

亩植220棵,计900亩需19.8万棵;每棵树苗按去年不加运费的价格四块五毛算,成本共需89.1万块。

再加上化肥什么的,900亩苹果成本约需用150万。这是支出。

而按去年农业部某专家顾问的观点,苹果亩产标准为高产6000斤、中产4000斤、低产2000斤。

为达到高产,每亩果园应该投入4700元。

这样算来,900亩苹果每亩只投到了1700元左右。

原因在于节约了大量人力和租用土地费,这便是主管局的有利之处,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嘛。

如果再按去年每亩一万公斤的普遍收成计算,900亩地共产苹果900万公斤,再按去年的市场批发价每公斤5.1计算,即900万×5.1==45900000(四千五百九拾万),再-减掉成本150万,剩45899850(四千五百八拾九万九千八百五拾)。

再按照合同五五分成,即;45899850÷2==22949925(二千三百万)。

最后,二千三百万÷林业局一千人==每人2300块。

再减去提留什么,明年的今天,每人到手1500块是没有问题的。到底是老农业局局长,熟行熟路的一路算下来,算得大家心花怒放佩服得不行。

仿佛那嘎嘎作响的崭新百元大钞,已发到了自已手中。

如此,对跟着林局风尘仆仆奔波一上午,却忙忙碌碌赶回来吃自已的埋怨,不翼而飞。

一行人回了局,匆忙在食堂吃了点饭,就各奔前程。

饶副找几个副局聊天,把此行的目的和自已的计算,抖了个一清二楚,博得了众副的感概与叹服。

王秘书吴队和司机呢,则各找各的群体,同样的话题和同样的计算,一一抛出。还不待林地回局,局本部早人人皆知,皆大欢喜。

所以,武书记实际上说的都是废话。

因为,大家早在自已的脑中算清楚了。

扯平算,除掉提留进小金库,全局千余名是人平1500元;可是作为局的领导成员,例行是比一般干部职工高得多。

再说,现在不是吃大锅饭的计划经济了,是按劳分配和论功行赏的市场经济时代。

所以,再加上一些考评淘汰等因素,肯定会有一大批人拿不到平均数。

他们节约出来的这一大笔,按惯例加给领导班子成员。这么一算,局本部领导班子每人过万元的额外收入,是肯定了的。

“总之,林业局大有希望!希望大家振作精神,真正做到劲往一处使,心往一处想,紧切团结在以林地局长为班长的局领导班子周围,为林业局新局面的开展而努力奋斗。我的话完了!”

见众副并没露出感恩戴得的神情,武书记有些失望,很快结束了自已的总结发言。

众副拍掌,然后都以期盼的眼光看着林地。

林地点点头,慢吞吞的开了口:“今天的大话和高兴话都说得够多,我得说,任得重道远,还需要我们团结一致,共同努力,且看下回分解!现在,散会!

五点半准时在院坝集合登车,不要忘了,不去后果自负呢。”

大家都乐呵呵的嚷嚷:“谁不去?傻瓜才不去呢。”

“哎任副,你去过园山饭店么?我一直听说是咱池市数得上的一流大饭店呢。”“扬副,说好了今晚帮我喝酒哦。来,拉勾兑现,一百年不变。”,一面朝处走。

“饶副”林地喊住了他:“你留下,有事儿呢。”

饶副就笑嘻嘻的朝几副合合掌:“先走一步,先走一步,我和林局聊聊就回。”

待几副都散去,屋里只剩下林地和武书记面对饶副,小肖也告辞:“我也得回,整理会议记录,打制合同,明天一早就要要呢。”

林地点头:“好,去吧,合同细心一些,不要出错,这是一件大事儿呢。”

想想,又问:“我们都便餐去了,王秘书一个人呆在医院守着,不好吧?”

小肖一楞:“这我可没想到,那,我看是不是找个保安去替换替换?扬副完后可以再去换回的。”,林地摇头:“不妥,不妥!”

他自然比小肖了解这个扬副。

不要看她是个五十有四的女流之辈,平时间矜持倨傲得犹如二八娇龄的美少女。

可一旦高兴忘情起来却原形毕露,令人惊愕不已。特别是她的洒量,一瓶六十度老白干加一瓶红葡萄酒灌下后,屁事儿也没有,越发英勇善战,顽强拼搏,直到对方倒下,方肯罢休。

所以,让她饭后去换保安,等于痴人说梦。

小肖想不起更好的办法,只得楞楞的看着顶头上司。

倒是林地笑笑后,点拨道:“也不要换啦,给值班保安报个夜班补贴就行了,我记得明天上午轮到我值班,我从家里直接去医院。有什么事情,你打手机找我就是。”

小肖答应着出去了。

林地和武书记对看一眼,抬抬手。

“饶副,坐过来坐过来,还有个极其重要的问题没商量呢。”,饶副笑笑:“不就是联营公司的领导班子么?虽然合作只是个形式上的名义,但也得有章可循,有法可依,经得起上级检查和历史检验么。”

武书记就指指他:“好个老狐狸,和我们想到一块去啦,所以留你下来,常务副局么,我们得分分工呢。”

林地抱着自已胳膊肘微笑着,对武书记的作法十分满意。

还是在归程的路上,林地就与武书记通了电话,大致谈了此行的情况和自已对联营公司领导班子的考虑。

局党委书记呢,则回答:“林局,你说了算,我紧紧跟上就是。我想这事儿定下来以后,几副可能改变以前的工作和为人态度。

只要他们不捣蛋,就是你我的福音。我相信,林业局新的局面,已经到来。”

林地感到自已很幸运。

幸运地于千名厅局级的生死竞争中,脱颖而出,坐上了林业局局长宝座;幸运的拥有了这么一位知情达理,全力配合的局党委书记。

幸动地遇到了心灵相通忠心耿耿的小肖主任。

古人日:人生得一知已足矣!可自已却得到了二个知已,这抑或是上天对自已蹈光养晦二十年的最大回报呢?

“林局,还是你给说说吧。”

武书记作完铺垫,就退下端起了茶杯。

饶副的眼光便转向林地,他早就对此事儿作了全盘估摸。以林地淡泊的心态和一贯不喜欢抛头露面的作风,他肯定不会抓着联营公司的总经理一职不放。

武书记呢,本事只在抓思想教育工作方面。

动动嘴,唱唱高调,慷慨激昂和雄心万丈可以,可对于市场经济工作,却一点不得要领。

如此算来,这联营公司总经理一职,就非自已莫属了。

想到此,饶副有些心跳不均,激动不已。

谁说联营公司只是个空架子?即签有合同,双方就得按合同办事儿。作为甲方的总经理,嗬嗬,视察呀,批签呀,外调呀,开会协商呀什么的,多着呢,够忙的呢。

更重要的是,可以借此少与林地和武书记打交道或见面,离这个令自已深感屈辱的常务副局长职位,越远越好。

但是,“林业局常务副局长”这个职位却不能丢。

它毕竟让自已超然于众副局。

在上级领导的眼里份量不同,在官场中的地位不同和在林地与武书记的心中份量不同。林地却没马上开口,而是像看到他心里去一样看着他。

应该说,饶副的估摸基本正确。

林地也正是这样想的。

自已和武书记,显然都不适宜联营公司总经理一职。

这点,他早与局党书记达成了共识。

屈指算来,最适宜者自然是饶副局了。可林地对饶副的圆滑狡黠,反复无常和小聪明不断,却实在有些担忧。

林地虽然不太懂经济运作,却知道一些经济运作与市场需要的融洽平衡关系。

以饶副的品质和为人,难保不急功近利,拔苗助长以及巧借名目,中保私囊。

可事情迫在眉目,一时又该到哪儿去找最合适的人选?这人呢,也就这样了。就像人们常说:“漂亮不才女,才女不漂亮。”一样,这经济奇才专业好,可其他却不一定能与其场专业成正比,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儿。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

也没有完美的事情。

饶副,用其长,避其短吧,林地相信自已控制和驾驭的能力。“问题你都看到了,即签合同,就得按合同要求办事。我和武书记都不适宜抛头露面,并且业务也不熟。”

林地微笑着开了口。

“所以,我和武书记商量,这联营公司的总经理,就请你担任。不知你意见如何?”

饶副不动声色的故作深沉,想想,然后点头:“这事儿我也想过,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局里兴亡,饶副有责。

本来呢,是该你和武书记挑这副重担。可你俩的肩膀上已压上沉重的担子,只有我这个常务副局还稍轻一点。所以,我义不容辞,唯有鞠躬尽瘁,尽职尽责。只望工作做好,少些失误,为你和武书记分忧。”

林地笑笑。

他才不相信这老头儿的鬼话呢。

只是,现在必须先把班子搭建起来,明天卫冕来后,才能正式与他商量相关事宜。要不,人家一看你林业局话说得挺牛气,可这事儿却丢三落四,乱七八糟的,一借口甩手就走,咱连喷嚏也打不出的。

“对了,林业局内部也须成立联营公司董事会,这才符合合同法和公司法的规定,这你是知道的。”

林地待他一说完,便话锋一转,直截了当。

“鉴于你已兼任联营公司总经理,这董事长一职,我想还是由我兼任。监事会主任一职呢,请武书记兼。这样,从组织上和工作上,都为联营公司的正常运儿,提供了最大化的成功保证。”

饶副一听,眼都直了。

他暗暗责怪自已,一门心思就想着这个总经理,却忽视了比总经理更有发言权和制约权的董事长和监事会。

是的,要论讲起合同法和公司法来,饶副绝对以一当十,独步林业局,无所抗手。

却不曾想一着不当,轻易就给林地扼住了自已的颈项。

话已说出,慷慨赴任,现在怎么办?束手就擒或者出尔反尔?他妈的,真是大意失荆州,现在给套住了是不?

饶副脸上的失望和懊恼,早被林地瞧了个明明白白。

其实,这就是林地和武书记商量好的一个套儿。

明摆着自已和搭档不易出面,剩下的就只有饶副最有资格。再说这老头儿早已急不可耐,跃跃欲试,何不趁火打劫让他先吞勾?

最后才露出自已的真实的意图,从而让他绝无翻悔,乖乖就范呢?

果然,饶副棋输一着,吞下了二人抛出的诱饵,剩下的,就好办了。

“还有,我们考虑到联营公司的性质和经验不足等缘故,你看是不是这样?”林地有意放慢速度,看看武书记,再瞧瞧饶副。

“作为联营公司的总经理,金额在500元以下的,可以直接签字报销。

500元以上呢,是不是由监事会主任审核,再由我这个董事长签报啊?”

林地不动声色的说,他也不想太激怒或刺激眼前这个自命不凡的老头儿。可这是所有大事中的大事,核心里核心。

现在不说,不以商量决定同意,最后写入合同并执行的正式形式确定下来,更待何日?

有道是名不正,言不顺。

不管怎样,通过这种方式确定下来的合同,不怕他以后兴风作浪打反天印。

饶副没回答,而是慢慢转过了身,屈辱的闭上了眼睛。现在,他终于彻底明白了,一切都是精心策划好了的,就等着自已闷头闷脑朝套儿里钻呢。

他妈的,什么总经理?

区区五百块钱的签字权,不等于是望梅止渴,隔靴搔痒吗?

事到如今,只好不得以而为之了吧。要不,干脆拒绝出任总经理,还是按部就班,委委屈屈的当自已的常务副局?

或者,干脆像周副那样提出辞职,与林地彻底翻脸?

但是,似乎都不妥呢。

周副不可复制,自已一没有他那样多的钞票作后盾,为争一口气,即便被林地除名也在所不惜;二呢,更没有他那种泼皮般的胆量和老痦子似的勇气。

有的,只是绝不服气的满腹牢骚和嫉妒红眼的一腔恨意。

紧接着,饶副也像所有懦弱者最后的选择一样,默默的吞下对手喂过来的苦果。

他揉搓着自已的眼睛,相信对手已看清了自已的动作,再慢慢转过身子,正对着林地:“好吧,有道理,我同意!”,一缕微笑绽在他嘴角,委屈而艰辛。

这让林地一时有些动摇。

感到自已是不是有点做得太过份?

毕竟是鞍前马后的跟着自已到了凤鸣,毕竟是正儿八经的林业局常务副局长,而且更毕竟是六十有二的老革命。

他的今天,就是自已的明天!

他的遭遇,也或许就是自已的遭遇。

可自已不这样做,又怎么办?没有第二条路可选择。一时,双方都没说话。武书记将二瓶才拧开瓶盖的可乐,分别递到二人手中,总算打破了难堪的静寂。

“我看这事儿就这样定了,剩下的,只是完整合同的条款和签定了。让我们为联营公司的成立而碰杯,来,林局,饶副,一、二、三、砰!”

三只可乐瓶碰到了一起,在宽敞的局长办激起清脆的响声。

五点正,小肖的合同打制出来,分别发到了林地,饶副和武书记手里。

虽说是格式化和网上下载,可要把它完全变成自已的东东,也颇费了小肖一番心血。三人就分别坐在林地办公室沙发,谈话椅和局长座位上,字斟句酌的细细看着读着捉摸着。

事实上,合同长长的前多条条款,完全是口水话,不必细看的。

关键只在于最后二三条,关于双方分成,结算方式,结算时间和违约金上面。

小肖的文字功夫毫无问题,言简意赅,提纲挈领,不长的字里行间,已完全包含了想说或想到可还没找到合适字眼儿的意思,这很令三巨头高兴。

合同审核完备,已离集合登车时间不远。

三人都签上了自已大名和年月日,把草稿还给了小肖,请她务必于明天一早打制成正式文本,待卫冕一来便开始签字。

然后,三巨头和局办主任一起从局长室走出,边聊边进电梯朝局大院坝走去。

一到院坝,大家吃了一惊。

林业局各处·科室头儿,几乎都聚在一块等着呢。原来,好事儿的几副一出局长室,便把今晚林地请便餐的好消息透露了出去。

这可是林业局成立大半年来,林地第一次开金口请便餐。

再加上受到合同签定明年的今天利好消息的刺激,不用谁约定,头儿们一致决定,一起参加林地的便餐,一起高兴高兴,以示庆贺和同喜。

小肖,饶副和武书记,都有些为难的看着林地。

林地呢,则一挥手:“难得大家如此关心,走,都去吧。吴队,调车,全部拉向园山饭店。”

慌得小肖一下跑到角落,掏出手机就是一阵呼叫。

“园山饭店,哎,园山饭店吗?我林业局小肖啊,找你们何总,我们人数增加了,足足增加了三桌,快准备,快准备。对对,原规格不变,不变,听清楚了吗?”

晚七点,十月的阳光均匀的洒在大地。

巍然屹立的园山饭店九层大楼,沐浴着绚烂的晚霞。

那飞檐挑梁,翠绿金红和镶嵌着碧蓝边沿的窗棂,在向晚的欢欣里极富动感,与一群划过天空的鸽子遥相呼应,跹蹁起舞,丁当作响,宛若一首传承千年的词赋。

“渺空烟四远 / 是何年 青天坠长星 / 幻苍硅云树 名娃金屋 殘霸官戏 / 箭径酸风射眼 腻水染花腥 / 时靸双凤响 廊叶秋声……”

翠绿的大草坪上,金光弥漫。

一辆辆各式小车,骄傲的慢慢擦草而过,在门童的带引下,在露天车场停下。

此时,正是园山饭店一天中最忙时分。越过八扇的双开大门,一楼餐饮大厅边回廊深处的特2大包间,刚好摆下四张大圆桌。

眼下,三十多个吃客欢声笑语,碗筷齐响,正逐渐进入高潮。

这,便是林业局的便餐了。

即便是便餐,饭店也作了精心准备。但见那一碟碟本是寻常百姓家的家庭菜,被嵌套着金边的盘碟一装端上来,就身价百倍,高得离谱。

不过,好歹大半年来,这种举局吃“便餐”也就仅此一次。

倘若与其他主管局相比,简直寒碜得是现代版极品。

所以,小肖吩咐饭店,要经济,也要上档次,酒水自带,饭后水果管上;要充分显示出林业局表面的节约下,那隐约充沛的大气和霸气。

园山饭店何紫嫣总经理接到小肖的订餐电话,心里自然很是不愉悦。

这样的准备,不胜于有关方面对饭店升六星级标准的考核要求吗?

而且还“酒水自带”?地球人都知道,餐饮业赚的就是个酒水钱,这不连吃带包的把园山今天的利润,生生砍去了一个角?

不过,长期混迹于江湖的何总很快就冷静下来。

上电脑点击百度查查,没有任何额外关于池市这个新成立的林业局介绍。

屏幕上只是就事论事显示:“林业局,是池市改革开放中的新组建的主管局,其前身是……”,紫嫣盯住那一大串主管范围捉摸着,突然醒悟:这个林业局兼合了以前的众多主管局职能,只怕是以后自已用得着的。

钱财利润身外物,防患于未然才最重要。

这些年在江湖上的拚搏经验,让何总经理受益非浅,决策果断,豁达大气,颇具男性快马斩乱麻的作风。

于是,小肖主任领着林业局六辆小车,把众人浩浩荡荡带到了特2大包。

会办事的小肖主任,按照官场上的规矩,先安排了局本部领导班子,五副加一个局长一个局党委书记和局纪委书记,八人一大圆桌还绰绰有余,象十七世纪的圆桌骑士一样,齐齐坐下。

然后才吩咐局本部的各处科头儿们:“各找搭档,上啊!”

刹那间,砰啪作响,你喊我叫,兄弟姐妹们各找投缘的人儿齐齐坐下,刚好坐满四张大圆桌。

这时的小肖像个大将军,见大家都落了座,便朝站在门恭手听候的众服务小姐一挥手:“上菜!”

很快,各式拼盘,菜碟,汤盆络绎不绝送了上来……

酒过三巡,饶副站起来,先清清喉咙:“大家安静,安静!”,见大家静静的洗耳恭听,才又提高嗓门儿:“其它的我就不说了,大家努力奋斗吧,争取明年今日双丰收。我提议,这第一杯酒,我们一起敬林局。”

哗啦啦,大家都端着酒杯站起。

林地无奈也只得起立,心里却悻悻的:这便是坠落了!

不是从来不赴饭局么?林地林地,你身不由已?你变啦?“谢谢大家,不敢当不敢当。”林业局长笨拙的回谢着,原先的潇洒豁达,此时不知跑到哪儿去啦?

“咱们一起喝,一起喝。”

“喝!”

训练有素的众头儿,发出了整齐划一雄壮有力的吼声。其中三四个尖利的女声,特别突出。滋!很响的呷酒声,与室内的流行金曲揉在一起,飞出厚厚的包门和窗口,在夜空久久回旋。

余下的时间,便是各自发挥,尽情挥洒。

见林地始终被几副包围着劝酒,一直注意斜睨着的小肖急了。

眼味一转,掏出手机举在手中,连嗔带怪的挤过去,故意提高嗓音地把手机贴在林地耳朵:“林场电话!”

几副立刻安静下来,眼光齐唰唰的将林地盯住。

“喂!你好,我是林地!”

虽然已有醉意却心里透亮的他,在小肖手机贴上来时即已领会。“什么再商量商量?不是说好了么?”林地一面说,一面站起来朝外走。

武书记则帮他示意拦着的人起身让开。

到了包间外,林地将手机一收,扔给小肖。

“谢谢!这酒怎么这样厉害?我没喝多少呢。”

、“还是啤酒呢,要是上白的,你早被干掉啦。”小肖捏着手机四下瞅瞅,心疼得上来就要挽搀扶。林地下意识躲避,一转身,却一头撞在一个人身上。

那人哼哼,双手叉腰瞪着林地没吭声。

林地呢,摇摇有些发涨的头,睁大眼睛喃喃说:“对不起!”

对方依然没吭声,只是狠狠的瞪着林地。林地忽然觉得不对,再一摇头,惊愕的问:“是你!你怎么在这里?”

对方冷冷一笑:“没想到吧,我就猜到你林地不是好东西,与小主任关系暧昧。

哎,让人家扶啊,搀扶啊,一直扶到床上,然后滚成一堆。林大局现在还有什么说的?不会说事实不是这样吧?”

然后手机一亮一闪,嚓!惊愕的林地与小肖被摄了下来。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