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悉尼的苏眉(69)往事不堪回首
作者:许耀林  发布日期:2021-04-15 22:13:44  浏览次数:399
分享到:

我这前半生真是不容易呀!你说吧?!从小二岁多,我的小命就掉进一个大字不识二斗的毫无文化水的从滦河边来的后妈手里,好歹也算是命大,老后妈心黑手狠硬是没把我害了?!在奶奶爷爷的喝呼下还能拙壮成长,从小坏的头顶长疮脚底流浓~坏透了的我!从小在农村经历了前常未庄子的坏小子们东头打西头,又到前常未庄和后常未庄的前街打后街!去我父亲那里去上了两年学时的在唐山市东矿区林西西中街打南工房⋯

在农村的前街打后街东头打西头儿开仗主要武器是土坷垃或石头块,或是弹弓射泥球儿!在城市唐山市林西西中街打南工房主要是开弹弓子仗!子弹有少量泥球儿大多是用小孩子们玩的玻璃球儿!这东西一射中脑袋上就是一个大紫包!还流着血!

除了这种打大架之外,更多的是两个人打架!那个时候好像有事儿没事儿的就去找楂打架。前几章我也简单的介绍过上小学时我们村的几个坏小子都互相较量过!我们村的坏小孩儿有(都是一般大的坏家伙们,有斜眼儿董继生,这家伙个子大,手黑!一出手就往要命的地方下手!我们俩交过一次手,董继生又叫长生,我的小个子身材在长生面前可以说是不堪一击!"大水儿,你小子听着,冲着我二姐的面儿,我不想打你!"

长生说话前先眨一下那个只有他才有的翻白眼儿!听我奶奶说长生的翻白眼儿是他爸爸用枣木棍打的!当时差点儿打瞎了。现在我才知道,这种翻白斜眼儿是心黑手狠的家伙,尽量不要招惹这种人。我是前常未庄有名的小霸王!我说啥也得和长生过过手。就在他们家北边的水井旁边不远处,我一个石头块冲他砸了过去!没砸着,他急了,跑过来就是一阵乱拳!"凭什么踩我家菠菜苗?骂你?!活该!"一阵乱拳打着两下倒没多疼,只是他用手抓了我我下部,疼痛难忍,我疼的在地上打滚儿好一阵子,不过我是真明白了,这个翻白斜眼真不能惹!

为了对长生的报复,在一个夜黑天阴下着小雨的天气,我用书包背了几块石块儿冲着长生家里的窗户砸了几石头,反正我不能白白让谁揍一顿!

另一个能打的人是白玉省,他高个子,健壮如牛!他老爸白建环是我们庄儿最恶的老家伙!一般人都不敢惹他们家!

为了对长生的报复,在一个夜黑天阴下着小雨的天气,我用书包背了几块石块儿冲着长生家里的窗户砸了几石头,反正我不能白白让谁揍一顿!

另一个能打的人是白玉省,他高个子,健壮如牛!他老爸白建环是我们庄儿最恶的老家伙!一般人都不敢惹他们家!

白玉省比我高一年级,我上五年级,白玉省上六年级。这年初夏麦地里的麦子已经是金黄色的麦浪了,我和白玉省用书包背着打鸟的铁夹子,去王家坟儿打胡伯拉,我们把铁夹子下好后,几个坟头上都下了铁夹子。有一个铁夹子我专门放了两只白虫儿,我把夹子放好后,一转身儿,有两支虫子的夹子马上犯翻了!打到一只胡伯拉!

这帮前常未庄的坏小孩子们除了打架就是变着花样的玩!我们村流行打钛,就是用一棵二尺来长的木棍打另一棵木棍,两个人一个站北面儿,背靠着北山方向,另外一个人站在南面,在两人中间划一道线!把钛(木棍)放在横线上,先嘿~噜噜!谁先嬴谁先打对方的棍子。这个玩法,颇有新意!

我说起打钛,我把院子里的枣树根连挖好几棵,挖出的枣树根奇形怪状的,够我玩的了!我先扛着一根最大的枣木根,我就叫他叫啄木鸟,不不!我们这管啄木鸟叫"千枣木",我扛着这个大千枣木,去找对门儿的许永来。

"永来,打钛啦!"干脆,我就在他家后门口喊他。永来和我是未出五伏的许家人。我们也是从小一起光屁股长大的。还记得本书开始时在描述儿童时期生活的时候,已经有过些许介绍了。

经过两个小时的战斗,我那一堆枣木和一堆枣树树根全变成钛输给了永来,输得我眼冒金星!要知道,六十年代谁家有钱那!为这我让爷爷奶奶好好训斥一顿!"咱们穷人家,赔不起呀!输根柴火棍,就得闪腰刹气呀!

从那之后,我就再也不玩输赢的了。我不想让奶奶、爷爷生气!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