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现代诗歌

现代诗歌

又一个春天
作者:林木  发布日期:2021-05-13 18:25:42  浏览次数:143
分享到:

岁末书

1840庚子年:第一次鸦片战争
中国战败。签订《南京条约》,割让香港,赔款
西方列强敲开了满清王朝闭关的大门
是屈辱的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开端

1900庚子年:以镇压号称刀枪不入
的义和团之名,八国联军区区五万人
进犯北京。西太后和光绪帝仓惶出逃
偷窃和抢掠的珍宝不计其数
签订《辛丑条约》,赔银4亿5千万两
全城禁止随地大小便

1960庚子年:由于左倾路线的错误
中国深陷人为自然灾害
出现全国性的粮食短缺危机
死亡人数开始成为机密

2020庚子年:新冠疫情肆虐全球
是庚子年的灾难在劫难逃吗
假如李文亮医生的短信得以传播
结局会不会两样

一闪而过的念头
我们赶不上一头猪
但我们还是一路追赶
直到赶进一个死胡同才赶上
结局可想而知

同样是死,假如轻生
不是因为轻蔑,而是我觉得
有愧于神圣的生命,以及爱情
如此好吃懒做、萎靡不振,且不守诺言

现在我形同虚设,即使写诗
在诗里和意象和睦相处
不知离开时能带走多少词语

不论从哪个角度观察,死亡是相同的东西

创可贴
不要说语言割伤了你
不要说伤口是肌肤张嘴歌唱
或伤口绽放,打开美丽的花朵
也不要说伤口是陷阱,用来捕捉细菌螨虫
它不会变成自己的坑
不要说我们的存在就是一个伤口

不论怎样描述伤口都需要创可贴
不要说时间是最好也是最后的创可贴
它比时间有弹性,当它紧紧贴住皮肤
不是为了掩盖流血的真相
它的爱可以愈合比心痛更深的创伤

用来贴创口的创可贴
有记忆,会思念。我们用过即丢
而且总是好了伤疤忘了疼

路口

路对面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子
穿着蝴蝶衣服。有诗人气质
缥缈。显然被风吹到这里 v随时还会飘远。会不会飘到岸边
也许她循着茉莉花香而来
看似会卷入某些神秘事件
比如在街上和一尾鱼不期而遇
她一定用玉米喂养过孤独 v但不是一个想不开的女子
可能信奉萨满教,土葬,忏悔
她的前世是什么?李清照,犰狳
流水。揭开一个人身世的秘密取决
于一些动词。它们隐匿了。
此时她的左边站着红灯,右边立着夕阳

新春将至

“新春如青春,荷尔蒙增加
长满青春痘,只长在树上”

新春是客人,已作别最后一场雪
正在路上,一步一个脚印行走大地
酝酿春雨。倘若春雨落下
野花就会野疯了
天黑也不回家

风曾经来过。说假如你想出门迎接
只要穿过村边的河流,翻越前面 那座山,就能看到春天

年味
我品尝你:各式风味
在春联黑色或金色的文字,返乡的火车
我捕捉你,用舌尖,以及压岁钱状的物质
你用窗花,年画,母亲烧的腊肉、年糕
加重喜庆的味道、春的味道
用筷子和杯盏谈论团圆的意义
手机抢红包像玩游戏,长长的爆竹声
一点也不像游戏。当烟花在院子里绽放
母亲的脸上笑出灿烂的皱纹
声音刚变成语言,说出的已是新的一年

往昔焰火
蛇行上升的轨迹带着长长的尾巴呼啸而去
牵引着我在远处的目光

不是虚构的绚烂多姿。夜空中漂浮着一串串红灯笼
有各式各样的焰火:五角星、扇形、笑脸、相思状

更有菊花,牡丹,花团锦簇。二次或多次绽放
让天空看上去宛如一个大花园

突然安静了,像协奏曲乐章之间的停顿
然后又一轮齐射上去。那是一场眼尖上的盛宴

有一年我站在焰火下面,空气里充满火药味
亲近破坏了美感。满天星飘下来,落在身上成了灰烬

又一个春天
春风千里迢迢来到河边
走过桥,站在山丘朝村口张望

狗嗅到了,开始吠叫
植物也嗅到了,迫不及待穿上绿衣花裙

炊烟袅袅升起,鸽子在天空画圆圈
一个妇人苛锄向田野走去。她听到大地萌动的声音

草场边那些从未活过的事物
也如枯草般开始复苏


上一篇:倾听
下一篇:生活盈于视野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