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一个温馨的小团体--一次沙龙活动小记
作者:黄冠英  发布日期:2021-05-30 16:45:27  浏览次数:162
分享到:

接到谭毅博士代萧虹博士的聚会邀请的《通知》时,我立即回复:“接受邀请,深感荣幸!”为何如此干脆?首先,这是萧博士为欢送原复旦大学的吴中杰教授返沪而招集的。吴教授受聘于南溟出版基金会担任评委已经多年,劳苦功高,他将于下月返沪养老。我那本低质的《南溟秋兴》,自然也是业经他的法眼放行的。我到场欢送他是理所应该的;第二拙作得到南溟基金会的赞助出版,对邀请更是无理由婉谢; 第三对萧博士的农场早已闻知,也非常想往,这次实在是参观的难得良机!邀请《通知》还说可以“携家人一起”出席。我想带老伴郊游,可是征求其意见,她却说:“你们文人的沙龙活动,我去不太合适吧。”我于是只报两人,因为农场远在歪歪(Woy Woy)以北的山地里,无火车可通达,我得让女儿开车送往。后来,谭博士新建“凤谷农场”微信群,连发几张农场的风景照,有牛羊鸡鸭,草地桔园,山林瀑布……经女儿再三动员,老伴居然被说动了,于是成了三人行。农场以英文命名,叫啥我不懂,地点是:Fern Valley Ranch    180 Silvesters Rd.  Somersby。我们开了约一小时的车,进大门,两旁大树成荫,又按有“LEE”的指示牌的方向推进,即看到有烟火袅袅,知道找对啦,有人已经开始烧烤。

421.jpg我们与谭博士的车同时到达,她熟门熟道,引我们进一平屋。一间长方形的客厅,有两排全木桌椅,墙上挂有美丽的风景画。客厅的左端是酒吧与灶台,右端通外是个高出斜坡一米多的大凉台,走出凉台,左下方有一座活动室,内置乒乓球与康乐球桌各一张。这两项运动恰是我最喜欢的,要是有时间又有相当的对手,那真是如鱼得水了!

人们陆续驾到。萧虹女士夫妇与吴中杰教授大家比较熟悉。他们一到便被围住,争先握手问好。其他则相熟的不多。这时方知,被请参加欢送的人,是南溟基金会的评委与得到基金会赞助出书的作者们,但有各种原因,并未全到。诺大的客厅开会时没有坐满。我点下人数共计24位。

先是萧博士致欢迎欢送词,她的先生李老介绍农场情况,再是吴教授表示谢意。谭博士也交代了这次聚会的具体安排。我耳背,虽戴着助听器,还是捕捉不到应得的信息,倒是女儿时而轻声回答我的问话 。如吴教授说,他来悉尼原是帮女儿之忙,当保姆照看外孙的,尽量不参加社会活动,却被萧博士聘请为评委。这次回上海,也是想悄悄地走,不想萧博士盛情之至,也惊动了大家,表示十分地感谢。 会90121.jpg毕自助午餐,食物丰富,烧烤凉盘面包蔬果都有,美酒则香槟啤酒葡萄酒,还有饮料咖啡茶水。各人随便取食,都有宽松的座位,厅内或凉台,均可找伴而坐,一边进食一边交谈,自由又舒适。餐后大家到凉台前地草坪上合影留念。

吃饱喝足之后,谭博士即带我们往看瀑布。这瀑布也不算太远,从草场旁边的林荫道上走十来分钟即到,但须走下几十个台阶的曲折小径,才见得水降如帘,冲刷着若干平台,哗哗流去。其水之丰,我觉得不比蓝山上的散珠似的瀑布差。

53a.jpg萧女士的先生李老介绍时说,他们的这农场是个“小农场”,然而其拥有的人造果园却是意外地大。共有三大片,分别栽种香橙、柠檬与柑桔。每行栽种笔直,如战士列队,一望无尽。这时树上树下都是果实。看到地面自掉下来或鸟雀祸害的果实,我的第一感想是“太可惜!太浪费了!”乍进果园也如刘姥姥进大观园,不知该怎么走,幸而前面有人领路,先进橙园,再过柠檬园,最后才到柑桔园。我一见满树的黄橙,大大的个,诱人的气息,立即就摘。女儿却说,刚才告诉大家橙未全熟,要摘桔子的。待跟着大家到桔园,更见棵棵满树金黄,硕果累累,圧得枝条几乎触地!我们一棵一棵地挨过去,任由挑选。李老事先分发给每人的塑料丝网袋,很快都被装满啦。我还学到一项新知识新技术,便是摘桔子时,要一拧再拧,拧断桔柄才能完好,否则一摘蒂皮就翻开了,不利保鲜!

摘完桔子复会,先请大家各作自我介绍,然后闲聊,各随其便,畅所欲言。吴教授说,南溟基金会赞助出书是桩盛举,但宣传渠道还有待再打开。阅读中文的读者自然是大陆最多,可是现在能进大陆的南溟书籍还太少。多数只在亲友的圈子里传,影响太少。接此话头,众说纷纷。有的说,扩大宣传要靠出版社的广告,可出版社不是什么书都宣传,而是看能赚到钱的才大做广告;有的说大陆严禁境外书籍,连台湾港澳的都不能随便进去,澳洲的哪行? 何况现在的中澳关系降到最低点;有人说也曾与大陆相关机构联系过,建议联合出版基金会赞助的书箱,但人家一听说不行,门都没有; 有人则建议与亚马逊系统联系,通过此渠道或许能扩展销售网……七嘴八舌,皆成书生空舆论。说到最后,仍然只剩一声哀叹!

放下沉重话题,举行小型娱乐活动。有三位女士自告奋勇, 以手机存曲作伴奏的音乐,先后唱了动听的戏曲,可惜我又是一点都不懂。

在聚会结束时,还有一项新倡议。谭博士欢快地征求意见之后宣告:下月29日星期六,还来凤谷农场摘桔子,萧博士欢迎大家都参加!y.jpg我们驱车返回,在路上老伴叹道:“免费采摘桔子这是一次,已经很不错了,又欢迎再来一次,也真有这样的桔子园,可我们不好意思呀!” 确实稀罕,而我更觉得,这是一个以慷慨为纽带,将有写作共同爱好的人粘结而成的温馨小团体。其举旗人是萧虹博士,谭毅博士是得力的助手兼具体的组织者,评委们是鉴定师兼推荐者,而南溟出版基金会则是坚强的后盾。她赞助出书,兼办新书发布,之余又招集多年形成作者群作联谊活动。正是如此出血的慷慨大方,热心负责的组织,才会出现这样温馨的团体。这个团体,为继承与发扬中华文明传统,做了共同的努力,也表达了大洋洲华人华侨的一腔爱国情怀!

写到这里,在谭博士的“凤谷农场”微信群聊上,看到署名“悉尼陆客”的一首《秋冬凤谷》诗:“秋冬凤谷透暖阳,李老倾情话犊闲。澳岛文英齐荟萃,七零八零正当年。” “七零八零”?这指的是70、80老年人!我忽又感觉,严格地说,把萧博士请来的这些年岁不均,也多不相识的写作者们称作“团体”,是不够准确的,因为没有组织章程与组织机构,偶尔活动,也只是松散的书生聚会,真难说是个“团”的体,大概只能算作个小圈子。不过有这面无私奉献的旗帜在前引导,一起干着正经的事业,却具浩然的正气与无比的温暖。长此以往,相信这支队伍会越来越壮大,越来越精诚团结,形成一股促进中澳融和与社会进步的好潮流!                                                            


上一篇:听鸟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